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瑞香独一家

来源:
调整字体

  文/蓝紫青灰

  瑞香

  岁朝清供除了插一枝蜡梅、天竹、山茶、红梅,或一盆水仙、万年青、一瓶毛笔头般的银柳芽,或置一果盘,放几个柿子、橘子、佛手、香橼等,少不了还有应季的鲜花。寒冬腊月、新年初春,开花植物不多,瑞香恰好开在此时,它名字又美,意头又好,花有浓香,枝端叶净,很受喜爱。宋人有诗咏瑞香:“正月山园未有花,梅花落尽亦堪嗟。瑞香莫与兰争长,独立风前自一家。”

  瑞香之名,最早出自唐末宋初,陶穀《清异录》上记载过一则笔记:“庐山瑞香花,始缘一比丘,昼寝磐石上,梦中闻花香酷烈,及觉求得之,因名睡香。四方奇之,谓为花中祥瑞,遂名瑞香。庐山僧有麝囊花一丛,色正紫,类丁香,号‘紫风流’,江南后主诏取,植于移风殿,赐名‘蓬莱紫’。”

  这则故事里说,有个住在庐山上的和尚,白天在一块大石头上睡觉,梦中闻到有浓郁花香,醒来后到处去找,找到后命名为“睡香”,因是睡梦中所得。后来传出去大家都觉得很神奇,是祥瑞的征兆,于是改称它为瑞香,李后主也喜欢这花,取名“蓬莱紫”。

  明杨慎《升庵诗话》里关于瑞香花的记载:

  瑞香花,即《楚辞》所谓露甲也。一名锦薰笼,又名锦被堆。韩魏公诗云:“不管莺声向晓催,锦衾春晓尚成堆。香红若解知人意,睡取东君莫放回。”张图之改“瑞香”为“睡香”,诗云:“曾向庐山睡里闻,香风占断世间春。采花莫扑枝头蝶,惊觉阳台梦里人。”陈子高时:“宣和殿里春风早,红锦薰笼二月时。流落人间真诧事,九秋风露却相宜。”盖咏九日瑞香也。又唐人诗云:“谁将玉胆蔷薇水,新濯琼肌锦绣禅。”体物既工,用韵又奇,可谓绝唱矣。

  正是宣和殿里春风早,正月九日瑞香娇,新春薰笼花正好。

  锦薰笼、锦被堆,名字真是香艳,这“睡香”之名,从比丘得之,到了后世,再无一点出尘脱俗之意。至于杨慎说的露甲,应是露申。出自屈原的《九章 涉江》:“露申辛夷,死林薄兮。”露申是申椒,即《离骚》中的“苏粪壤以为帏兮,谓申椒其不芳”申椒,在传抄的过程中把露申抄成了露甲。

  这个错是早在《昭明文选》里错起了,《文选》中说“楚词曰:露甲新夷飞林薄。”后世文章中凡见露甲二字,都是昭明太子的错,再到杨慎那里,露甲又附会成了瑞香,致使瑞香有了这个怪名字。好在瑞香本身名字甚佳,露甲没有流传开。

  露甲这个名字后来被引用到药典里。《药学联韵》的“十四寒”韵里有“蔷对苄,芮对莞,露甲对雷丸”之句,看得人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不查一下,根本不知道这六种植物究竟是什么?蔷是不是蔷薇呢?莞是水草吗?要知道药名和植物名是有很大不同的,按书上的解释,蔷是水蓼,苄是地黄,芮是荔枝,莞是白芷。露甲是瑞香,雷丸是竹苓。中药学受道教影响很深,练丹道士把许多动植矿物都改成他们才听得懂的词,什么“姹女、婴儿”,其实是说的水银和铅。不知道的,还以为错拿了医学院妇产科的课本呢。

  但也有人不这么看,南宋理学家真德秀有诗曰:“众芳政赖君培植,莫防辛夷与露申。”持这种看法的人不只一个,明末清初的王夫之在《楚辞通释》就说“露申即申椒,状若繁露,故名”。露申自是露申,瑞香自是瑞香,不相干的。

  瑞香花色颇多,紫、白、红、黄都有,且都有浓香。紫花色如丁香,叶边缘金黄色,名“金边瑞香”;“白瑞香”的花作纯白色;还有一种花瓣里面白色,表面带红色的,名为“蔷薇瑞香”。有一种“橙黄瑞香”,花色橙黄;“黄瑞香”,花黄色;“尖瓣端香”,花白色;“凹叶端香”,花淡紫红。

  瑞香为端香科瑞香属,瑞香科的花都香,名字里都带一个“香”字:瑞香、结香、沉香。作为瑞香科科长,瑞香名字里这个“瑞”字,大占祥瑞之气。又是春节左右开花,就美好得不得了。

  蓝紫青灰

  蓝紫青灰 植物爱好者,已出版十多部长篇小说和散文集。【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