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广泉:“不留下痛苦,让笑声长存”

2018-02-05 08:53 来源: 中国文化报
调整字体

  中国文化报讯(实习记者  韩君怡)1月18日,相声表演艺术家、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侯派相声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丁广泉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73岁。
    丁广泉,1944年出生于北京,1964年毕业于北京市回民学院,同年进入原国防科工委某基地文工团当相声演员。1973年,丁广泉成为侯宝林的第七位入室弟子。《新抬杠》《改头换面》《新编孔乙己》《男人女人》《发财有术》……数十年来,这些相声作品已被观众奉为经典,让丁广泉的名字家喻户晓。他还培养了众多海外笑星,人称“京城洋教头”,为相声的国际性传播作出了突出贡献。

  在丁广泉的同事、徒弟眼中,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艺术家,一位永不知疲倦的领路人。
    多才多艺的好战友
    1964年,丁广泉服从分配来到新疆,进入原国防科工委某基地文工团,成了一名文艺兵。在文工团的日子,丁广泉经常与小品演员黄宏的哥哥黄恺合作表演相声,风趣幽默的自编作品常引得台下的战士乐弯了腰,也让文工团曲艺队队长、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陈勇印象深刻。
    “他不是在表演就是在琢磨段子,团里很多小品节目都是他编排、导演的,他还不时与我切磋山东快书的学问、技巧。”陈勇回忆,丁广泉之所以能拥有精湛的表演技艺,与他始终触类旁通、兢兢业业地钻研戏曲、曲艺、小品等表演艺术密不可分。
    国家一级导演尹大为也在那时结识了丁广泉,虽然两人相聚的时间不多,但很快成为了忘年交,尹大为亲切地称丁广泉为“战友大哥”。“丁老师受部队教育很深,始终保持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不骄不躁。他作为前辈,对我们后辈关照有加、诚恳待人,当时我在话剧队,业务上的问题都愿意向他请教。”尹大为说。
    正是孜孜不倦的积累,使丁广泉创作出了一批经典,其中《生活的浪花》系列作品开启了女子相声的先河,还得到了师父侯宝林的赞扬。同时他还著有《论艺德与艺术》《我的工作二十年》《弘扬汉语言文化》等多篇理论性文章,对中国相声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有教无类,因材施教
    1989年,丁广泉与加拿大籍学生大山合作表演的相声《新编孔乙己》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一炮而红。从此,他广纳国外贤才,共教过300多名洋学生,遍布70多个国家,可谓桃李满天下。从2008年开始,丁广泉在北京语言大学、北京化工大学等高校创办公益的“快乐课堂”,讲授趣味汉语相声,一间小小的教室吸引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求教,直至他病逝前,始终坚持每周开课。
    就读于北京语言大学的第八批弟子之一西田聪经过5年多的拜师学艺,已经掌握了包括《对春联》《抬杠》等十几段经典相声作品。他认为,如此多外国人慕名而来,与师父丁广泉多年秉持因材施教的教学方法密不可分。“传统的教学方式是师父示范、徒弟模仿,然后师父纠错,师父就是模板、权威。但我的师父更善于挖掘徒弟的自身特点,比如师父为我写的自我介绍:我叫西田聪(葱),弟弟叫西田姜,哥哥叫西田蒜,一家都是爆香的好佐料,因我是日本人的身份,这个笑点就非常成立。” 西田聪说。
    这样的教学方法也是丁广泉在多年与洋徒弟接触过程中摸索出来的。比如尹大为的法国夫人彭思嘉一开始不太能理解相声艺术的内涵,甚至曾直接顶撞丁广泉说他不够严谨。丁广泉还是十分耐心地指导,从外国人熟悉的逻辑与理性的思维角度解读每一个站姿、手势、表情的深层含义,令洋徒弟们更好地接受中国的相声艺术。最终,包括彭思嘉在内的许多徒弟的汉语水平与表演水平都有了显著提高。
    丁广泉始终视相声艺术的传承发展为己任。他曾说:“我教相声,并不是希望学生成为专业的相声演员,而是通过学习相声,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将中国优秀的传统艺术传播出去。”他毫无保留地把对艺术的理解和生活的经验传授给徒弟,甚至在与他们的合作演出中甘当捧哏。丁广泉病逝的消息一传出,他的众多洋弟子纷纷悼念。大山在微博用多年前与师父同台的照片纪念;法国人朱利安说:“他是我的相声老师,也更像是我的中国爸爸、我的人生导师。”
    一生围绕一个“笑”字
    “常笑常笑常常笑,笑里愁去。”丁广泉一生围绕一个“笑”字而活,多年来在不同环境的表演经历让他意识到,相声是来源于生活、来源于群众的,是对苦闷现实的辛辣嘲讽,是对美好未来的热切展望,观众发自内心又意味深长的笑声就是对相声表演工作者最好的赞美。为了钻研与传承这种“笑”,他常教导徒弟们要“对观众负责、对作品负责”。
    在拜师学艺20多年的崔增光看来,丁广泉是尊重观众的典范。他终生难忘的是,有次师父去大山里的一个煤矿演出,山路崎岖、河水湍急,不巧在赴演出地的路上堵车严重,眼看演出时间临近,丁广泉说“不能再等了”,急忙下车趟着河水走了好长的山路来到演出现场。看到人头攒动的现场,他说:“观众是衣食父母,我们绝对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任何事情都不能成为借口。”
    丁广泉也曾教导学生“搞笑与逗笑是有区别的”“要将灵魂注入相声表演”。有次西田聪在表演时说了一个别人编的中国四大名著与四个日本动漫作品结合的笑梗,师父看过后问他:“你要对作品负责任。四大名著你从头至尾看过吗?如果没有,这就不是一个好的表演。”从此西田聪明白不能哗众取宠,要踏实认真地琢磨人物,创造令人回味无穷的逗笑艺术。
    “有话讲‘胳膊折了藏袖子里’,师父就是这样的人,他永远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甚至徒弟们也不完全了解他的病情。”谈到这里,崔增光已泣不成声。2014年,丁广泉被确诊患有肺癌,但他坚持赴西北贫困地区开展惠民演出。切除部分肺叶的手术过后,他又像不知疲倦的孩童一般,依旧精神抖擞地给学生授课,课堂里笑声最大的永远是他。
    “无需告别,不办仪式,不留下痛苦,让笑声长存。”这是丁广泉生前的遗愿。遵照本人的遗嘱,他的遗体已由家人无偿捐献给医疗机构。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