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乐章· // 聆春

来源:
调整字体

  音乐,有时就是这窗棂,通过它,我们对春天的瞭望得以进行聆春

  文/徐戈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数天前,接到友人的短信,诉苦:雾霾让人胸闷,都快喘不过气了。我将萧红《小城三月》里的结尾抄去安慰他:春天啊,为什么不早一点来, 来到我们这城里多住一些日子,而后再慢慢地到另外的一个城里去,在另外一个城里也多住一些日子。“但那毕竟是彼时春光啊”,对方的回复则更显料峭,“春天就算能早点来,但雾霾仍难散。”

  这样啊,现实中的种种没劲,应该用一个什么样的姿势来抵抗, 那一瞬间,我跳跃式思维一下子蹦到了电影《立春》里王彩玲,还有那几位热爱音乐的小城镇中小人物们悠悠的画外音:“每年的春天一来,心里总是蠢蠢欲动,总会觉得,要发生些什么;但是春天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就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似的。”

  舒伯特艺术歌曲《暮春》、普契尼歌剧《托斯卡》咏叹“为了艺术,为了爱情”;德沃夏克《月亮颂》;老柴《花之歌圆舞曲》等等一系列惜春怀春叹春的古典乐段,随着季节又走了一遭。 就像沈从文所说,人类事情常常有其相左的地方。上帝同意的人不同意,人同意的命运又不同意。岁月去时没有踪迹,忧愁来时没有方向……这一去一来的当口,无话可说,音乐响起。

  现实似灰白的胶片,日光之下皆覆辙;想如乐音存余温,月光之下皆旧梦。我们生活的常态往往是音画逆行。

  所以,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你也不妨骗骗它。不悲伤不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噪挤的城市生活渐渐吞噬了我们记忆里的春日,那就再多听听与春相关的乐音: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诗经小雅·出车》里的德泽光辉,皆能在维瓦尔第《四季》春之慢板和舒曼第一交响曲《春天》里找到对应意象与情感。

  舒曼1842年给友人Adolph Bottger邮寄的照片上,曾记录下此交响乐一行乐句谱例,并说“这部交响曲的开头是有感于您这首诗的最后一行创作:在溪谷的原野上盛开着春天的花朵”。

  人有闲意,暖日风香;兰陵美酒,琥珀韶光。马勒1908年传世之作“大地之歌”第五乐章《春日的醉翁》中处世若大梦,对酒还自倾的男高音风语流莺,管乐装饰音所奏的诸鸟花间鸣,灵感来自李白唐诗《春日醉起言志》的对酒自酌,感之欲叹息,曲尽已忘情。

  单簧管哨片下悠长的气息,吹漾涟漪;长笛中音区几声娇喘,嫩蕊细开;英国作曲家戴留斯引用挪威民歌素材所创作的管弦乐曲“春日初闻杜鹃啼”,乡愁随弦乐四溢,其间旦暮闻何物,寂寞空谷,声怅鸣禽。

  听了上面的这些曲子,是不是感觉好点?如若回答否定,那就再欺骗欺骗生活,譬如,你明明困在春运后拥挤脏乱的绿皮火车上,却想象着这是春天开往巴黎的地铁;你愤愤走在尾气泛滥的上下班高峰,却只当脚下是华兹华斯诗里的绿野;你刚刚和你亲爱的冷战吵架,谁也不理谁,那就让聂鲁达代你发个短信吧:晚上早点回家,做那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

  “偶赋凌云偶倦飞,偶然闲慕遂初衣;偶逢锦瑟佳人问,便说寻春为汝归。”春天啊春天,还藏在哪儿呢,记忆里——天空仍将是旧日的蓝,白云舒卷飘摇。从窗子向外俯望,“青梅如豆柳如眉,风和闻马嘶,日长蝴蝶飞”……而不过一会儿,春光仍在人空老,所见所感不复存在,只有窗子还在那里。

  音乐,有时就是这窗棂,通过它,我们对春天的瞭望得以进行。

  徐戈 长笛教授,音乐专栏作家,微博名dolce小裁缝。

  (编辑:禹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