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观点】认知生活

来源:
调整字体
  多思因为寂寞:人形影相吊的时候才会想七想八,也只有这时思维才会敏锐。
  比如,一个断腿的侦探躺在病床上看天花板的水渍痕,百无聊赖,苦思冥想,层层推理,居然破解了英国历史上最扑朔的宫廷命案。这就是被誉为史上最好的侦探小说《时间的女儿》的情节。
  深情因为痛苦:人痛定思痛的时候才会牛反刍似的清醒,记忆像一把刀寸磔着血肉。
  比如,《围城》里描写失去,“从昏厥里醒过来,开始不住的心痛……零星断续,细嚼出深深没底的回味”。
  两者,王小慧都经历了,躺在病床,痛失所爱,用镜头思前想后,用文字辗转反侧,于是有了《我的视觉日记》,她觉得留下的是真实的生活记录,“我好像不假思索地、本能性地拍摄”,如“时间的女儿”来于培根的名言:真相是时间的女儿;但更多人读出的是病房里极尽悲情的心情记录,如雪莱《云雀》里说的“最甜美的歌诉说最忧伤的心”,也如王小慧自己说的“真正极致的美总是给人以悲伤”。
  反过来说,只要愿意思考,总能记录下真实;忧伤的心愿意歌唱,总会唱出最甜美的音调。王小慧用的是镜头和文字,多思和深情造就了艺术,镜头如诗,文字如歌,她的关于时间的、记忆的,或者说关于生活的日记体,也造就她独特的艺术表达——对生活的捕捉、凝练,拣择记忆之沙,在时间的平复中渐渐水落石出;对生活的愤懑、挣扎,顶着记忆之风暴,在时间的裂缝里张扬自我,哪怕惟余一片狼藉。
  王小慧也让我们对艺术有了新的认识——艺术是认知我们生活方式的方式。做自由的人,走自己的路,干喜欢的事,爱喜欢的人,自然就会有艺术,哪怕艺术的代价“和消逝、幻灭总是不可分的”。
  在生活面前保持又哭又想的能力,就会如同新潮美学家们总结出的一句艺术观:“没有人是艺术家,也没有人不是艺术家”。文/周劼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