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军与《肖像之相——小唐》

2018-04-17 10:52 来源: 长江网-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李瑞洪 画家、评论家,在艺海里荡起理论与实践的双桨。

  ·艺海泛舟· 其间流淌出诗一般的凝练与含蓄,并给观赏者留下极为广阔的想象空间和含蓄不尽的韵味

  “写生二十年”在武汉美术馆展出后,移师深圳等地巡展,画家冷军一幅《肖像之相——小唐》的油画,让所有的喧嚣顿时安静下来。典雅、端庄的画面带给人们丝丝愉悦。被理想化了的少女,散发出生命的气息。人们在别开生面的肖像前,屏住呼吸,似乎每个人都必须把鼻子贴到相框的玻璃上,才能看出作品的笔触和精度,否则,当真以为是一位微笑的美少女。所以在偌大的展厅里,想不看她一眼都是不可能的。

  油画作品“肖像之相”中的小唐,清纯、甜美、迷人,肌肤散发着光泽,却又湿润,眼睛是那样的水灵晶莹,画家以极细致的线条勾勒出来的秀发黢黑而浓密,衬托出纯真、细腻的粉红色脸庞。嘴唇上自然的红色与脸部肤色十分的和谐,就跟真的皮肤一样,已经完全看不出绘画手段的痕迹,似乎是高精度的放大照片,但这又实实在在是艺术家冷军用手工用油画颜料一笔一笔绘制出来的。

  一切的艺术,总是有其基本的元素。所谓不朽的经典之作,一样的是由这些不可或缺的元素构成的。冷军将《肖像之相》中的艺术成分,凭着自己的禀赋重新进行阐释与安排,于是,绘画史上就有了一部全新的《肖像之相》系列。这是一幅在肖像画中体现某种创造思想的作品,也就是说,有充沛创造力的冷军,不满足于循规蹈矩地画一幅幅肖像画,他大胆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性,赋予肖像画更多的创造成分。当然,作品吸引观众眼球更多的是,冷军出色的技巧,这种技巧使人洞察到一种纹理的质感和深度感。《肖像之相》,除了让观众清晰可见服饰的质感,同时也使观众感觉一种绘画技巧以外的精神悸动。这种感受是作者用笔和色表现对物体的迷恋和陶醉,而这种迷恋和陶醉之情是能够打动人心的。

  艺术史家贡布里希在赞赏肖像画佳作时曾说过:“宛如活生生的真人一般,她似乎就要在我们眼前改变姿势。每次回头再去看她时,都有那么一点点不同。这整个听起来颇让人觉得有些神秘,然而事实果真如此:这也是一部伟大的艺术作品经常具有的效果。”

  画家冷军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到:在复杂的生活现象中,找到一个冲动点,找到一个完美的瞬间,是非常不容易的。找到感觉,你只需要顺着下去就是了,那是非常畅快的。冷军花了如此大的力气研究那细微的东西,一个笔触、一块光斑、一点色泽的反差,以及色调中的无穷细节的变化等等。欣赏冷军的绘画需要想象力。这对于一般观众群,恐怕有点“想说爱你不容易”的味道。在那些画幅不太大的作品前,你得耐心地看、用心地读,一点点进入《肖像之相——小唐》等作品中,获得许多意想不到的闪光点和令人惊奇的艺术表现力。

  现代照相机的功能,可以在某些单项上超过人的视觉,但是视觉的“全能冠军”还是人的眼睛,光凭这一条,照相机也取代不了绘画。写实的绘画,看上去像是一个“瞬间”,一个固定视点的观察结果,似乎与照相机差不多。其实,那是假象。画家笔下的,是综合观察、感受、升华的结果,既是一个过程的综合,也是若干角度的立体的综合。肖像的创作,总要围着对象左右端详,比较对象的先后几个动作和表情,然后才可能在一个角度上去完成它。

  罗曼·罗兰说:“要散布阳光到别人的心里,先得自己心里有阳光。”冷军正是这样充满阳光的艺术家。他的肖像作品所以能引起强烈的共鸣,绝不仅仅是技法和样式的缘故。重要的是,他善于为自己铸造出一种完全适合他思想情感的审美形式,借助于精心选择的画面和蕴涵真挚情感的形象来喻理、抒情,其间流淌出诗一般的凝练与含蓄,并给观赏者留下极为广阔的想象空间和含蓄不尽的韵味。

  (文/李瑞洪)

  责编:朱德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