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摆渡·| 不冒险的生活是最大的冒险

来源:
调整字体
  文/韩松落


  韩松落 作家、影评人,著有《我口袋里的星辰如砂砾》《为了报仇看电影》等。
  纪录片《藏北密岭·重返无人区》上映了,看过电影的人,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片名叫“重返”?这要从导演饶子君的父亲说起。
  饶子君的父亲饶剑峰先生,是著名的民间登山家。2001年,他进入户外登山领域,在之后13年时间里,他登上了“14座”(登山界的简称,指的是14座8000米级高山)中的10座。尤其是2012年,他创下了一个奇迹,他用五个月时间登上了5座8000米高峰,其中3座8000米级山峰(安纳普尔纳峰、马卡鲁峰、洛子峰),是在55天时间里登上去的。
  为了登山,他戒烟戒酒,为了登山,他在2009年,正处于事业巅峰的时候辞职;为了登山,他近乎疯狂地锻炼体能,直到2013年6月23日凌晨,他在攀登海拔4400米的南迦帕尔巴特峰营地遇难。他从不解释,他为什么要登山,因为登山对他来说,根本不需要理由。他的妻子Maggie总结得很明白:“他不想白活。”
  饶剑峰的故事没有结束。2016年,他的女儿饶子君,在21岁的时候,带着摄制组,进入青藏高原的羌塘腹地,拍摄了纪录片《藏北密岭:重返无人区》,“重返”,是重返父亲当年走过的路,重返父亲的精神世界。
  在拍摄过程中,他们经历了很多波折。高反,肺水肿,在拍摄的过程中遇到狼群、野牦牛群。到拍摄结束时,只剩下8个人和3辆车。展现给我们的,是无比壮丽恢弘的美景,和人与这种美景的对话。
  于是,问题来了。人们为什么要攀登高山、穿越荒原?甚至不惜献出生命,就像饶剑峰那样?饶剑峰妻子的那句话,或许最直接:“他不想白活。”
  只不过,不白活的方式有很多种,而他们选择了和高山对话。因为,山峰是独立于世界之外的神话世界,探险是冲破极限的象征。
  这种情愫,深埋在人类基因里。人类的上古神话里,都有大洪水之后,人类登上高原得以幸存的传说。在历史学家、史前文明专家李卫东看来,人类古代传说里的高山,或许象征了人类无法抵达的天堂,深藏在人们的意识深处。
  抵达高山,登上高山,于是成为人类的梦想,成为一群又一群“亡命之徒”的信念,他们走向高山的举动,他们的冒险,其实是在为我们储备精神财富,从神话的角度,这是在告诉我们,高山或许才是我们的家园,要抵达天堂,先要抵达高山。从人生哲学的角度,这是在告诉我们,不冒险才是最大的冒险。
  因为,不冒险,就白活了。白活,是最大的风险,因为人生只有一次。不冒险的生活意味着对生命的浪掷,对陈腐的生活轨迹的重复,不冒险的生活成本是最大的,它是用整个生命进行消耗。就像饶剑峰说的,生命其实有两重意思,“不仅仅指的生理上的生命,还有你这一生这个生命”。
  我的生活,有过一些小规模的冒险,这些冒险,还不够尽兴,但已经足够让我理解那些更大的冒险家。
  例如这部电影里的那些人,还有藏在电影背后的登山家们。还有我现实生活里遇到的一些人,他们身份各异,作家,音乐人,商人,旅行家,游戏制造者,农民,病友,但在另一个层面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冒险家。
  他们用尽一切方法,去打破现有生活的平衡,抵达他们生命中的高峰。也许有的人的冒险,在别人看来非常的微小,但在他们的生命里,已经是极限。对他们来说,哪怕只是走出安静的单位,去走向荒野,走向不可测的江湖,其间的意义也不亚于攀登高峰,走过无人区。而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勇气,是因为世界上有无数的人,在攀登真正的高峰,或者生命里的无人区。
  就像纪录片《藏北密岭》中的那些人。一切都是给生命增值,让人经过的时间变得有意义,这是最大的平凡,也是最大的冒险。【编辑:袁毅】
  (作者:韩松落)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