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影事•//让人苦笑的《狗眼看人心》

来源:
调整字体
  文/陈陌


  《狗眼看人心》
  我判断一部现实主义作品是否称得上优秀,常常用两个标准:一个是剧情对现实的表达,有多少是真正在凝视冲突,又有多少是在借冲突的激烈表象在撩拨观众的情绪;另一个则是作品能否给出有启示性的结局,给种种尴尬事,一点善意的理解、一个公允的回答、一个温情的呼应。
  将这两个标准当作坐标系中X轴和Y轴,《狗眼看人心》强在X轴,无论以家庭戏、社会戏,还是个人成长故事的视角来看,它都没有吝惜对矛盾的暴露。但它在Y轴上的含糊表现,却让人苦笑。
  故事发生在北京六环外的别墅区,编剧余峰家的小狗妮蔻因为救主人,被邻居家的藏獒咬伤。邻居老太太是传说中的权贵,黑白两道都能找到帮手,既顽固又傲慢,仅剩的爱心,都泛滥在一院子烈犬身上,对受害邻居则一句“对不起”都舍不得。
  余峰和妻子心疼视作家人的爱犬,希望能得到一句道歉,得到合理的赔偿。然而,对方宁可派流氓上门,动用各种人脉,都不肯回到“文明规则”下。
  于是,事故引起震荡,外力撕开家庭内部的伤口,两代人的处事策略与价值观念起了剧烈的冲突。一系列的曲折,使得余峰开始自我怀疑,那一身的书生气是不是真的百无一用,在家庭安全遭受入侵时,都不能对家人提供保护。
  故事进行到这,其实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但可惜的是,剧情到此衰颓。
  书生发动革命,在一次意外中,和全家一起武力对抗流氓。让流氓乖顺,让傲慢低头,于是故事有了表面温情实则阿Q的收场。
  电影结尾有一句自嘲的旁白:“古往今来多少大事都是不了了之,何况我们家这点事儿呢。”
  现实的确处处不了了之,但依然掩盖不了电影结局不了了之的尴尬。
  山田洋次每年一部的《家族之苦》就是类似故事的最好例子,第一部中婆婆要离婚,因为厌倦了心意不相通的婚姻。大男子主义惯了的老头惊讶愤怒然后无助,原本的家庭结构因此松动,权力重心也悄悄转移,过去被掩盖在服务角色中的女性也能借此一伸意志。最后的结尾,虽然家庭表面依然如故,但观众都知道,根本处发生了不可转圜的变化——作为主线的故事,可以不了了之,但它必须撬动一些什么,让电影结尾处的那个家,不再是开始时那个。
  《家族之苦》系列,将每个人物的性情状态展露得清晰准确,因为这立体面,所以即便看似讨嫌的老头子,都会露出让人同情也让人理解的那面。而每个人应对事情的策略,一定有现实效用,书生意气果然是百无一用,怎么会保存至今?
  不知算是幸还是不幸,这部《狗眼看人心》演员表现得极好,黄磊和闫妮在车上几个眼神交汇、几句台词对战,就交代出这一家子的情感背景:在老人资助下建立家庭的一对夫妻,日常生活中时不时要面对老人的“权力入侵”和彼此的价值观冲突,朝夕相对时,既有抛给对方的不屑白眼,也有理解动容的一瞬。
  但也恰恰是因为演员太好,能提供太多细节,剧本的不足愈加凸显。人物成长,几乎全靠演员的演技展现,让人难免感觉剧情太浪费了演员。
  剧情薄弱,是最近现实主义作品让人尴尬的现状。论根由,既是创作者无力让各种冲突走向清晰,也是制片方低估市场审美,一味地往低处妥协。
  现实主义作品的力量在于真实地理解人物与矛盾,而不仅仅是对热闹冲突的展现。而种种结局的无力只说明了真正的理解的缺席。


  陈陌
  陈陌 专栏作者,影评人。【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