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杂思· // 被误解的效率

来源:
调整字体
  许多通常不被理解为有效率的事情,其实都很具效率;一些看似高效率的事情,其实无效率。例如“板凳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可能比一年写20篇论文有效率


  文/刘洪波
  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两类人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一类是技术家,一类是经济学家。对这两类人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不可以通过发展来解决。技术家认为技术发展可以解决任何技术困难,经济学家更厉害,经济发展不只足够解决经济问题,还足以解决任何社会问题。
  技术发展和经济发展可以为所有人带来好处,这是人人都能看到的事实。但技术发展和经济发展是否也可能带来坏处,恐怕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或者看到也认为不值得过虑,理性足以使坏处受到约束。
  科技疯子一门心思要搞出大成果,而不在乎造成怎样的危害,结果真的产生了灾难,这经常是科幻电影的故事框架,技术在那里成了人类的“大杀器”。如果说这种危险在过去还只是幻想的题材,近些年则现实得多,例如克隆技术运用受到严格的法律和道德控制,就是避免技术坏处的实例。
  经济方面,随着“增长的极限”的提出,发展可能带来不利结果,也开始得到正视。不过,这一正视并不足以让人真的警醒,很多人仍然相信GDP增加总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经济学有两个核心概念,一是效率,一是稀缺。稀缺产生交换价值,效率则是增加产出、减少稀缺,这就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一般理解,效率是与公平相对,效率优先就是通过减少稀缺,“把饼做大”,这样,公平就顺带实现了,分饼子的苦恼,总是小于没饼子可分的苦恼。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实属可疑,因为有饼子可分只是解决能不能分到的问题,不能解决分到的份额问题,而公平是一个与份额相关的事情。
  其实,即使从效率来看,经济学关注的效率,是否真的是效率,也是不无疑问的。一般理解,效率是单位时间的工作量,或者是指有效使用资源用以满足人们愿望和需要。时间在效率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因为惟有时间才使经济上所说价值能够被准确衡量。然而,这样理解的效率,究竟是否是效率呢?
  一个企业头领作出了决定,他希望下面的人立即去办,办得越快越好,这通常被理解为有效率。但如果这个决定是错的呢,争分夺秒的工作是有效率还是无效率,乃至负效率?过剩产品的高速度生产,终究也是无效率的。显然,“有效使用资源用以满足人们的愿望和需要”,比只管“单位时间的工作量”要好得多,它强调了资源的有效使用,但仍然不是没有问题,例如10个企业都在生产煤炭,每个企业都能够生产多少卖多少,市场一片红火,而且假设煤炭又迅速地发了电,从而使大家都得到好处,这是不是就算有效率了?还是未必,因为高速度的采挖可能使资源枯竭,可能使环境恶化,煤炭变成电能的热转换,以及电能使用可能都不太高效……在部分企业、行业的“有效率”,对整个社会来说,可能不仅没有好处,而且埋藏巨大的坏处。


  说到底,经济学所讲的效率,其实是“功率”。它强调的单位时间内做的功要大,而不是有用功与总功之间的关系。功率是与时间有关的,时间在功率的衡量中占绝对重要的位置。而效率,本质上不是一个时间概念,而是功的有用性的概念。经济学家说的效率,相当于物理学上所说的功率。而相当于物理学上所说的效率的,通常是由管理学来讲,即所谓“效能”。
  经济学将效率视为一个时间性的概念,而不是一个“有用性”概念,有其必然性。在一些经济学家那里,一切东西化约为货币形式表现的价值,商品或服务的价值不在于是否有用,而在于是否能够交换和结算,至于商品或服务是有好处的,没好处的,有坏处的,还是有用的、没用的,都不重要,不必考虑,善恶问题、美丑问题、真假问题,是其他学术去做的事情。而最短时间能够产出最多东西去交换,这就是经济上的“有用性”,因此,时间就成为顶级重要的事情,“时间就是金钱”则最为简明地表达了时间与资本之间的关系。
  除了经济学,还有哪门学问如此重视时间吗?没有。法学关心正义,正义有时很费时间,但无论多长时间,得到正义都是值得的。社会学关心平等,平等也往往是欲速则不达,但无论用多长时间去做,也是必要的。伦理学关心善,善也不总是及时报,善更多的是持续的理解或付出,基本与时间无关。
  从资源角度看,真正关心其“有效使用”的,不是经济学,而是生态学。生态学角度上,才需要对资源进行有效利用,减少废弃物,减少对资源出产地的损害,这往往要牺牲时间。经济学关心的则是怎样使资源最快地变成产品,最快地交换。在生态学看来,一年消费50套衣服,绝对是一种环境破坏的行为,增加了碳排放;而在经济学看来,一年消费50套衣服,加快了经济运行的速度,所有参与到链条中的人都获得了好处。
  我们有时需要在瞬间爆发出最大的力量,即做最大的功。抢险救灾就是一个要最大功率而非最大效率的事情,此时,“黄金时间”有最大的价值。但我们并不总是认为事情非得急匆匆,总要在单位时间里做出最大的功来。有时,短时间内获得最多,则不是我们的首选,例如排队购买一场音乐会的紧俏门票,例如欣赏一场精彩的球赛并希望它打加时、互罚点球。在与心仪的人约会时,我们不在意等待时间长一点,在创作一部好作品时我们相信慢工出细活。这些事情,不符合我们通常所说的“效率”,其实它们都是有效率的,只是我们通常理解的“效率”,采用的是经济学概念,而经济学的效率概念,只是“功率”罢了。
  效率不是由时间快慢衡量的,而是由“有用功”衡量的。从这一点来看,许多通常不被理解为有效率的事情,其实都很具效率;一些看似高效率的事情,其实无效率。例如“板凳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可能比一年写20篇论文有效率,“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可能比“赚快钱”有效率。
  刘洪波 湖北仙桃人。长江日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绿水青山
  
  (编辑:禹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