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环绕国足的喧嚣与骚动

来源:
调整字体

  文/尤雾

  亚洲杯足球赛中国男足

  中国男足被当成笑柄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多年来,和男足有关的每一条新闻都带有一些新闻以外的异样气息,以至于人们把男足本身就当成了笑料的包袱,甚至不必编写什么段子就足以引人会心。在最近的亚洲杯足球赛上,中国男足在八强赛中败给伊朗,尽管战绩还不错,但依旧难免网上的各路嘲讽,就像是一个传统保留节目。最初还令人有些苦涩的笑容,日子久了,连那点苦涩也变成了习惯。

  中国男足的困境是一个让诸多专业人士都头疼不已的问题,而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嘲讽文化”更是如影随形,无论男足队员如何努力,似乎都很难摆脱作为嘲讽对象的命运。在如今段子手层出不穷的岁月里,这样常年保持被嘲讽形象的事物不多,男足可以算是其中之一。从中国人对于足球运动的热衷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关于情怀受创的问题,不过事情也没那么简单。

  事实上,在当今的世界上,足球已经不仅仅是一项运动那样简单,它已然是多个层面的问题所集中的一个象征物,一尊现代媒体世界的图腾。相比现场的足球比赛而言,整个足球运动更呈现为一桩媒体的重要事件,成为了对于身体对抗的大型戏剧化展示。一个现代足球运动员的基本形象已经越来越接近于一个娱乐明星,而其中“球技—演技”之间的对立早已日趋模糊。人们在一场足球比赛的“演出”之中,所寄托的情感和精神也越来越接近在面对一场戏剧时的心理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否有足够的本领来激发起观众的情绪,这已经构成了足球比赛背后的重要资本。

  参与演出的,不仅仅是球场上的运动员,同时也包括现场观众的呐喊声,包括电视解说员,包括媒体评论者,博彩公司人士,也包括参与互动的各路球迷。可以说,现代足球已经是这样的一个综合体。在这个背景下,足球事件也弥漫为一场综合性的民间狂欢事件。引人注目的不仅仅是运动员在比赛场上的行为,那些赛场外发生的事件实际上更加重要。假如从这一角度来看,那些针对中国男足的嘲讽之声,与其说是球迷情怀的表达,更像是媒体展示中所要求的重要部分。在这场演出中,男足运动员扮演了一方角色,而冷嘲热讽的球迷扮演的是另一方的角色,彼此都在舞台的中央。也正是这一系列角色的共同演出,才完成了关于现代足球的基本媒体景观。用更加流行的话来说,各自都在扮演着各自的“人设”。

  当中国足球逐渐确立起“嘲讽对象”的人设之后,各路球迷自动选择了自己合适的位置。有的选择扮演“嘲讽者”,也有人站在“捍卫者”一侧,彼此在网络上的你来我往,实际上也构成了现代足球的一个重要组成,失去了任何一方,都会让相应的媒体景观黯然失色。我们记得昔日黄健翔的惊天怒吼成为了世界杯上的经典记忆,而法国作家菲利普·图森甚至针对齐达内的头锤犯规写过一部题为《齐达内的忧郁》的哲学著作,你能说足球仅仅是场上运动吗?

  这样看来,中国男足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就像玩纸牌总会有输家和赢家,既然现代传媒已经对足球运动营造了这样的格局,给各自分配了各自的角色,那也只能各安其位。让运动员扮演好运动员的角色,让球迷扮演好球迷的角色,把嘲讽和笑料当做舞台的台词,仔细听取莎士比亚在《麦克白》里的格言:“人生就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嚣与骚动。”我想,这一切总是难免。

  尤雾

  尤雾 1982年生于上海,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专栏作家,从事文化分析和艺术批评写作,文章散见于各大媒体。【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