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观点:希望

来源:
调整字体
  文/周劼
  实验发现电子的大物理学家汤姆逊顶瞧不起哲学,他形容说,哲学好比在漆黑房间里,费尽心力寻找影子。
  用中国的俗语来解释,就是盲人骑瞎马。在他看来,哲学号称思辨,可并没有思辨的能力,既无数学之推导,又无实验之验证,既解释不了当下,又展望不了未来,只能抱着过去的所谓“智慧”转圈。总之,空言如潮、胡言如海。
  这可不是某一个科学家的偏见,而是几乎整个现代科学界的共识,所以爱因斯坦才会说:“所有的哲学著作粗略浏览,奇妙无比,细读之下,一堆废话。”费恩曼更绝,在办公室贴上标签:哲学有害健康。谨遵医嘱,勿谈哲学。
  哲学被科学怼,怼成“纯粹严肃认真地胡扯”(玻尔语),大概是哲学在现当代陷入困境中的最大困境之一。几百年来使人类生活突飞猛进的科技,让固守几千年来人类智慧的哲学,无论立言还是立功,都倍感左支右绌。这种感觉被孙周兴形容为“哲学不振,人文不兴”,“影响力日趋下降,进入前所未有的颓废无力状态”。
  科技和哲学在当下是一场不对称的智慧竞争,如同“何足道掌影飞舞,将张君宝四面八方都裹住了。张君宝哪里能够拆解?危急之中,却是一招凝重如山,敌招不解自解。”——呵呵,问号之前是纪实,问号之后是童话。到现在还看不到哲学如何能“不解自解”。
  好在哲学的确还有“一招凝重如山”——反思。科学一骑狂飙,跑得太快,来不及顾及背后;哲学气喘吁吁,瞠乎其后,却有足够的时间反思。何谓反思,其实就是居安思危,看到科学所忽略的,烈火烹油中看到危机,奔逸绝尘中看到危险,所向披靡中看到危害。
  这大概是哲学的无用之用,纵有百般无能、千般无补、万般无奈,但只要还有反思的能力,总还有希望,也许这就是我们还要读哲学的原因。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