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脑洞还不够大 | 无限杂思

来源:
调整字体
  文/刘洪波(湖北仙桃人。长江日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对不能到达的地方,人很难获得关于那个地方的真实知识。这是一个与经验有关的问题。环球航海不仅让人发现了新大陆,也让人发现了新生物和新的人类种群。达尔文如果没有一次博物学旅行,能不能提出生物进化学说,就是一个问题。但我们何以知道宇宙深处、原子深处有什么?
  我们相信对宇宙和物质的深处是拥有真切的知识的,只是因为我们拥有科学,我们相信科学既然解释得了我们已知的世界,也将可以推广到解释我们还没有到达的地方。但是,如果只是相信,那么古希腊人也相信亚里士多德已经能够解释所有的问题,跟我们现在相信科学可以解释没到过的地方一样。
  现代科学作为知识体系,经受住了考验,但也只是在我们了解到的地方经受住考验。现代科学还成功地预言了时空弯曲等超越人的经验的东西,并给出了实测性的结论。不过宇宙的博大无论在空间还是时间上都远非人所能想象,人能够到达的地方,比一个婴儿的第一步跟他一生所要走过的路还要微不足道。
  就时间来说,考古发现总在刷新我们对历史中曾经存在的事情的认识,这就表明我们对历史的“科学知识”并不总是符合事实,而且我们并不知道哪些是符合事实的,哪些是不符合事实的,但在“科学”的范畴内,我们只能相信所有知识都符合事实,虽然我们同时也知道“科学并没有穷尽认识”。就算考古发现,也仅仅是由留存下来的东西所书写,那些留存下来的东西未必就代表了当时的时代生活。某个时代留下了一堆铁,但那个时代并不就一定是铁器时代,只不过当时的生活由那些更易于腐烂的东西所存载,因而失去了印迹。
  当我们随着教育普及、技术进步和传播发展,掌握了越来越多的知识,因而也越来越具有“已知”的信心时,这种信心的一部分,其实建立在本身并不牢靠的科学知识上面。问题在于虽然如此,我们并没有比科学知识体系更加可以信任的东西,同时我们并不确知科学中不牢靠的东西是什么,就像我们在爱因斯坦之前并不了解光也会弯曲,从而相信光就是直线一样。我们知道自己面对着认知屏障,但不知道屏障到底在哪里。
  我们现在还面临着一个“知”的悖论,那就是我们以为自己已经因为信息的无所不在,因而把已知建立在充分掌握判断依据的条件下,但其实,我们或许已陷入了一种被操控的境地。我们曾经说过,我们现在认识一件事情,已越来越借助于导航工具和搜索引擎,那么我们的认识也可能会被导航工具和搜索引擎所控制,如果导航工具和搜索引擎中一些人为的控制,我们怎样看待事情、怎样体验时空,都将受制于人。
  从“无图无真相”到“有图未必有真相”,已经揭示出信息世界中无序的一面。虚拟实境和现实增强技术,以及将一切化约为图像,带来了一种新的时空。数字图像可以通过构造的“感觉”的方式让人认为经历了某事、经历了多长的时间。在虚拟实境状态下,一小时可以制造出一年、几十年的“梦境”,而梦境的真切程度,可以非常相似于现实。在《骇客帝国》《雪国列车》等科幻作品中,世代经历甚至反抗,其实都不过是程序编排,是使完全受控化的人生(或自以为在过的人生)变得不那么单调的一种设置。包括人生、身体在内的全盘数字化如果实现,一切还原为感觉,而感觉可以制造,真实与不真实、空间和时间也感觉化,那么,一只硬盘与一场真实的生死也就真的没太大差别了,个人的丰富体验与人类的丰富个体,都可能变成极少部分人乃至一个“母体”机器所操作的若干套编程,技术带来了少数控制多数、机器控制人类的可能条件。
  过去,我们认识到在认识由信息塑造的情况下,媒体掌握着人们对事情的看法,而资本或权力在媒体后面活动。在“算法”上升为传播控制者时,我们认识到“算法”既有通过推送强化某个人原有认识的一面,又有整个算法去价值化后产生价值真空的一面。其实,“算法”还造成了一种新的困扰,那就是它在技术后面隐含着的意义结构不知不觉地掌控了思维。我们以为自己只是在数据层面与信息打交道,而数据按照何种知识体系来组织,这是算法后面的隐含意义,如果算法统一起来,那也就是数据为开发商的知识逻辑变成人类的认识标准,一个信息被组织进“进步”还是“落后”的框架,这种深层的分类将内化为数据运用者的个人知识结构,就像这种认识理所当然一般。
  在“实时”被不断强化且不断有技术来保证的情况下,时间至少在感觉上显得可以逆转。现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已可以预测,那不过是地震台网的监测和数据传递已快于地震波,从而使那些将受地震波及的地方提前几十秒作出避难反应。如果电脑具有足够强大的功能,它也许能够从一个上市企业的信息中分析出一个月后它的股票将下跌,这样它就超越了时间。时间一直是建立在先后序列和因果链条之上,如果现实的因果影响如同地震波一样,慢于侦测传播的速度,那么“先知”就会成批涌现。由此,什么是时间,什么是历史,什么是未来,就会跟我们经验的景象大不相同,也因此,“逆转未来”也可能真的出现。某事已经发生但没有来临,因为它已经被中途逆转;某事来临但没有发生,因为它根本不在侦测、预定和统计之内。某一天,人类也许会来到这个临界点。
  技术将怎样重造真实与虚拟,重造时间和空间意识,以及怎样把历史、现实、未来的线索改变,我们的脑洞还不够大。
  【编辑:袁毅】
  (作者:作者刘洪波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