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汤于武汉公汽

2018-01-11 12:27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编者按:以前武汉雨季时,中心城区部分道路会出现短时渍水,深处可没膝盖,以很多小轿车望水兴叹,唯独武汉公交不受约束,仍旧疾驰而过。华中科技大学胡安琪同学有感于此,以所学专业之长,用文言文以记武汉公交故事,平仄合律,特编发以飨读者。

  所谓人在江湖,不得不乘车。众车之列,公汽占一支。各地公汽,特色不同;武汉公汽,自成一家。有横波之摇摆,纵波之颠簸。大地之震差可拟。摇摇晃晃,忐忐忑忑,凄凄惨惨戚戚。持汤乘车时候,最难理喻。盖御车者以车为马放纵驰骋乎?抑或飘飘然欲乘风归去乎?不禁敢问,何则君不上天?然余所欲言者,非唯御车者,乃余手奉汤粉一碗于武汉之公汽。而今思之,携食于车本属不义之行,毋当再为,姑且记之。

  手持有汤至辣之粉于武汉迷之公汽,此则施才之时。需北极之头脑,气沉丹田,冷、静如冰;需蛇之伸缩扭曲,庖丁之游刃有余;需弹簧之缓冲力,杂耍者之控制力,科举落第之承受力,荆轲赴秦之动力。眼观六路,勿伤无辜;耳听八方,寻找座位。一旦颠簸,使碗逆向而行,以相抵,盖缓冲也。放时如龙,收回如虫,有如武者运功;手舞之,足蹈之,又如舞者献技。手舞足蹈,非兴奋也。外弛,然内张。如箭欲发,心崩如弦。足履公汽,如履薄冰;手持汤粉,如持火药。人见之,则绕道而行,恐之甚。余则置众人畏惧嫌弃之眼色于不顾,聚精会神于手中之碗,为之喜,为之忧,神色之丰,非言语能尽。一着不慎,满碗皆泼。惧人仰而碗翻。虽人仰,碗不能翻。悲壮以歌:纵我与天下人与车共倾,我碗犹正置如初,与水相平!祷之告之,曰大吉大利云尔。念及人仰碗翻如是恶果,又碎碎念以慰己。风平浪静,则感恩戴德滔滔不绝,小人得志喜不自胜,曰“天助我也”、“盖吾德馨”、“吾身手不凡”云云。若夫时遇不佳,御者任性,则需于千钧一发之时力挽狂澜,实非劳其形,此忧其心也!尔后愤愤而呵:此车何方妖孽,傲娇至此!

  余尝临山与大海,亦曾至人山人海,此无形之山海,亦是闻所未闻。尝保全一汤于荆州公汽,今曾无奈此车何。或以过山车谓之,以其趋势不定。吾言:此言不假!然亦可斟酌:大起大落之谓过山车,其踪大折线也!然此车之轨隔秒而易,未有平时,此小折线也!

   文/胡安琪 华中科技大学汉语国际教育1501班

  责编:朱德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