新闻传播“现在”

2017-11-07 08:07 来源: 长江网-长江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刘洪波 湖北仙桃人。本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长江网讯 报道者以自身的在场,使无数不在场的人因为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而产生在场感。“尽快知道”成为第一要求,在这之后,才是知道得更多、更深

  自从有了电视,胖子和秃头不再能成为美国总统。这是打趣,但也符合事实。这可以说明传播的重要性,特朗普在媒体一片唱衰中当选,不证明传播失效,只证明媒体在失去传播的垄断。胖子不能当选美国总统,还说明了传播隐含的偏向性,政策主张或执行能力与体型有关,但传播使体型成了竞选的一部分。

  新闻业的诞生,真正是传播史上的开创性事件。传播是伴随人类而生的一种现象,写字画画是在传播,说话也是在传播,甚至人类开口说话之前,可能也有传播行为。儿童未说话,就有眼神、表情、手势等表达行为,把自己的状态“传”出去。如此说来,动物的嘶鸣、吼叫、撒欢,也具有传播性。但新闻业诞生,按现在的话说,可以叫一次意义深远的创新。它调用人类掌握的所有信息手段,去完成以“现在”为时间指向的信息传播。正是以“现在”为时间指向这一点,区别了新闻与其他类型的传播活动。

  在新闻业诞生之前,除了那些身体在场的传播活动,其他的传播活动都是依靠记录进行的。记录,是记录已经发生的,或者说过去发生的。而新闻是传播现在发生的,也就是正在发生的。虽然新闻业内有“记者”,一般地说,我们也说新闻记者是时代的记录者,但真正辨别起来,新闻工作不是记录,而是报告当下;新闻记者与其说是记录者,不如说是“报告者”。我们常说“新闻报道”,而不是说“新闻记录”,这是准确的。

  新闻确实留下了一系列的历史记录,但那是新闻的一种后效应,而不是新闻的初衷,也不是新闻最重要的功能。“现在播报”“现场直播”是不算太久的说法,但就本质来说,新闻业自诞生之日起,就是在进行“现在播报”和“现场直播”,而不是进行追述或回忆。进入现场、直接播发,是新闻人员的职业状态。

  过去,传播有现场和广域两个明确的区别场境。现场是身体在场的活动,演唱、聊天、讨论等等,传播内容既有过去发生的,也有正在发生的;广域的传播,主要靠书本,传播内容主要是过去发生的事情的记录。新闻业诞生,创造了新的广域传播类型,就是将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传播到那些不在场的人,并使在场与不在场的差异模糊了。报道者以自身的在场,使无数不在场的人因为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而产生在场感。“尽快知道”成为第一要求,在这之后,才是知道得更多、更深。

  报道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使新闻深刻地介入了事态,或者说,事态的发展深受新闻报道的影响。如果传播是以过去的记录为内容,那么它就不能影响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而只是对未来产生类似“以史为鉴,读史明智”的影响。而新闻是报道正在发生的,于是它就参与到了事件的连续过程,直接影响到事件的走向,传播行为变成了事件发展的一部分,影响到了事件的结果。从新闻伦理和专业规范来说,报道者应当独立而不是去影响事件,它报道正在发生什么,而不应当是改变事情本身。但是,因为它报道的事情正在发生,因此,事情会怎样发展,就必然受到传播过程的干预。有意识地运用传播手段,更是新闻业所带来的一种社会现象,正向的如“铁肩担道义”“实现公平正义”,负向的如策动颜色革命、发动舆论攻击。可以说,新闻以现在正在发生的为报道内容,深深地参与了“未来”的塑造。

  毫无疑问,新闻业之所以诞生,在于工商业发展产生了最快获得信息的社会需要。这种需要与近代以来的科技革命、工业革命、信息革命、社会革命、文化革命等结合在一起,也成为近代以来人类社会建制之一。新闻参与时代,新闻推动社会进程,新闻触发社会事件,新闻发动社会议程,新闻媒体也成为社会互动的体制性平台。报道现在,改变事态,塑造未来,最后,当时间过去,新闻报道成为历史的材料库,新闻业本身则是社会过程中的一部分。

  在具体的操作中,新闻业进行有意识的时间操作。大的方面说,新闻为社会日常生活注入了某种有强制性的节奏,对普通的时间关系进行重新编码。它提出什么是紧急的事情,什么是可以从缓的事情,同时不断用下一个东西来替代上一个东西,使人们不断去注意新东西,有时却不过是被转移注意力。它使人们在时间上更加急迫,例如一个事情的调查可能需要一个月,但传播节奏下人们可能需要立即得到调查结果。小的方面,新闻使人们倾向于接受被压缩了阅读时间的信息,文字报道的字数、电视报道的长度,都有标准,这些标准意味着事情在尽量简短地讲完,精练节省了阅读时间,同时也压缩了细节。人们接受什么信息、接受多少信息、接受哪些信息,媒体在把关。在什么时刻、用多长时间去报道某一事实,安排的后面也往往有着关于传播效果的预判。

  新闻预设的接受对象,是分散的大众,而非聚集的大众。它使不在场的人获得在场感。事情正在发生,就时间上来说,人们在新闻发生的当口是在场的;事情在远方发生,就空间上来说,人们在新闻发生的当口是不在场的;但新闻让人们有空间上在场之感,地球变小了。分散的人们因为享受“共时感”而产生一种聚集感受,可以说,虚拟社区在网络传播之前就已存在,只不过在网络时代更加显明。

  从时间性上把握,新闻就是“报道现在”而非“记录过去”,这构成了传播史上的一个分水岭。

责编:刘澍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