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活阅读与写作的一把密钥 叶开开讲《写作课》

来源: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记者袁毅

  2018年11月27日上午9点,叶开应张松多校长邀请到远在江夏区的武汉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开展一场“叶开的魔法作文”教学观摩活动,记者采访了他。

  叶开是《收获》杂志副编审,著名作家、编辑家、语文教育家。编发过莫言、阿来、苏童等作品,两获茅盾文学奖责任编辑奖,多次获鲁迅文学责任编辑奖。

  深阅读公式:一本书+一名作家+一个时代

  叶开倡导有效阅读,对整本好书进行深阅读,每天阅读书籍一个小时以上,保证阅读有充分的时间,这样做可有效地促进深记忆。叶开还分享他独创的深阅读公式:一本书+一名作家+一个时代。叶开称,你总会找到属于自己“命中注定”的一本好书,可以反复阅读,在不同阶段,阅读体验都会不一样,书读熟读透后,对该书作者进行深入理解,阅读他的其他作品,最后,对这位作家所处的时代环境做进一步拓展了解,在顺藤摸瓜的学习中构建立体知识,这便是“深阅读”。

  叶开提出的深阅读公式是破解阅读困境的一把钥匙,很多一线的优秀语文老师,如河北语文名师陈宝贵、广州语文名师林美娟都在实践。陈宝贵老师在河北临西一所乡村小学里进行“深阅读”实践,仅仅几个月,那些乡村小学生就写出了1500字以上的读后感,令当地的老师和学校主管领导十分震惊。

  叶开在进行深阅读和虹吸型写作的实践中,通过网络的新媒体直播方式,也教过三千多学生,效果也很明显。比如上海的五年级小学生吴丹妮获得鲁迅青少年文学奖特等奖,成都八年级学生颜梓华写出三万字科幻小说《地球旅行记》等,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化解难题的持盾魔法学校校长

  叶开说他是以孩子为老师的,他妻子生下女儿廖小乔时,他说过一句话:你生下来一个老师。

  语文学科一直流传着一句话,中小学学生有三怕:一怕周树人,二怕文言文,三怕写作文。针对学生三怕,叶开说自己是“化解难题的持盾魔法学校校长、深阅读界护法、写作激活师、白日梦诗人(这些头衔都是他自己写在签名档里的)”,他认为教育要顺应人的生长,每个孩子都各有独特的禀赋,教育需激发每个孩子不同的天赋,帮助孩子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一晚上四个多小时的聚餐,诙谐的叶开把一群焦虑的妈妈们逗得喜笑颜开,他反复让妈妈们耐心一点,再等等孩子们的成长!

  母语学习以文学的阅读和写作为主

  叶开是当前语文教育与学者界的跨界“侠客”,师出无门,连中语界、小语界的教师证都没有,却靠职业阅读蕴蓄丰厚的内功。他说的、做的,都关乎阅读与写作,深度的真实的阅读,多表达多动笔的写作,哪怕是写些琐事。

  在他看来,目前的中文母语学习似乎越来越清晰了,定位于语言与文学的核心,以文学的阅读和写作为主要内容,是母语写作的未来态势。高考写作,从命题到阅卷,都从未限定于议论文,而是鼓励除诗歌外的各种形式进行创作,虚构写作也受到鼓励。实际上,如果经过有效的训练,虚构写作更没有“偏题”“离题”的危险。叶开说,这些孩子,经过有效的“深阅读”训练和虹吸型写作激发之后,如果能够坚持下去,未来的成长空间会越来越巨大,应付高考语文之类的“余事”,则是“庖丁解牛”而已。

  席间随意聊天,我请他在我特意买来带去的新著《写作课》上题签,写上他的语文理念:“写作能力是人生的通用能力。”

  叶开在书中如是说:“很多同学喜欢暗地里写作,不是写作文,而是写网文,历史、穿越、修真、玄幻、奇幻、科幻,各种类型都有。这种写作,可以说是你的‘暗世界’。在现实生活中你是乖乖女,在‘暗世界’里你是‘花千骨’。在现实世界中你是乖乖仔,在‘暗世界’里你是一个拳头挥出去,可以打倒无数豪杰的一代天骄二郎大神。每一个人都有狂野的内心,但因为各种原因而不能在现实生活中暴露,只能出没在虚幻的世界里。”“写作的核心要义之一,是彰显暧昧不明的事物。写作如同一束光,照到不被看见的事物。我们再重复一下,写作,使不被看见的东西被看见。”

  微访谈

  记者:你是一个和女儿一起长大且会讲故事的父亲,在现行教育体制下,亲子教育的核心是什么?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父母亲?

