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角度、温度值得咂摸

2018-02-09 08:03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中国文化报讯(文/罗  丹)作为第十九届上海国际艺术节“扶青计划”委约作品精彩亮相上海国际艺术节后,由上海昆剧团出品、创作、演出的原创昆曲《长安雪》日前在2017天津小剧场戏剧嘉年华中赢得满堂彩。上海昆剧团的一群年轻人以鲜明的态度、独特的角度、真挚的温度,使昆曲《长安雪》成为一部值得咂摸的作品。
  态度:戏曲叙事现代化的个性追求
  昆曲《长安雪》将故事背景置于晚唐,讲述了书生李山甫在终南山邂逅仙子罗娘而两情相悦,罗娘追随书生来到长安,眼见爱人日益堕落,但因爱情屡次妥协,最终自我牺牲的故事。该剧包括书生与仙子被权欲、感情牵扯的4个篇章,剧中春夏秋冬更迭,人心、权术变迁,主人公最终陷入了命运漩涡。
  昆曲《长安雪》不仅在故事、结构、人物上有所创新,也对戏曲叙事的现代性表达进行了探索。该剧将书生遇仙的传说,改写成一个混合着生活与梦想,掺杂着内心欲望和残酷现实,并涉及官场生态与社会伦理观念的丰满故事。该剧映射了当代男女的情感与生活困惑,展现出年轻创排者把握人物的细腻与专注。
  该剧悲剧的结尾却带有荒谬的喜剧色彩,人物命运令人感到震撼与戏谑,充分彰显了戏曲的思维活力与出色表达。艺术作品最大的价值在于反思、叩问,在灵魂深处泛起涟漪、引起观众共鸣——《长安雪》做到了。
  角度:主题有难度,观者有兴致
  尽管《长安雪》表达的主题多义而复杂,但它选择了一个观众很舒服的角度切入,通过生旦悲欢“入套”。
    该剧对人性和欲望进行细致深入探索,没有通过独白式的“俗招”直接表达,更没有生硬地“为赋新词强说愁”,却带来了直击人心的思考,并努力使每一折成为一个精彩段落,作品在探讨男女情感关系、内心欲望与生命价值、个人尊严与生离死别等深刻议题的同时,吸引观者饶有兴致地沉浸于观剧体验之中。
    全剧100分钟,在生旦对戏之外,还铺下了一层更深的底色。该剧开头,两名小花脸变为朝堂大员,演绎“龙争虎斗不平”,正是这份“不平”设置了李山甫、罗娘二人的命运关卡,将个人命运与官场环境相关联的处理方式更值得深思。这一层底色里只有两位演员,却演绎了官员的争斗、鹦鹉的逃离、风尘女子的玩笑,人物与角色聚散间出现了一个个蒙太奇,使复杂剧情更加明晰紧凑。
  温度:轻松愉悦、赏心悦目
  很多思考人性的古装戏在基调上偏凝重、老成,通常以黑灰红等为主色调,而《长安雪》基调偏轻快,最后虽然落下纷飞的雪花,观众在看戏过程中却一直保持着舒适的心理温度。这不仅得益于两个小花脸发挥的作用,生旦戏份明亮的色彩也带给观众轻松愉悦、赏心悦目之感。
  然而,这种“如沐春风”的温度和愉悦感也需要警惕。剧中次要人物旁衬关联,间或插科打诨,收到了主次分明、调动气氛的效果。虽然这符合很多人的审美习惯,但是如果整部作品一直保持在“如沐春风”的温度中,人物的独特性、剧目的深度会有不小折扣,更削弱了昆曲深沉细腻、文学性强的剧种优势。加之全剧采取传统折子戏的风格来演绎故事,放弃了现代戏剧舞台手段,虽可看性不减,但作品主题被削弱的风险大大增加。
  《长安雪》等一批新剧目的创排表明,上海昆剧团新一代演员在传统剧目继承和新剧目创作方面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充分挖掘昆曲特质,大胆借鉴现代戏剧舞台手段,其发展前景令人充满信心。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