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外旋律· // 娱乐至死是一种巨大的无聊

来源:
调整字体
  娱乐是人生搏击的精神协同,当协同僭越为主力时,娱乐化的生存便是精神无端宣泄的妄作
  


  文/姚永庆
  此起彼伏的娱乐喧嚣,让我们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无聊。
  比如:《喜剧人生》各方神圣的比拼,只顾去挠民众夹肢窝的痒痒,好像不知道喜剧是把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的鲁迅遗嘱,以及相声主旨是针砭社会怪相的侯宝林传统;《爸爸去哪儿了》的亲子游戏成为展现明星家庭的风采秀,歌唱、配音等演艺人员功夫在诗外的修炼,已荣为跨界才艺的炫耀,上升为电视的新艺术品类;吐槽他人彰显名人“劣迹”的网络新娱乐,有了老鼠戏猫的民众快慰;奇葩大会的个性张扬和他们对社会热点的机智对决,把生活的深层逻辑演化为口才的万般机巧;达人,本是中国文化里人生修炼一个难以企及的目标,现在把它做成娱乐游戏,只要娱乐功夫好,无论男女老少都即刻成为达人……
  娱乐有何不可?这是人性使然。只是娱乐至死,一死方休的快乐是一种污染。娱乐化的生存,是把我们生活泛化为普遍的浅层欢悦,把生存表达为我们如何过都是一个“乐子”的子虚乌有。然而,老人的医疗费还是很多家庭的困难,孩子入托依然是年轻父母操虑的问题,欠发达地区还有艰巨的脱贫任务,当“大妈”买遍世界时,还有人支付不起学生的学费,三聚氰胺不是完全消失了,舌尖上的安全依然是严重的社会问题。老人倒地我们敢不敢扶起还有一个道德与自保博弈的恐惧……
  但是,无论我们怀着怎样的忧患,生活是需要快乐的。我们不能生活在沉重的忧虑和苦挨之中消耗我们为幸福奋斗的热情和意志。对于生存重大意义的追寻,对人生高尚意义的拷问,并不等于要拒绝快乐。只是娱乐至死才是一种巨大的无聊。生活需要深层的意义,也不拒绝并不浅层的人生快乐。人类的艰难,伴随生存始终,我们需要快乐的抗拒力量。娱乐并不可耻,也并不就一定苟且,而是艰难生存的积极态度和审美情致。
  娱乐是人生搏击的精神协同,当协同僭越为主力时,娱乐化的生存才是精神无端宣泄的妄作。过分的娱乐化是把我们的日子虚幻为全民情绪的嚣张,适当的娱乐则会革除我们情感羁绊的拘谨,培养我们的达观,改善我们的个性。
  生活和生存好像是同一回事,都是指向过日子这样一种格局。但生活和生存也大有区分:生活可以随意,但生存不能苟且。生活可以只顾眼前,但生存要谋划远方。然而,无论生活与生存都需要一种精神支撑,它既有严谨思考,也有快乐滋润,让我们从无奈的苟且过渡到诗意的远方。苦心孤诣不利于我前行,过分快乐难以指达深处。
  海德格尔诗意安居也许是我们的一个文化指向。
  ·音外旋律· 文/姚永庆
  此起彼伏的娱乐喧嚣,让我们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无聊。
  比如:《喜剧人生》各方神圣的比拼,只顾去挠民众夹肢窝的痒痒,好像不知道喜剧是把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的鲁迅遗嘱,以及相声主旨是针砭社会怪相的侯宝林传统;《爸爸去哪儿了》的亲子游戏成为展现明星家庭的风采秀,歌唱、配音等演艺人员功夫在诗外的修炼,已荣为跨界才艺的炫耀,上升为电视的新艺术品类;吐槽他人彰显名人“劣迹”的网络新娱乐,有了老鼠戏猫的民众快慰;奇葩大会的个性张扬和他们对社会热点的机智对决,把生活的深层逻辑演化为口才的万般机巧;达人,本是中国文化里人生修炼一个难以企及的目标,现在把它做成娱乐游戏,只要娱乐功夫好,无论男女老少都即刻成为达人……
  娱乐有何不可?这是人性使然。只是娱乐至死,一死方休的快乐是一种污染。娱乐化的生存,是把我们生活泛化为普遍的浅层欢悦,把生存表达为我们如何过都是一个“乐子”的子虚乌有。然而,老人的医疗费还是很多家庭的困难,孩子入托依然是年轻父母操虑的问题,欠发达地区还有艰巨的脱贫任务,当“大妈”买遍世界时,还有人支付不起学生的学费,三聚氰胺不是完全消失了,舌尖上的安全依然是严重的社会问题。老人倒地我们敢不敢扶起还有一个道德与自保博弈的恐惧……
  但是,无论我们怀着怎样的忧患,生活是需要快乐的。我们不能生活在沉重的忧虑和苦挨之中消耗我们为幸福奋斗的热情和意志。对于生存重大意义的追寻,对人生高尚意义的拷问,并不等于要拒绝快乐。只是娱乐至死才是一种巨大的无聊。生活需要深层的意义,也不拒绝并不浅层的人生快乐。人类的艰难,伴随生存始终,我们需要快乐的抗拒力量。娱乐并不可耻,也并不就一定苟且,而是艰难生存的积极态度和审美情致。
  娱乐是人生搏击的精神协同,当协同僭越为主力时,娱乐化的生存才是精神无端宣泄的妄作。过分的娱乐化是把我们的日子虚幻为全民情绪的嚣张,适当的娱乐则会革除我们情感羁绊的拘谨,培养我们的达观,改善我们的个性。
  生活和生存好像是同一回事,都是指向过日子这样一种格局。但生活和生存也大有区分:生活可以随意,但生存不能苟且。生活可以只顾眼前,但生存要谋划远方。然而,无论生活与生存都需要一种精神支撑,它既有严谨思考,也有快乐滋润,让我们从无奈的苟且过渡到诗意的远方。苦心孤诣不利于我前行,过分快乐难以指达深处。
  海德格尔诗意安居也许是我们的一个文化指向。


  姚永庆 湖北建始人,读的经济学,业余爱码字。
  (编辑:禹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