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草蒙拾· // 漫栽木槿成篱落

来源:
调整字体
  木槿枝长而柔软,编篱不是像竹子那样砍来编成篱笆,而是密密地种成一排,枝条长成之后相互交叉成活篱


  文/蓝紫青灰
  “水绕陂田竹绕篱,榆钱落尽槿花稀。”这是北宋诗人浮休居士张舜民诗里的《村居》,两句诗写尽乡村风光。诗里的槿花乃是木槿花,这是乡土树种,最常见的植物,城市乡村,田间地头,宅前屋后,有空地就会有木槿,种得不多,三五株成一丛,多半是单瓣的,从夏天开始的6月下旬,可以一直开到8月的夏末,一天开一朵,朝开暮落。
  大概因为是夏天的原因,太阳曝晒,空气炙热,长夏苦暑,日子难熬,因此从古到今,人们对木槿花的易逝易谢并没有那么多的惆怅情绪,不像对着春花秋月,满目伤怀,写不完的伤春诗,填不完的挽春词。晋羊徽《木槿赋》曰:“有木槿之初荣,藻众林而间色。在青春而资气,逮中夏以呈饰。挹宵露以舒采,晖晨景而吸赩。”正是说的木槿花之青春朝气不颓丧,给人以欣欣向荣的感觉。
  木槿又名篱障花,枝条可编篱笆,用木槿编织的篱笆,有个专门名词,叫“槿篱”。木槿是丛生灌木,枝长而柔软,编篱不是像竹子那样砍来截短了编成篱笆,而是密密地种成一排,枝条长成之后相互交叉,编成活篱。
  夏天满篱绿叶,衬以红花朵朵,或紫蕊灼灼,或白花翩翩,好看煞人。两三年后便密密实实,风透不进,猫狗难钻,是农家最好的防盗措施。明代文震亨著《长物志》载曰:“木槿,花中最贱。编篱野岸,不妨间植,必称林园佳友,未之敢许也。”
  木槿的叶子和树皮可以洗头沐发,据说用了之后头发乌黑柔顺,去发屑止头痒,比飘柔海飞丝还有用。这个也是有出典的,《本草纲目》说它专治癣疮,木槿叶采下放在水里用力搓洗几下,就会揉出黏滑的汁液,汁液里含肥皂甙,正是去污涤垢的佳品。
  有的花谢了,乃在枝头上留着,“菊残犹有抱霜枝”, 花谢了不落,其实是很煞风景的一件事。是花都要谢,伤感也伤感不过来,只是在赏花时老是看见青枝绿叶间有枯干的花,难免心头不乐,才会引起伤逝之叹。譬如菊花、栀子,谢了的花留在枝头着实难看。而木槿则非,它开一朵谢一朵落一朵,枝上总是新花嫩蕊,植株看上去实在欣欣向荣,因此虽是朝开暮落,却让人看了不丧气,朝花夕拾,也青春勃发。
  木槿花早上是花,晚上坠落,日日黄昏,狼藉一地,如此佳物,变作泥土,何等可惜,采而为蔬,方不浪费。夏天是木槿花开的季节,如果屋前屋后正好有几株木槿,那么不妨在清晨采下将开未开的花苞,摘掉花萼,去掉花蕊,清洗干净,可以炒蛋,可以面拖油煎,佐小米绿豆粥,大佳。也可以和薄粥同滚。
  如今城里人煮饭,多用电饭锅,米汤不易得。但在许多地方的农村,还保留着用木甑做饭的传统。半熟的饭放在竹箅子上,再上锅蒸十分钟至熟。做出的饭,松软不黏,一粒一粒都开了花,吃惯了的人,会觉得电饭锅煮出的饭黏而不爽。那捞出米饭粒的大铁锅内,留下的就是米汤了。
  新煮好的米汤香糯爽滑,畅美难言。也可以加少许半熟的饭煮成粥,煮出的粥真是又滑又浓又黏又香,上面一层厚厚的米油,在吃木甑饭的人看来,这是最有营养的东西,是可以用来喂养婴儿的。用这种米汤或粥,加木槿花煮开,就是饭花汤,滑溜溜一大碗,吃时则加盐加糖都可以。
  这种做法,其实是古代炊煮方式的遗存,汉乐府《古诗十九首》里的《十五从军征》中“舂谷持作饭,采羹持作羹”自有其道理,这饭便是用甑子蒸熟的,留下的米汤加冬葵一滚,便是浓稠香滑的羹,用来下松软的米饭正好。四川人至今仍用米汤煮冬寒菜,正是古诗的余韵。在没有冬寒菜的夏季,可用木槿花代替。它们都是锦葵科的植物,性状相似。
  若是没吃过木槿花的朋友要问木槿花滋味如何,唔,你要是吃过木耳菜,就知道是什么样的口感了,滑、嫩,与木耳菜大致相仿。李时珍说过“木槿皮及花,并滑如葵”,这里的葵,便是指的冬葵、冬寒菜。


  蓝紫青灰 植物爱好者,已出版十多部长篇小说和散文集。
  (编辑:禹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