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观点】改变

来源:
调整字体
  1831年,22岁的达尔文乘坐英国军舰贝格尔号环游世界,5年后,他满面风霜归来,父亲和妹妹们到港口接船,一见面父亲就向妹妹们开玩笑说:“看,他的脑壳形状都变了。”——这是达尔文家族流传的笑话。达尔文的父亲信命理骨相学,达尔文生性懒散,嗜酒赌博,脑袋空空,常被目为一副“懒骨倒霉相”,父亲经常数落他:“你除了打猎、骑马、玩狗、抓老鼠,还关心什么?将来不但你会倒霉,全家也会跟着遭殃。”
  这可不是达尔文父亲一个人的偏见,最初达尔文想上贝格尔号旅行时,船长就因为他的倒霉相而拒绝。
  达尔文的经历让我们想起中国的谚语:“人不可貌相”。不可貌相,一是先有一副奢侈、慵懒、傲慢的相让人瞧不起;另一个则是,即使如此,也可以改变。
  无所事事,离开家的达尔文可以通过科学考察将自己对大自然的热爱和采集标本的嗜好还有敏锐的观察力结合起来。他说,当我们了解大自然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都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当我们目睹每一复杂有机体的构造和本能均经过精心设计和巧妙组合,皆在无数辛勤努力、经验、推理及尝试错误下完成,会觉得大自然的历史是件多么有趣的事。这些有趣的事引发了他的深深思索,而他的思索改变了世界的思想走向。他从一个纨绔子弟浪荡子变成了一位沉默严谨的博物学家和大自然的思想家。
  因为很多新的技术,如网络、流量、数据、平台、智能等等,诞生了很多我们平常人不能理解的小微企业,既不明白它们的市场,也不知道它们的盈利模式,更不晓得它们爆发式增长的逻辑,三无。突然有一天,它们中的一些,就这么大得吓了你一跳,变成了所谓的独角兽。你才明白企业也不可貌相,因为它们代表着创新创业,代表着新的经营方式、新的理念,它们改变世界,孕育着世界新的实力和格局。文/周劼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