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符码· // 结婚和离婚都值得祝福

来源:
调整字体
  无论是结婚和离婚都值得祝福,除非哪一天,婚姻制度从人类世界消失了,那才是人类全面堕落的来临


  文/尤雾
  既然明星结婚是一桩媒体事件,那么明星离婚了也得向大众周知一声,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条不变的定理。只不过,这段时间结婚离婚的明星人物似乎稍微密集了一点,让充满八卦精神的网民有些应接不暇。对结婚的明星致以祝福,多少也算是一份善意的表达。到了集体围观离婚的时候,审美趣味却未必有多高级。
  人们对这些话题感兴趣,不仅仅是因为对明星人物的偶像崇拜,更多还是在于婚姻这件事儿和每个人都相关。网民们常常在某人离婚后高呼“不相信爱情”,又或者在某人结婚后高呼“又相信爱情”,总归是因为自己也在爱情和婚姻的困境之中。在这种时刻,表态“不相信爱情”的网民更像舞台上的演员,而作为当事人的明星演员本身,反倒更像是舞台下的观众。
  有趣的是,假如说过去的演员总是和他们所饰演的角色相关的话,今天的明星常常和他们真正的演艺经历有所脱节。不点名了,有不少当下的明星人物在媒体中出镜不少,要说演艺生涯中的代表作,那可真是乏善可陈。他们会成为一个明星制造流水线上的成功产品,但和传统意义上的“演员”已经完全不同了。这样一来,作为明星的生活本身常常被演绎成了一出又一出媒体事件,戏外反而是戏内,真是一场戏梦人生。
  激进一点来看,这可以被描绘为后现代主义年代媒体文化的特征。但若仅仅作为一个命名,意义也不大。重要之处在于,对今天的时代来说,婚姻究竟意味着什么?就如同屋子里的大象,可能谁都在提出这个疑问,但是可靠的回答已经日趋稀薄。一场婚姻本身的缔结和分开,和一场普通的恋爱从开始到分手,二者之间的差异已经显得不再那么清晰。虽然我们可以举出婚姻的相关法律来作为差异的例证,但是你能说二者之间仅仅是一纸法律文书的不同吗?
  婚姻的契约,从表面上看是一种世俗契约,但是严格而言,既不是世俗问题,也不是契约问题。婚姻不仅仅是人的社会性功能在发生作用的结果,而理应深入性灵层面来探寻意义。假如仅仅着眼于人的动物性层面,那么婚姻本身无疑会被取消。但是习俗的力量和现实文化历史早就表明人类社会并不是单纯的动物本能问题,我们只有在更进一步的领域里,在灿烂星空和道德律令的区域里,或许能找到婚姻的秘密。可是这些问题,哪怕对于康德这样的卓越头脑而言,都显得无比神秘。
  面对神秘怎么办呢?保持敬畏吧。现代文明的重要结果就是重视了人的力量和权责,却轻视了对神秘性的敬畏。一方面,我们可以看见人文精神的凸显,同时也看到我们文化中的敬畏心在不断削弱,仿佛这个世界总能够为人的理性所全面掌控。不过悖论是,恰恰是后现代文化,又不断强调理性自身的不可靠。在这对现代矛盾面前,我们文化里的婚姻显然成为了一个不断遭受质疑的问题。
  值得安慰的是,婚姻作为文化制度依然存留,只不过来来去去日趋脆弱。虽然我们每个人的权责都值得尊重,结婚和离婚的权力都理应受到法权的捍卫,但是我依旧愿意呼告的是,对婚姻的尊重实际上源自于对人类社会本身的敬畏心,让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依旧有一些稳定价值牢不可破,让我们信任人在交换价值之外仍有其本身的绝对性。不管这个绝对性来自哪里,但这是我们对世界的信念,而这一信念,也紧密关联着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意义。
  无论是结婚和离婚都值得祝福,除非哪一天,婚姻制度从人类世界消失了,那才是人类全面堕落的来临。好在这一天,看似还很遥远。


   尤雾 文学博士,专栏作家,从事文化分析和艺术批评写作。
  (编辑:禹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