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才有家》一部感人至深的好戏

2018-03-10 09:25 来源: 中国文化报
调整字体

  中国文化报讯(文/满新颖)毋庸置疑,现实题材作品因其具备历久弥新的人性力量,易引发强烈的时代共鸣。我国20世纪50年代和改革开放之初,有很多这类作品。而这类歌剧成功的关键不在于“写什么”,而在于“怎样写”才有高度,尽得其中的戏趣与音乐之妙。也就是说,如何用歌剧美的形式承载人的思想,写出真正有思想性、艺术性和耐久性的佳作,这是中国歌剧、音乐剧界始终不能回避的课题。

  《有爱才有家》独树一帜
  近年来,一大批取材于现实题材的真人真事剧在国家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这类作品中,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业余剧团与艺术人才合作,又在众多业余群众演员自愿、广泛参与下,搬上舞台已有两年多的民族歌剧《有爱才有家》可谓独树一帜。
  该剧真实地反映了公安县麻豪口镇福利院长刘德芬的故事。该剧并没用人们早就习惯的戏剧“三一律”或戏剧矛盾集中法进行构思,仿佛属于“人物编年体”的路子,但其编剧的技巧性绝非如此简单。
  笔者曾前后两次现场看戏,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见证了该戏是怎样逐渐走向成熟的。
  第一次观该剧是在2016年10月19日,在公安县大剧院,刘德芬的故事把笔者感动得潸然泪下,演出结束后,笔者在微信中对朋友们说,这是一部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移风易俗的好戏,无论编剧、作曲和演员的表演都以最质朴动人的情感力量吸引着观众。10月20日研讨会上,笔者不仅充分肯定了该剧创作思想和立足点的正确性,也认同了其民间音乐和朴素风格的定位。另一方面,对于该歌剧首演中存在的问题,笔者也指出了表演、调度戏曲化较重,歌队戏剧表现表面化,音乐的戏剧性表现力不突出,舞美过杂等问题,提出了一些修改建议。
  一年多时间下来,进一步完善后的《有爱才有家》在2017年不仅被文化部列入了“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项目,也入选第三届中国歌剧节。
  为同类歌剧创作提供经验
  如果说笔者第一次看该剧纯属好奇,那么,第二次笔者到常州再看此剧,就是想了解这个戏对演出团队乃至于湖北省的有关文艺单位到底起了多大的促进作用,笔者更想知道,作品和团队在创作上是不是还有更可喜之处。事实证明,《有爱才有家》在创作上的一些尝试,也为我国的同类歌剧创作提供了一些经验。
  总体来看,编剧胡应明在戏剧美学的价值追求上是脚踏实地的。他的这部作品,追求的是舞台人物的鲜活性和戏剧人物在人间的“烟火味儿”,而没有对这样一个农村基层党员的思想境界做人为地拔高。作品给人们的启示是:好人刘德芬不是天生的,而是她到福利院工作后一天天地变成的。失去了福利院那群看似不幸的人,失去了对他们内心世界的正解,歌剧舞台艺术的刘德芬形象就不真实了。剧中的刘德芬这些朴素又平常的生活片段,究竟对整体人物形象起到怎样的作用?片段与片段之间的铺垫和相互勾连又如何呈现刘德芬的大爱情怀?这些情感在通过音乐唱腔的深度表现后,如何来净化当下观众的内心?可以说,胡应明并没有完全拘泥于按生活中的刘德芬日记来一个个地铺排事件,而从戏剧立意的需求出发——大爱是戏剧人物依托在生活和思想中步步成长的。这样才能让作曲家从中用音乐讲故事。剧作从小我出发,但情境中我的心路历程和人物形象逐渐地丰满。编剧对叙事和表演的虚实浓淡作了精心的处理,使得这些事件从表层到深意产生了虚实相生的艺术效果。
  其次,从戏剧人物的上下场安排,可看到胡应明熟练地运用了欲扬先抑的表达法:杨帆辞职,不是一去不回头,而是始终在打工的地方心系福利院并暗地里资助福利院的亲人们。胡应明安排的这一笔,在最后成为拐点的反转,不但勾起人们的好奇心和戏剧悬念,同时也反衬出刘德芬的人格魅力。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事件不但打破了舞台上福利院生活的宁静,也在观众心里带来了一连串连锁反应,形成了观众的戏剧期待,给音乐在其中做深度的诠释预留了很多空间。观众在看歌剧的同时就开始了思考——人要做什么样的人才如此可爱?达到了这种艺术效果,就是我们说的“有戏”,并没有宣教的嫌疑。
  由此可见,胡应明在编剧中重点把握的是刘德芬这个人物在戏剧情境中的相对真实,而不是刻意地为之修图。对刘德芬这个普通女人生活点滴的投射,都能看出她在艺术形象中的可感性,正因为有了这些可感性,最后她鞠躬尽瘁告别世界之时,才担得起“最美公安人”等美誉。
  音乐、服装尚有提升空间
  对于本剧的音乐,笔者觉得作曲家能充分利用当地民歌和说唱音乐,写出与人物身份和形象较适配的旋律。同时,在主题歌的全面贯穿上,也很讲究重复的力量。
  相对而言,这部歌剧并没出现对主要演员太有挑战性的复调和重唱段落,合唱队在参与戏剧人物的评价、介入戏剧冲突和制造戏剧场面的功能上也相对较少,这样一来,大段唱腔的担子无疑压向了主演刘丹丽身上。
  在该剧中,她善于精心揣摩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尽可能地把人物表现得丰富可感。比较公安大剧院和常州大剧院两次现场会发现:采用现场乐队、投入舞台表演是歌剧创作的基本途径,而那些用迷笛伴奏的表演,多属于业余,很难感染观众,也束缚了艺术家们的表演与现场观众的观赏激情。另外,笔者更希望目前仍较拘泥于写实的生活化舞台服装在色调、人物性格和场景上有所提升。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