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岁月已老,而我们还在烧烤 ,《人生一串》第二季不会错过武汉

2018-08-22 11:51 来源:
调整字体


  人生一串
  “不走寻常路”的热门纪录片
  今年最热的美食纪录片无疑是《人生一串》,这部片子不走寻常路,用6集、3个小时讲述各种烧烤,不在电视台播放,观众只能在网上看,却创下了第一轮播放量超三千万、豆瓣评分高达8.9的成绩。有网友说,《人生一串》拍出了中国人最熟悉的深夜食堂。
  我看过《深夜食堂》,不是太喜欢那种刻意,而且那些食物看上去不怎么好吃;相比之下,《人生一串》质朴和真实得多,也诱人得多。
  节目组走访了全国32个省市、近500家街头烧烤摊,最终精选了其中的30家,分成6集来呈现。《无肉不欢》讲各种烤肉;《比夜更黑》讲“暗黑烧烤”;《来点解药》专讲烤素菜;《牙的抗议》烤的全是脆性的筋膜内脏之类;《骨头骨头》里烤的是羊蹄鸡脚螃蟹小龙虾;《朝圣之地》略有不同,讲的是熟客与老板之间形成的圈子。
  《人生一串》火了之后,主创人员接受了各种采访,一个“7:2:1”的说法也流传开来,大意是:在制片人和总导演争吵之后,大家约定片中食物的比例约70%,人物和故事分别只占到20%和10%,以此来把握“人生”和“一串”的关系问题,首先确保让观众有食欲、觉得好吃,而不能让“情怀叙事”来喧宾夺主。
  但是总导演陈英杰告诉我的,和我看完全片的感受是一致的,那就是,确实做到了好吃、勾起食欲,但是人生的部分也绝对不是30%这么简单。
  陈英杰说,在那个吵架的夜晚,大家最后都不说话了,他作为总导演,手上并没有成片来说明自己将如何拿捏分寸,而制片人的担心也很有道理,于是有了“7:2:1”。
  但是,通过巧妙的镜头语言和旁白,那些浑身烟火气的烧烤老板们都“立”了起来,俨然金庸古龙笔下的江湖人物;寥寥几笔,不必更多铺叙,观众就明白了、相信了,“这是有故事的人”,这就够了。
  第一季错过了武汉
  《人生一串》摄制过程中采集到了大量的故事,有些很不错,但是出于种种考虑,被主创团队放弃了。
  有一位年轻城管工作很到位,同时也是在烧烤摊上吃大的,和老板娘阿姨似亲人般。但这个身份反而不好放在片子里讲了,一个城管在人家店里吃,观众怎么想?这不是害城管吗?主创们觉得,这些年城管工作并不易,城管也是城市化过程中站在风口浪尖的人。
  一家流动烧烤摊,摊主十几岁的女儿已经成了主力。这个中学就辍学的女孩,平时老爱用手机玩一个猜国旗游戏。“她猜得特别准,我们都玩不过她,我想这是为什么?”拍摄过程中,陈英杰了解到,原来她被“拴”在烧烤摊上,哪儿都没有去过。后来,陈英杰把这段故事给剪掉了:“这是真实的故事,这些人就在城市的夹缝里生活。但我们不能强调这个,节目承载不了这些内容,主要还是一个美食纪录。”
  《人生一串》大火,正在筹备第二季。第一季有意识地避开了北上广,有几个省会,主要的场景都在三四线城市和小镇,陈英杰告诉我:“大城市的烧烤趋同,特色不够,原生态的东西少。”他特别看好不通高铁、又有点名气的城市。
  但是武汉是个例外。他认为,武汉的市井文化很发达,和北京上海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他带着《人生一串》团队来武汉考察了3家烧烤店,对每家都很感兴趣,而且已经拍了一家;但是这个故事比较精彩、丰富,不是几句话就能交代的,最后反而由于篇幅原因被剪掉了,陈英杰决定把这个故事放到第二季。
  第二季里,陈英杰还打算拍一个“烤藕”的武汉人。在第一季拍摄期间,这位大哥用“花式放鸽子”的方式对付了陈英杰,故意不接受他拍摄和采访,只留下吃了他家烤藕惊艳不已的《人生一串》团队凌乱在风中。
  陈英杰淡定地表示,市井高人就是这样的,而且人家生意已经够好,无需锦上添花;不过他相信对方看了第一季之后会改主意的。
  【微访谈】烧烤摊是城市里“治愈”的地方
  记者:你们拍摄时跑过500多个烧烤摊,一年后播出时,这500个摊有近一半已经歇业或拆迁到其它门面,城市化是否与烧烤代表的生活和休闲方式注定不能兼容?
  陈英杰:我去过北方一个城市新区兜风,马路宽阔,建筑宏大,绿化整齐,可是晚上没什么人出来活动,街上没有人气。这样的新区、开发区现在在中国哪座城市里没有呢?带绿化隔离带的双向六车道马路确实很不好过去,走十五分钟路爬3层楼再到家乐福排队结账买瓶醋真的也很麻烦。这样的城市就缺点什么。
  有人说,烧烤摊是中国城市里最“治愈”的地方,我觉得有道理,人要有一个释放压力的地方,不能上班对着电脑屏幕,下班了还对着手机屏幕。现在叫外卖也可以点烧烤,可是这种烧烤,缺少了和朋友的眼神交流、大家碰杯这种仪式感的东西,人长期这样生活,精神会感到疲乏、会出问题。
  城市化应该怎么搞,这是官员和专家需要思考的。现在有些地方整治烧烤环境,在每个烧烤桌上设置了一个很大的排烟管,恰恰我觉得这是一种生吞活剥的工作方式,因为这个管子挡住了和对面交流的视线。
  记者:烧烤可能对健康和环境不利,可是那么多人都在撸串,您有想过这中间的矛盾吗?
  陈英杰:首先,烧烤未必是城市最大的污染源;其次,《人生一串》的侧重在市井、在美食,而非健康生活。
  烧烤长期吃肯定是不可以的,它主要是让人“释放”。我们生活中有大量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东西,你适可而止地享受,它对于人生就是一种慰藉。人活得过于纤尘不染,幸福指数就会比较低。【长江日报记者李煦 编辑叶军】
  (作者:长江日报记者李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