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相亲》的成熟,也是张艾嘉的成熟

2017-11-14 09:43 来源: 长江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陈陌 专栏作者,影评人。

  长江日报讯(文/陈陌)作为导演的张艾嘉愈发成熟了。这句话用来形容一位64岁、入行40多年的女明星听上去有点荒谬,但《相爱相亲》中的张艾嘉,的确展现了罕见的女性创作者的成熟气韵。不仅在那些情感起伏的自然段落、丰富细密的细节纹理里,面对人的种种执念时,她的理解与包容,更隐含着以守护为主题的母性内核。
故事主线是一位年届退休的中年女子岳慧英,在母亲去世后,想将葬在老家的父亲移至城里,让父母合葬。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父亲有个包办婚姻的太太在老家,这位姥姥将只相处过短暂光阴的丈夫的一切视作精神寄托,坚决不同意迁坟。此时,与母亲经常起冲突的外孙女薇薇,对孀居多年的姥姥产生同情与好奇。一次闹剧般的家庭纷争里,三代女性的婚恋观念交织碰撞,都经历了对自我价值与情感意义的思考。
  作为女性导演,张艾嘉一直关注女性的生存困境。早期的《少女小渔》《20 30 40》和前两年的《念念》,都着力刻画女性在文化冲突、代际沟通中的迷茫与痛苦:孤独无助的少女如何在移民环境里挣扎;每个不同生理阶段女性遭遇到的生活问题;身负代际创伤的女性,面对生儿育女的恐惧,等等。
对于这些角色,张艾嘉有深刻的共情与观照。
  制作《少女小渔》时,原定的合作者只看到小渔穿梭在地下工厂和狭小公寓中的生活表象,对她的孤独与彷徨毫无共鸣。但她懂,“我一到纽约,我就觉得自己是小渔”。于是干脆请李安写男性部分,自己来写小渔的心情。电影中小渔的矛盾与期待,都来自她的神经末梢颤动。这部《相爱相亲》初创时,编剧提交的原始故事围绕着年轻的薇薇展开,张艾嘉则强化了岳慧英这个角色,用解构她为三代女性的冲突与和解增加了戏剧性,也架好了桥梁。
  一个生活井井有条的中年女性,为什么对父母合葬这件事满怀执念?她正在经历生命的丧失阶段:事业告终、女儿离巢。守护父母美好爱情,就成了她对自身价值的打捞。其余两位女性也是同样。为什么姥姥会对遗弃自己的丈夫一往情深?保留着纸张黄脆的情书,记着半世纪前某天他寄来让她做件新袄子的5块钱。为什么薇薇会在浪迹天涯的摇滚歌手身上找到情感寄托?
  如何确定自身价值,是每代女性都必须面对和解答的问题。观念与规则不断更迭,每个人都免不了被身处的时代洗礼。但表面上那些不同的规则与取向,真的重要过基于共情的理解与温暖的情感?
  用代沟或三观不合为关系画上休止符是时下流行的粗暴。张艾嘉捅破这道纸墙:爱没有固定的定义,人与人之间可以靠尊重、理解与自省完成观念的跨越,而成长,即便在90岁时也不该停止。
  在这部电影里,张艾嘉还展现了她游刃有余的叙述能力。除了三段互相映照的女性故事外,电影中有许多闲笔。送走妈妈的那天深夜,慧英回到家,开始做妈妈教的辣椒酱。摇滚歌手阿达在帮姥姥整理屋子时,躺进她为自己准备的棺材里,突然眼角湿润。电视台为了获得关注度,不顾当事人感受而着力渲染他人的家事……这些柔软、细腻的细节,像温暖的天鹅绒包裹着主线,又像无数深入土壤的触须,为它沾一沾现实的泥土。
  每一个细节都可以深挖成现实画卷。但她点到为止,保证主线的完整,又为故事接好无数与现实相通的枝节。与其说这是一种创作技巧,不如说这正是成熟之后的张艾嘉风格。

  《相爱相亲》拿到了金马奖七项提名,今年恰恰也是张艾嘉作为金马奖主席的最后一年,她在送给所有提名者的礼物上写了一句话:“我才不过是64岁,跑起来,路仍长。”看完这部电影走回冬日暖阳下时,我也这样觉得,路还长。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