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海泛舟· // 刘寿祥水彩画的空灵感

来源:
调整字体
  作者在创作中,吸收传统中国画的写意因素,于是在画家的笔下,出现了水彩画与众不同的写意性和空灵感


  文/李瑞洪
  可以这样说,有意义的艺术和令人欣赏而留下难忘印象的作品,都是作者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的结果。放眼刘寿祥的水彩画《远山》,一望无垠的绿色原野,犹如滴翠,清澈的苍穹,浮云舒卷。这里是大自然最纯朴无瑕的一片净土,一切生命自由静谧地沐浴着明澈的阳光,白云缓缓地飘游,小草随风轻舞。此时,你感到宁静中一切都呈现出单纯博大、坦荡壮美、清静舒展的自然魅力。你和大自然都是默默无闻的孤独者,互相却在进行无声的交流。渐渐你会发现大自然有一种难以捉摸的生命在搏动,能谛听到她的呼吸,她的韵律与节奏——你和大自然开始相拥融合,灵魂得到洗涤,愁绪得到慰抚。此刻,你自身似乎回溯到千百年前的古先,而漫漫浩荡的岁月长河也在瞬间凝缩,变为立即相会的通道,互为知音——共享着对大自然倾注的亘久深恋之情。
  正在武汉美术馆展出的《大美见易——刘寿祥作品展》,向观众展现出水彩画一片充满魅力的新天地;敏锐的色彩感知、严谨的素描功底、深厚的人文修养,共同成就了他水彩画的独特魅力。
  刘寿祥带着深厚的乡恋亲情画神州风情,记得有位水彩画家说过:“当颜色和水运用到纸上时,便会产生各种超出色彩本身的效果”。画家通过水与彩的组合,抒发自己的感情,早春《江汉平原》的欢悦、盛夏《亚平宁》的热烈、仲秋《塔斯库尔干》的斑斓、严冬《转场》的静寂……这些取材于大自然片断的作品,把自然景色中的一种“情绪”放在第一位,作者被自然景色中浓郁的情绪感染和陶醉了,进而又感染观众。
  作者大多在大起大落的构图中,明确几块色彩,组成纯实的调子而后着力肌理的措置,精微之处,尽在大色调的涵盖之中。作者在创作中,吸收传统中国画的写意因素,于是在画家的笔下,出现了水彩画与众不同的写意性和空灵感。
  正是刘寿祥饱含激情地追求 “气韵生动”,使其作品每每呈现出哲学家黑格尔所说的:“显示画家本领的不是形式的感性美,而是由精神灌注的生气”。
  前人有 “行万里路”作壮游者,足迹远遍大江南北,攀高山、临大川,这对一个风景画家尤为重要,使其开眼界,阔胸怀,从大自然中吸取艺术的滋养与灵感。所以古人有“搜尽奇打草稿”之说。这里的草稿,更多地应理解为“腹稿”,亦即“胸中自有丘壑”。
  轻快透明、空灵流畅,以及水彩画的敏感性,凸现在刘寿祥的作品之中。建筑般的节奏感,绵密的线与重叠的点,浑成一片水与彩的交响,这水,既要有形,又要有笔,又要有韵。这彩,既要状物,又要对比,又要协调。
  一汪清水、一片新绿、一抹夕阳、一缕晨光,我们从刘寿祥以水韵为主导的技法特征中,从大开大合的简洁笔致中,仿佛品味了一杯淡淡的碧螺春茶、一盅醇正清香的花雕——刘寿祥的水彩画,让观众从心里感受到一种优雅的和谐之美。


  李瑞洪 画家、评论家,在艺海里荡起理论与实践的双桨。
  
  (编辑:禹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