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草蒙拾|凤仙染甲小桃红

2018-07-27 10:27 来源: 读+
调整字体
  文/蓝紫青灰
  一友知道我能识得几种花草,某天说起她母亲爱种花,问我那种叶子长长的、花红艳艳的、夏天开的,叫什么名? 光听这一句,我实在不知道是什么花,她便又加一句说,她妈妈管那个叫“死不了”,我一听就明白了,问是凤仙花吧? 种子会弹的,花可以染指甲。她连连点头,“对,就是指甲花”。
  凤仙花在民间,有个名字就叫指甲花。小姑娘夏天无事可做,午睡醒来,蝉声鸣噪,微风拂梢,取一小碗在院子里采几朵凤仙花,加明矾研透了,用镊子挟起一点胭脂红来堆在指甲上,伸出手不动,或是让姐姐妹妹采了南瓜叶子来包好,过些时,指甲上便有了淡淡的红色。要颜色深红,需包缠过夜,还要连染三次,方得玉指如葱管,指端如花红。
  小姐妹互染红指甲,是旧时闺中极可爱的一幅消夏图,如今嘛,都换成互涂指甲油了。商场里美甲屋里生意极好,女士们坐在软皮凳子上,伸出纤纤玉手,让美甲工作者替她们把指甲锉圆整平,跟着涂红刷银、贴钻粘花,除了工具有变,别的基本没变。过去有诗写过这样的闺中情趣,现在一样可以借来一用:“君不见东家女儿结束工,染得指甲如花红。斜簪茉莉作幡胜,鬓影过处绕香风。”
  少女掐凤仙花染红指甲,这原是极可爱的闺中画像,但也有不那么让人舒服的联想。元人瞿宗吉有诗:
  金盆玉露捣仙葩,解使纤纤玉有瑕。一点愁凝鹦鹉喙,十分春上牡丹芽。娇弹粉泪抛红豆,戏掐花枝镂绛霞。女伴相逢频借问,几回错认守宫砂。
  他这里用典“守宫砂”,倒不是他的原创,宋朝周密在《癸辛杂识》中便写过:“凤仙花红者用叶捣碎,入明矾少许在内,先洗净指甲,然后以此付甲上,用片帛缠定过夜。初染色淡,连染三五次,其色若胭脂,洗涤不去,可经旬,直至退甲,方渐去之。或云此亦守宫之法,非也(今老妇人七八旬者亦染甲)。”
  凤仙花虽是贱品,却与一桩宫闱旧事有关。此事出自南宋光宗赵惇的皇后,皇后姓李名凤娘,宫中为避讳,便把凤仙花叫做“好女儿花”。传说李后悍妒,光宗一次洗手,见端盥盆的宫女双手白腻如玉,不免多看几眼。几天后李后送上一具食盒,光宗打开看时,里面却是一双柔荑细手。性格如此暴戾的人自然不允许民间叫她的名讳,因此改凤仙花为好女儿花,也就顺理成章了。
  凤仙花是夏日最常见的花了,人家多种。房前屋后、院内墙角,不拘什么地方,撒下种子就能出,转眼有一尺来高,翠绿的茎和叶子,开许许多多粉色红色紫色白色的花。花形很好看,有一片花瓣比别的都大一些,作不规则曲边,形状似一只飞舞的凤凰,连翅膀鸟头爪须一应俱全。尤其有趣的是,花朵的反面尾部,有一小细弯钩,像足了鸟头上的羽冠,呼它为凤,活脱相似。即使是不像凤鸟形的非洲凤仙,花形平展如碟,初见不会以为它是凤仙花,但一翻过花来,就可以看到这根小尾巴,便知道是凤仙家族的无疑了。这是凤仙花植物的特点。
  凤仙花的叶子细长如桃叶,有锯齿边。茎粗中空,夏日大雷雨后易折断。因此民谚说,欲种凤仙花,须备树桠杈。夏日暴雨将至之前,在凤仙花丛上搭起架子,依植株高矮凭附支持,方可不损嫩茎。比如种牵牛花,都知要搭架任其攀援;种菊花,也用竹枝扶其花头,唯种凤仙,粗生散养,撒子点种,自生自长,少有关心。花开时赏,花盛时采,花被雨打,袖手旁观而已。漫不经心至此,噫。叹乎。
  凤仙一株多花,花后结子作宽纺锤形。成熟的种子像个弹夹,稍稍一碰,种皮裂开,里面的种子弹射出去,可以飞得很远,因此得了个俗名,叫“急性子”。自然频道拍植物传奇,凤仙花弹射种子这一场景,是百拍不厌的。
  种凤仙花,很少用好花盆,什么素瓦盆紫砂盆上釉盆都不用,多半是掉了瓷破了洞的旧搪瓷洗脸盆,添上半盆土,点上几粒子,发了几棵芽,长出几株秆,开出凤仙花。因其极贱,就被婆婆妈妈奶奶们呼作“死不了”。这是不怎么好听的,好听的别名也有,叫“小桃红”。


  蓝紫青灰 植物爱好者,已出版十多部长篇小说和散文集。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