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符码•// 当所有的机器都认得出你的脸

来源:
调整字体
  文/尤雾


  手机刷脸
  刷脸曾经是神话或者科幻故事,这表明我们始终在想像人和物质世界的某种带有智性的沟通。我们看到神秘宝藏的看守者总是对外来者充满敌意,但是体贴对待其主人。人们期待能够用语言来驾驭自然,甚至超越语言,让自然直接成为驯服之对象。这个想象在自然中尚未实现,但是在人造的自然景观里,基本上已经得到完成了。也许今天的你还不能够呼风唤雨,或者直接命令眼前的玫瑰开花,不过要让一台人工机器来认出你是谁,这并不罕见。
  现在的手机软件常常命令我把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脸,然后晃动头部,眨眼或者张嘴,然后把我的脸部形象记忆在对方的大脑之中。这样一来,当他第二次见到我的时候,哪怕我理发或者卸妆后,他也能够轻松辨认出我的身份。据说目前街头的监控摄像也达到了这样的智能程度甚至更高,再加上大数据技术的普及应用,我发现我变得比原来更为“知名”了——尽管只是在机器的世界里面。
  在人类思想和技术的历史上,我们总是在对认识世界来作出探求,期待认识客观对象,或者认识我们自己。可是随着技术的发展,人们的问题意识开始转变为如何被世界所认识。在自然世界里面,对方一度是陌生的,人们就像探求桃花源一样来摸索一系列奇异而神秘的空间和物。而如今,这个神秘之物成为了我们自身。我们开始渴求被机器所识别,在机器的识别中,我们寻求到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人和人之间的认同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而你能否被纳入技术系统,成为技术体制的旗下一员,这变得更为紧迫。要是你没有被机器技术所认同,那么你很快就会被流放到传统的自然荒原。这片荒原可能已经荒芜不堪寸草不生,你将越来越难以生存。
  在这个问题上,技术和资本获得了一致的逻辑。在传统的觅食人类学里发生了结构性的转换,人变成了觅食者寻求的对象。一百年前的社会学家西美尔在社会现象中发现了这一点,他试图指出货币担任了觅食者这一任务,而现在,就连货币都似乎越来越稀薄。要是刷一刷你的脸就能够购物的话,那么还要货币做什么,你的脸不就成为硬通货了吗?
  在机器的世界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道连格雷——英国作家王尔德笔下那个永葆青春的人物。然而我们需要提起注意的是,和道连格雷的命运一样,这套技术和资本逻辑忽略了人的精神和灵魂,现代的人类伦理在技术上要开始面对严重的挑战。今天的技术巫师不会再像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那样,在割肉和流血之间举棋不定,它们有充分的能力既计算出你应该割多少肉,又需要流几分血。要是一切人类的交互行动都被高度技术化并理性化,那么人世间的情感和关系都会变成虚伪的温情面纱。这种冰冷其实非常糟糕,比起技术方面给我们所造成的便利外,潜在的危机将会逐渐显明出来。假如哪一天,我走到一个从未步入的城市,却发现那里的每一台机器都能认得我是谁,知道我的一切过往,分享我的一切记忆,这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是难以挽救的事实吗?希望这只是我的杞人忧天,但每一次当机器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就记录我的表情之时,我总是内心充满不适而又默默服从。我并不希望这个世界被理性和技术所操控,留一点自由和陌生感,多一点人性,哪怕犯点错,总归也是好的。


  尤雾
  尤雾 1982年生于上海,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专栏作家,从事文化分析和艺术批评写作,文章散见于各大媒体。【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