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丹丽:想要感动观众先要感动自己

2018-01-09 09:47 来源: 中国文化报
调整字体

  中国文化报讯 在第三届中国歌剧节开幕音乐会上,女高音歌唱家、武汉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刘丹丽演唱了原创歌剧《有爱才有家》中的咏叹调“命运的嘱托”。舞台上的刘丹丽,腰背弯曲、步履蹒跚,演唱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动情之处,观众在台下唏嘘,刘丹丽也热泪花了妆容。一曲唱罢,刘丹丽赢得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刘丹丽曾两次获得梅花奖,但是并非人们通常理解的“梅开二度”,而是在两个行当里分别获得了梅花奖。刘丹丽曾是湖北省楚剧团的当家花旦,先后获得过文华表演奖和梅花奖。1998年,湖北省歌剧舞剧院准备复排《洪湖赤卫队》,作为饰演韩英的后备人选,刘丹丽从楚剧团被“挖”了过来。虽然是后备人选,但她每天都按时准点出现在排练厅,别的演员在台上排练,她在台下学着、记着。她不只是单纯地学和看,而是常常思考:“如果我来演,这个地方该怎么处理?”电影《洪湖赤卫队》中,王玉珍饰演的韩英深入人心,刘丹丽对其演唱和表演进行了潜心学习和研磨,但是她同时认为,一个演员不能单纯地模仿,而是要充分体会和挖掘人物的内在,让舞台形象生动鲜活。最终,刘丹丽成为了《洪湖赤卫队》的正式主演,并凭借韩英这一角色,再次赢得了梅花奖。
    当得知刘丹丽要演《有爱才有家》中的“好人刘德芬”的时候,很多人劝她不要演,因为从艺术上讲,新作品的质量无法保证,弄不好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其实,最早拿到剧本的时候,刘丹丽也犹豫过,一是她不了解刘德芬是什么样的人,二是她担心这个剧会成了一个好人好事的活报剧,而她希望任何一部作品,不仅有社会意义,还要具备艺术价值。于是,刘丹丽决定到刘德芬工作的地方去看看。没想到这一看,就让她再也无法释怀。
    刘德芬工作的福利院在湖北公安县马塘镇,里面住着孤寡老人、残疾人、弃儿,其中90%的人生活都不能自理。刘德芬被派到福利院工作之前,这里的院长走马灯一样换,没有人认为她能坚持下来,但是刘德芬来了就没有走,一干就是30多年,直到生病去世。30多年来,刘德芬克服了人手不足、资金短缺、条件简陋等种种难题,不仅把福利院打理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还自己种蔬菜、水果,自给自足,保证福利院人员的伙食和营养;她每天都会亲自为老人、孩子梳头、洗脸、洗脚,把每个人都打扮得干净利落,她还把弃儿培养成大学生,把残疾孩子培养成残奥会冠军……但是她却顾不上关心自己的家,儿女偶有抱怨,刘德芬就劝解,你们有自己的家,有爱你们的爸妈,他们什么都没有……刘丹丽说,看到和听到这些真实的事迹,才知道为什么当地百姓会把刘德芬称为“活菩萨”。数次实地采风之后,刘丹丽便下定决心,要克服一切困难把这个戏排出来。
    但是,要搬上舞台不能只有好故事,尤其是歌剧这样一个综合性极高的艺术形式,歌、乐、演、舞美、灯光、服装等,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少。这次演出,除了刘丹丽是专业歌剧演员外,其他演员都是武汉大学艺术学院的老师和学生,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演出歌剧,不仅缺乏舞台经验,对于人物的理解也不到位。刘丹丽就亲自示范指导,包括老年人应该是什么姿态,为什么会弯着腰走路,语音、语态应该是什么样等。一部歌剧排下来,刘丹丽可以把所有人的唱段台词倒背如流。
    为塑造刘德芬,刘丹丽走进她的内心,体会她的情感,理解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人生选择。刘德芬自幼失去母亲,在她的童年没有体会到母爱和家庭的温暖,所以她最不忍听到孩子哭,她把自己不曾得到的爱,无怨无悔地给予了所有需要爱的人。刘丹丽找到了塑造这个人物的内核,并紧紧抓住这个内核,一点点有机地表演出来,让这个当代的平民英雄有血有肉地立在了舞台上。
    刘丹丽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要感动观众,先要感动自己。”所以,她塑造的人物不是演出来的,一旦登上舞台,刘丹丽就不再是刘丹丽,她就是韩英,就是刘德芬。
    《有爱才有家》里面有一场戏是洪水就要来了,福利院的人们被转移到安全地带,刘德芬突然想到给百十口人做饭的那口大铁锅还没有转移出来,于是奔回福利院取大锅,返回的路上大雨瓢泼,刘德芬在泥泞中摔倒在地,锅也被甩到了很远的地方,她艰难地向前爬着、哭喊着,求老天爷不要把锅弄破,那是给百十口人做饭的唯一的锅啊……刘丹丽演这场戏的时候,动作逼真,演唱十分动情,许多担任合唱的演员忍不住在一旁痛哭失声。
    刘丹丽说,这部歌剧不仅是艺术上的精品,对于学校的师生来说,排练过程中能够获得课堂、书本上学不到的、得不到的飞跃进步,最重要的是年轻教师和学生们在思想上有了变化,排演一部歌剧就是一次人生的洗礼。如今,许多参与演出的师生开始热心公益,希望以自己微薄的力量,为人间传递更多的爱。
    刘丹丽当年饰演韩英时,所到之处,人们都亲切地喊她“韩书记”;如今饰演刘德芬,人们又亲切地喊她“刘院长”“刘妈妈”。笔者曾开玩笑说:“您这样多亏啊,人们光记得角色的名字,都不知道您的大名。”刘丹丽笑了:“我演戏就怕演自己,更怕观众只记得我这个演员,而忽视了我塑造的人物。如果观众能够被我塑造的人物感动,记住这个人物,我觉得我就完成了一个演员的使命。”
    (作者系《歌剧》杂志主编)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