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事先张扬的“胜利” 对《燕然山铭》的再解读

来源:
调整字体
  文/长江日报记者李煦


  发现《燕然山铭》的蒙古杭爱山
  
  两千年后发现《燕然山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范仲淹《渔家傲·秋思》
  当范仲淹写下那首著名《渔家傲》,慨叹自己没能建功立业、没能在燕然山上刻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他其实并不知道燕然山的准确位置,他当然更不会知道,还要再过大约1000年,人们才会重新发现燕然山,发现那上面的铭文。
  2017年七八月间,中蒙联合考察队实地踏勘,确定了蒙古国杭爱山一带的一处摩崖石刻系东汉史学家班固所作《燕然山铭》,这时距范仲淹戍守西北边疆,已过了约1000年;距班固参与的北征之役,已经过了约2000年。
  公元89年,东汉将军窦宪攻打北匈奴,一直打到燕然山,大获全胜,几乎全歼北匈奴的主力。这一战役在历史上非常著名,当时随军出征的班固撰写了这篇《燕然山铭》,被刻在了山石上。
  此后的岁月长河中,此山基本上只能被中原汉人遥望,渐渐成为一个符号和象征;如今被发现,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北京大学历史系辛德勇教授认为,“学术界有责任和义务做出应有的说明和认识”,陆续撰写了“《燕然山铭》漫笔”系列文章,遂成《发现燕然山铭》一书。
  该书共有10篇,围绕着《燕然山铭》拓本真赝、铭文布局、铭文核校、刻者其谁、燕然山战役来龙去脉,等等,都做了详细而深入的考证。
  其中6篇主要集中在文本、地理等方面,燕然山铭的文字并非秘本,在《文选》等书中都有记载,虽版本不同,但出入不大。辛德勇认为,发现了燕然山铭,在学术上主要的作用,一是在文献学、经学等方面,有了更早的版本;二是确立了燕然山的真实方位,相当于在史海中找到一个确定的坐标点,对历史地理学有帮助。
  如果说,上述6篇,是历史学家辛德勇的“本行”;那么其余4篇,则是此书趣味所在,也是辛德勇的思考与发挥了。


  《燕然山铭》
  辛德勇 著
  中华书局
  动机和效果同样可疑的战争
  辛德勇首先带着大家回到两个历史现场,东汉和宋朝。
  东汉,汉章帝死后,年幼的和帝继位,窦太后以母后的身份执掌朝政。她宠信外戚,重用自家哥哥窦宪,偏又和都乡侯刘畅发展成了情人关系。窦宪担心刘畅分散自己的权力,指使人杀掉了刘畅,而窦太后在盛怒之下,把哥哥关押治罪。
  双方都冷静下来之后,意识到家族利益,决定让窦宪戴罪立功,出击北匈奴来“解套”。
  当时的匈奴分南北两部,南匈奴亲汉,北匈奴反汉。南匈奴正好也在请求汉朝出兵讨伐北匈奴。北匈奴当时已经不堪一击,出兵必获大胜。有了这个重大军功,不仅可以给窦宪解除罪过,还能再给他加官晋爵,窦氏兄妹也就可以更加牢固地控制朝政。
  应该说,东汉朝廷还是有精明的一面,在兵力配备、人事安排等方面,对南匈奴进行了监视和牵制,防止其坐大。
  于是,窦宪的北征就这样登场,他带上了文人班固和石匠刻工出发,在取得意料之中的胜利后,由班固执笔,写下了赞颂文章并刻在了燕然山上,这就是《燕然山铭》的来历。
  伴随着窦氏兄妹对东汉朝政的全面掌控,开启了东汉历史上外戚干政和宦官专权这两大弊政。东汉打垮了虚弱的北匈奴,自己又无力经营这片游牧地带,造成了一个权力真空区,鲜卑人乘势而起,接收了这块资源,终成大患。
  辛德勇认为,这是战略上的严重失策。
  可是有一个朝代,偏偏极力吹捧燕然山这个符号,而且同样在北方战略上犯了大错误,这就是宋朝。
  由于宋朝在北方战争中屡屡失败,于是宋朝文人官僚对象征着前人武功的燕然山十分神往,除了范仲淹,陆游也用过燕然山的典故。辛德勇认为,诗文中缅怀一下,倒还不失正面意义,有一定激励作用,作为国家领导人就一定要头脑清醒了。可是宋徽宗错误地奉行“联金灭辽”战略,由于实力不济,在与金国的交易中吃了亏;为了给自己涂脂抹粉,又把燕京改名“燕山府”,故意联系到燕然山,让百姓以为圣上英明,成功收复失地,搞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
  当时就有臣子反对“联金灭辽”,说宋朝就像个富户,辽国是个寒士,占了富户边上一间小房子,富户为了赶走寒士,竟找来强盗,约定平分小房子,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日夜和强盗为邻啊!
  历史是无情的,过不了几年,宋徽宗父子就被金人抓了俘虏;更让人痛惜的,则是南宋又复制了一次“联金灭辽”,联合蒙古来灭金,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辛德勇用两篇文字回顾了两个朝代的痛史,针对部分网民“防止有人破坏《燕然山铭》,应将其运回国内”的议论,又写了一篇考据,道出了国内有些地方野蛮搬移导致文物损毁的事实。
  最后一篇,辛德勇把笔墨留给了自己两千年前的同行班固。
  班固58岁随军北征,加入窦宪幕府后,不仅写了《燕然山铭》,还写了《窦将军北征颂》,用超越礼制的颂词赞美窦宪。这时的他已经写完了《汉书》,还在书中表露了自己的人生态度,“既明且哲,以保其身”。
  北征之后3年,也就是公元92年,汉和帝清洗了窦氏集团,班固受到株连,死于大牢之中。
  辛德勇是这样说的:“回顾历史,思索未来,远方那座山看起来在空间和时间上似乎离我们都很远,实际却也很近。”
  【编辑:叶军】
  (作者:李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