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严歌苓等作家参加华语作家“跨栏”大赛

来源:
调整字体

  长 江日报记者 黄亚婷

  听过第一届华语作家“跨栏”大赛吗?别误会,这并不是把整日伏案码字的作家们拉到户外参加体育赛事锻炼身体,而是在过去一个月,微博发起的“2018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因粉丝“刷榜”及网友“反刷榜”,最终演变成了一场与阅读喜好有关的网络狂欢。作家还是那些作家,“栏”则是出过书的沈煜伦、沈肯尼、陆琪等网红。12月15日结果揭晓,以《九州》系列为代表作的江南位列榜首。但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场网络狂欢背后,从娱乐圈烧到读书圈的应援文化再次被修正。

  “沙雕文化人”对战“双沈粉丝”

  流量之争、“刷榜”质疑是这几年娱乐圈司空见惯的现象,相较而言,读书圈因为作家和书友们向来“佛系”,此前并未出过类似事件。直到今年11月16日,微博发起“2018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一个微博ID一天限投20票,截止日期为12月15日。

  对于绝大多数作家和书友们来说,这本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榜单,谁胜谁负并不重要。然而,榜单中有一对出过书的网红沈煜伦、沈肯尼,他们走红模式和粉丝粘合度不亚于娱乐圈偶像,并且将娱乐圈那一套应援文化照搬到了读书圈,常年热衷于为沈煜伦、沈肯尼“刷榜”。看看“双沈”粉丝过去的战绩:亚洲好书榜总榜、话题榜、分享榜冠军,多家电商销售榜冠军。微博这个“2018你最喜欢的作家”榜,自然成了“双沈”粉丝的目标。

  原本,其他作家和他们的书迷感到无所谓,“双沈”粉丝愿意去争,那便由他们去吧。事件转变发生在作家江南为自己投了一票之后,系统设置,只要投票就会自动发布一条投票链接的公开微博,这位写过《九州》系列的作家,在玄幻小说领域有着庞大读者群,曾不断登上销售榜和作家富豪榜。很快,江南粉丝见自己喜欢的作者投了票,纷纷从“佛系”转为积极,留言:你安心写书,投票的事交给我们。

  若论国民知晓度,江南远胜小众网红圈的“双沈”,可偏偏“双沈”粉丝盲目自信,眼看江南的票数超过“双沈”,开始大规模攻击:江南是谁?哪个十八线作家?数据肯定有假。他们还不遗余力把“江南买票刷榜”送上微博热搜。明明刷榜的是“双沈”粉丝,却倒打一靶围攻江南,江南感到很委屈,道:“我这点流量还被怀疑刷榜,我也得配啊”。江南这一委屈,榜单上的其他作家和书友都来凑热闹了,一时之间,周国平、孔庆东、严歌苓、匪我思存等榜单上的候选作家们也都出来给自己拉票,匪我思存还给榜单上的其他作家拉票,“替席慕容老师和毕淑敏老师拉个票”。

  一来二去,书友、路人,都知道有这么个榜单,有这么个比拼。“双沈”被网友们戏称为“栏”,而广大网友们的目标,是让各自喜爱的作家成为“跨栏选手”,在投票数据上超越“双沈”。文学评论家“斯库里”自发当起了领头人,他每天关注“跨栏”战况,将与“双沈”粉丝相对的网友们集结起来,开设了微博超话“沙雕文化人”,这个群体的简介是:一群爱读书的网友热衷于守护文学圈不被垃圾流量所侵蚀。“沙雕文化人”高喊着: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不能输!毕淑敏老师冲呀!郑渊洁的粉丝不能输!“2018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这个官方名字,也在网络世界演变为“新浪读书拉力赛”“华语作家跨栏大赛”。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2月15日结果揭晓,“新浪读书拉力赛”的阅读超过5633万,“沙雕文化人”的阅读超过636万。最终结果,尽管“双沈”仍然位列榜单前二十,但最终的冠亚军是江南和南派三叔,“跨栏”成功的作家还包括莫言、周国平、马伯庸、李银河等。

