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茉莉新书《这独一无二的人间》出版

2018-03-08 07:47 来源: 东北新闻网
调整字体

 

  东北新闻网讯 胭脂茉莉新书《这独一无二的人间》近日由中国出版集团旗下的现代出版社出版发行。这部诗集由著名诗人教育家谭延桐和著名诗人诗评家横竖三一宁(王宁)分别写了前序和后序,并得到了当代著名诗人朦胧诗代表诗人杨炼的评价和曾任《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的著名老诗人桑恒昌的亲笔题词祝贺。诗人自己亲自配合设计师为诗集作了精美的封面和装帧设计。

  这部诗集由“时间的轴心”,“在晨风中不停地鸣叫着的鸟儿”,“被反复地描摹的家园”,“传说的继续”,“珍贵的人间”“诗说”,六辑组成。这六辑,前五辑每一辑都是由若干独立的短诗组成,每一首诗拿出来都是一首独立成篇的诗,每一辑都可以看成一首独立的长诗。第六辑,是诗人用近乎诗的语言,写的诗学笔记,也是前五辑的延伸阅读。这六辑之间按照顺序是环环相扣的,纵观整部诗集就是一首关于人类命运的充满了史诗气质的长诗。胭脂茉莉说,可以把这部诗集定位为她向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致敬的长诗,但是她要试图把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中的人类普遍命运的大悲哀,打开一条缝隙。这也是女诗人用题为《灯》的短诗作为自序的原因。

  王宁在后序中提出在新的人文背景之下的现实主义,尤其更为耐人寻味的,就是一个“深度问题”。事实上,现实主义在诗中更新的践行意义,正在于诗人以一种超越,对自我的又一次完成之中。胭脂茉莉的诗,正好处于这种道途之内。精神家园的存在,是人类最强大的支撑。诗人所做的正是对“家园”的确立与建构,胭脂茉莉也成为对“家园”不懈的建构者。

  诗人通过这个基点,对语言做了不懈的探索与磨砺,致使语言在一个艺术结构里,产生了完全属于自己的节奏与语感。从而使诗人走上了一条艺术的独立之路,从而,诗人也成为了固执的践行者之一。这是值得为其鼓舞的——因为我们毕竟在诗人的写作倔强里,感到了——诗的力量——来源于一切个性使然的写作事态的现身。胭脂茉莉是一位拒绝矫情的真实写作者,她具有一种大爱之心,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胸中之爱,使诗人的诗始终具有着对于世界的亲和力。

  正如杨炼的评价,读了胭脂茉莉的诗,非常喜欢这种落入现实感受的扎实的诗,有力量,有深度!当然,和力量,深度相对应的,恰恰是诗歌语言的更精致,更精准!

  谭延桐在前序中说,很显然,一流的诗人的禀赋、感知和经验,胭脂茉莉是备齐了的。也只有这样的完成了足够的“进项”的诗人,才会有这样的储备,才会有这样的警觉:“对于一个赤子,‘法’只不过是一道不攻自破的樊篱。”既守写作之法,也破写作之法,胭脂茉莉确确实实是在做着这样的努力的。自此,也便不难理解,胭脂茉莉的诗歌世界,为什么总是不断地在拓展着它的美学的疆域了。

  老诗人桑恒昌在给胭脂茉莉这部诗集的亲笔祝贺题词这样写的:

  美不应该有标准。不然唐诗宋词怎么会流传至今;外国文学怎么会泊来中国。美往往是在变化中创新中产生出来的。这可不是我独一无二的思考。

  显然,谭延桐的序言和老诗人桑恒昌在给胭脂茉莉这部诗集的祝贺题词不谋而合。

  但是,胭脂茉莉的诗歌文本,也是“清高”的,她多年了一直和热闹的诗坛文坛保持着清醒的距离,它是宁愿略过许多荒芜或呆滞的眼睛也是不愿让荒芜或呆滞的眼睛来稀释甚至破坏她的诗歌文本中的浓度的。有度数的美酒,并不是所有的嘴唇都能够去识别它的度数的,她懂。因此,她在第六辑里这样写道:“花不说自己香能妨碍它的香吗?白鹭不说自己白能妨碍它的白吗?”还写道:“树从未移动,但,这从不影响它的飞翔……”就此,在胭脂茉莉诗歌文本中,一个自足的世界,也便非常好地构成了。

  

 

  胭脂茉莉近照

  胭脂茉莉简介:

  胭脂茉莉,女,江苏人,作家,诗人。胭脂茉莉年幼时深受酷爱古典文学的父亲的熏陶,从十几岁就开始习诗,至今已经写了上千首诗以及个人诗学笔记。诗人天性纯真,倔强,从不参加任何诗歌的炒作活动,不受任何潮流的影响,在时代的硬冷庸俗中,固守着自己的一方写作天地,因此诗人教育家谭延桐评价说:胭脂茉莉的诗歌文本,是“清高”的,它是宁愿略过许多荒芜或呆滞的眼睛,也是不愿让荒芜或呆滞的眼睛来稀释,甚至破坏她诗歌文本中的浓度的。在整个21世纪的写作流程中,胭脂茉莉是隐匿的,是背离诗坛和文坛的,也正如诗人横竖三一宁语:因为如此,她才写出了可观的诗歌!

  胭脂茉莉多年来一直在潜心研究如何在前人传统的基础上对汉语十四行诗进行突破创新;一直在默默探索如何把古老的禅思融入现代汉语新诗。其主要代表作有现代禅诗系列,胭脂茉莉十四行诗系列,《真实的风景》系列等。

  胭脂茉莉的写作,一直从“状物”入手,然后开始自己的诉说性的语言之旅。她的诗,惯于在她领略的种种现实里开始并完成。她几乎是在一条现实主义的路上,不懈地走动;她始终的真挚情怀,几乎无一不是栖落于自己注望的人类与事物。

  诗歌被选入《诗选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歌周刊》《鸭绿江》《牡丹》《中国诗人》《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当代精美短诗百首赏析》《华语诗刊》《中国诗人阵线》《现代禅诗探索丛刊》《2015年禅意诗选本》《2016年禅意诗选本》等多种年选刊物。

  诗观:诗始于思,但是诗的最终目的并不是把我们引向思,它帮我们刺伤腐朽和贫庸,把我们引向一种信仰。一个走在大地上的隐秘诗者,有你不知道的快乐。

责编:刘澍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