  叶开:以色列著名历史学家赫拉利的《人类简史》最近两年风靡读书界,他有一个很特别的观点:虚构是人类祖先战胜其他竞争者的最核心能力。“虚构”的本质是“叙事”,而“叙事”的最直接体现是“讲故事”。一幢埃及吉萨大金字塔,是人类所能讲述的最壮丽的团队合作的故事,那些有关家庭、民族、宗教、国家、公司的概念,全都是人类“虚构”出来的,这种虚构,是人类独特的创造力。

  我在去年接受采访时,曾经给“绘本热”泼了一勺子冷水,说不要过分迷恋绘本,要在适当的时间,让孩子读纯文字的故事,毕竟,人类文明的底层驱动力是故事。

  因此,作为一名父亲,我从小就给孩子读故事,讲故事,编故事。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里,当哈利和罗恩终于打败巨怪,救出了赫敏后,他们三个人真正成了知心朋友。接着,书里写了一句话:当你们一起面对过巨怪之后,才会变成真正的朋友。

  一名父亲,一位妈妈,当你们和孩子一起在故事里面对各种神秘事件,一起经历奇异世界之后,你们的关系一定会更加密切。

  记者 :在你心目中,什么样的语文教师才是合格的?语文老师的偶像是像电影《死亡诗社》那位文学教师基廷那样的吗?

  叶开:《死亡诗社》里的基廷老师,大概是几乎所有学生心目中的大神。每一名语文教师,都应该反复观看这部影片。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在观看《死亡诗社》时,都满含热泪。尊重、激发、爱与欣赏,是一名文学教师的最高价值体现。

  记者:你为什么不主张孩子们整天写作文?如何训练孩子们的表达和写作能力?

  叶开:在我们这里,写作和作文是不同的概念。写作是表达自我,创造独特世界;作文是表达他人给定的格式,套用现成模板来陈述所谓的正确思想。写作的本质是创造,作文的本质是重复陈旧价值。真正要提升孩子的表达能力和写作能力,最核心的还是进行有效的深阅读,培养批判性思维,思考问题,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从而形成从思考到输出的一个有效的训练过程。

  记者:你为什么反对语文考试和作业练习中,语文老师给出的“唯一正确性”的标准答案?

  叶开:在人文艺术领域,“唯一正确性”是教师或命题者滥用手中权力的野蛮体现。“唯一正确性”本身就是一个伪问题,有时会产生不同的命题者或教师给出不同的“唯一正确性”的现象,而出现了N多的“唯一正确性”,最终导致了过多进行盲目作业练习的孩子出现“失语症”。

  记者:写作虹吸知识是你独特发现,依你之见,深阅读的核心是:一本书、一位作家、一个时代,孩子们如何运用写作虹吸知识来深阅读充实自己、来搜集分析资料自主学习、来构成自己的写作?

  叶开:我在激发这些小学生、初中生的写作中,都运用精心挑选的独特的阅读材料,先进行深入阅读和分析交流,然后布置“脑洞大开”的写作题目,这样,他们在快乐而富于创造性的写作中,获得了极高的智力愉悦,简单地就超越了“读写”困难的“世纪难题”。

  我把小孩子6-18岁的十二年间,分成6-10岁的幻想期、10-14岁的探索期和14-18岁的逻辑期三个彼此有机衔接的阶段,不同阶段不同特点对应不同的阅读和写作。例如,“幻想期”的孩子,尚不能有效区分幻想和真实,这时候的孩子最适合阅读幻想小说和动物小说,这个时期如果非要强行迫使孩子写应用文、记叙文,孩子就会显得“很笨”,很没有逻辑,什么都说不清楚。可是,如果遵循孩子的成长规律,到了14-18岁的“逻辑期”再进行逻辑思维、批判性思维的训练,进行说理性文章的写作,这个时期的孩子稍加训练,写文章更容易有条理,有说服力。

  虚构写作和非虚构写作,一定要遵循孩子的不同年龄来差别对待,低年级如6-10岁的孩子,进行虚构写作训练,效果最好,而在10-14岁的“探索期”,则可以交叉运用虚构写作和非虚构写作的两种不同方式,来激发孩子的兴趣。很多语文老师和家长都误以为“虚构写作”是可以“胡编乱造”,而不懂得“虚构写作”在逻辑合理性、在细节呈现力和对社会的深入洞察力上,都有极高的要求。

  我们的文学教育过多地强调“反映现实”的功能,对“通俗文学”有些“谜之偏见”。因此,我们很难出现《魔戒》《哈利波特》这样的幻想作品。刘慈欣《三体》书中“黑森林理论”的缺陷和宇宙毁灭的虚无,让它缺乏真正巨著的成色。而且,仅仅《三体》一套书的“孤军作战”,意味着中国幻想写作还有很巨大的成长空间。

  实际上, 那些经过有效的虚构写作训练的孩子,在应用型写作中,也照样能“杀鸡用宰牛刀”,写出高质量的应用文。

  【编辑:叶军】

  (作者:作者袁毅 编辑叶军)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