  财大气粗与人多势众的比拼

  娱乐圈今年因为“刷榜”及“反刷榜”,出过不少热门事件。比如,当偶像明星粉丝群嘲徐峥等实力派演员没“流量”时,平日里爱看徐峥作品的广大网友们不干了,效仿粉丝圈模式,自发为徐峥制造话题,并几度登上微博热搜,伴随徐峥监制、主演的年度热片《我不是药神》,46岁的“山争哥哥”成了今年的“人气王”,狠狠打了群嘲“徐峥没流量”之人的脸。如果说为“山争哥哥”造人气,还只是一场网友对粉丝应援文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民间戏谑式反击,那么随后而来的“吴亦凡iTunes事件”“迪丽热巴金鹰奖事件”,则引发了各界对粉丝应援文化的严肃质疑。吴亦凡新专辑《Antares》因粉丝在iTunes疯狂刷榜造成恶劣影响,在国内,一篇题为《吴亦凡刷榜造假:一个面子工程的崛起与崩塌》刷屏,在国外,iTunes宣布将不再统计中国歌手销量。迪丽热巴凭豆瓣得分4.4(满分10分)的韩国翻拍剧《漂亮的李慧珍》,击败了孙俪((《那年花开月正圆》))、殷桃(《鸡毛飞上天》)、刘涛(《欢乐颂》《军师联盟》)、袁泉(《我的前半生》),获得第12届金鹰奖的“最佳女演员”“最受观众欢迎女演员”两座金杯,让金鹰奖被质疑为“流量奖”,公信力陷入危机。

  以票数定名次的榜单,原本是一场人气比拼,人多势众者胜。但从韩国娱乐圈蔓延而来的粉丝应援文化,让人气的绝对值有了水分。所谓“刷榜”,是指通过买票等不正常手段将名次顶至相关榜单的前列。这是一场烧钱游戏。比如,“2018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规定一个微博ID每天限投20票,但粉丝可以通过大量购买微博ID,投出远超过实际粉丝量的票数。“吴亦凡iTunes事件”中,粉丝疯狂集资数百万用于刷榜,一度将吴亦凡的新专辑刷至榜首,但在iTunes删去了“异常”结果后,吴亦凡新专辑名次迅速跌落至100名以后。

  “刷榜”这种破坏规则的行为,原本是被抵制的,但在庞大的粉丝经济刺激下,“刷榜”成为了被默认的“潜规则”,偶像自己、偶像团队、广告商等都试图从中获取巨大利益。然而,娱乐圈近年自食恶果的案例不少,天价请来“流量偶像”主演的影视作品却屡遭市场冷待,赔得底掉,“刷榜”造就的虚假人气,终究不是真正的国民度。

  记者手记:因趣缘而生的网络“部落战争”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有一本研究网络文化的著作《破壁书》,她在序言中写,“麦克卢汉曾预言,进入电子文明后人类将重新部落化。如今,在网络空间以‘趣缘’而聚合的各种‘圈子’,其数量恐怕早已超越了人类历史上因血缘而繁衍的部落。”

  网络时代为粉丝应援文化提供了广大空间。原本,这是不同的“趣缘部落”,你爱你的颜值,我看我的演技,你追你的偶像网红,我看我的文学作品,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是彼此相安无事的不同“部落”,“部落”中的人也可以本着和平共处的原则互相破壁,走到彼此的领地看看瞧瞧。但应援文化和“刷榜”过度扭曲之后,流量偶像非要来争演技奖,网红非要来争作家奖,这就好比一个部落的人越界到另一个部落争首领,“刷榜”与“反刷榜”,是一场捍卫彼此趣缘的网络“部落战争”。

  趣缘只要不违反法律道德,原本不是非要分一个高低贵贱,大家都是为不同的快乐买单,却在“战争”中演变为互相指责谩骂,你说我“古板”,我骂你“脑残”,更恶劣的后果,是“刷榜”造成了劣币驱良币,扰乱正常生态。好在,非正常的手段即便得一时风头,也难以持久,无论娱乐圈还是文化圈,过度的应援文化都在被不断修正。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