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西渐·// 看俺这青龙偃月刀

来源:
调整字体
  文/蔡小容


  《三国演义》连环画
  但凡有人问我该买什么连环画书入门,我总是说:“上美社《三国演义》,不由分说先买一套。”《三国演义》连环画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镇社之宝。这套书初版于1956–1964年间,全套60册,7000多幅图,画家阵容来自沪上“连环画一百单八将”,绘画之始先由刘锡永、徐正平、陈光镒、凌涛、卢汶五位画家设计出人物造型,十余位资深编辑撰写文字脚本;装帧方面,由程十发、刘旦宅、赵宏本等国画大家彩绘封面,贺天健先生题写书名,都冰如先生篆刻图章。整套书改编精当,绘制精良,画风统一,装帧考究,半个世纪以来总印数已达2亿多册,且在不断再版中。
  这书每家每户都该置一套作为基本藏书。我这些年,有时专门安排时间看它,每天看一两册,或是做正事的间隙看一两册调剂。但我还是没看熟,60册书看到后面忘了前面,打散了看,更是看得凌乱。这书需要童子功,如果我小时候就喜欢上它就好了,按小时候的记性和闲暇早就内化了它,现在我还在等着慢慢把它看至熟极而流、贯穿始终。
  2013年它出了法文版,精缩为30册,首印3500套,每套89欧元,多个法语国家同步上市,法国国家图书中心专门举行研讨会。关羽的画像占据了法文报纸的大幅版面,整版评介;宣传片也非常好看,辕门射戟、过关斩将、舌战群儒、长坂坡,图片配着音乐,扣人心弦。好,这下普及到欧洲了,然而——不,原来《三国》早就在欧美大热了。
  《三国演义》的英文版有数十种版本。“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简写为中文书名首字母:SGYY。关羽是Guan Yu,曹操是Cao Cao,诸葛亮是Kong Ming。魏是Wei,蜀是Shu,吴是Wu。早在2003年,欧美的三国迷们就建了一个Kong Ming BBS,帖子点击量都接近十万或超出:“《三国演义》纪年表”“《三国》地图及阐释”“《三国》小说与历史之异同”……而近年覆盖面最大的,当数游戏。游戏横扫千军,对我却是盲区,所以我不知道他们在玩三国。《全面战争:三国》,英国Creative Assembly公司开发,正式发售之前You Tube上预告片的播放量已直冲300万。罗贯中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预告片说:“The Empire, long divided, must unite”;用户留言说:“My wallet, long united, must divide”——我的钱包,合久必分!
  熟谙游戏,在网络上玩转天下的人来描述这些三国迷的所为是最恰当的:“老外们对这款游戏的热爱,超乎了我的想象。他们为了更快地完成统一霸业,开始挑灯夜战,恶补三国剧情,自发去油管学习三国历史,准备弯道超车。You Tube上的极简三国史视频,刚出一个月播放量已经458万了。”我在这里,捧着精工细作的老版小人书慢酌细品;他们在网上,日行千里,并亲身参与,创造虚幻历史。
  罗贯中在六百年前写的这部小说,居然与当下有如此的契合。它本来就像一局棋,故而适合制作成游戏,正如《三国演义》连环画也是我的玩具。亚马逊上可以买到关羽的玉佩和铜像,铜像的价格是63.99美元包邮,用户评论:“符合描述,超爱!跟我的梳妆台非常搭”,看来购买的是女士。男士则买青龙偃月刀,买了自然要摆架势拍照发推特:“我的最新武器,关刀,或者偃月刀。它让我自我感觉像关羽。要名副其实,我必须操练!”附加标签:“关羽”“战神”“刀”“剑”“武术”“武器”“武士”“中国”。大伙儿看到都说好:“嗯,不错,我也要一把!”武术训练班多的是,教练号令,众好汉把大刀舞得寒光凛凛,如蟠龙绕身。这些金头发棕头发长辫子波浪卷的白人黑人,背着把青龙偃月刀在纽约的街区行走,在中央公园的草坪上设擂,关公战秦琼,大刀对双戟。他们甚至可以买马!
  有一位叫Brian Lanning的读者,读《三国演义》到第七十六回“走麦城”,难以置信,悲伤难抑,写了一篇《英雄之死》的文章。世上尽人皆知的伟大英雄竟会死在一群小人物手里!“我的想象被冲走了。我在想关于我的生活,关于我的一切。什么也没想到。一个黑色的虚空,把我曾经所有的幻想和伟大的抱负,都取代了。这太不能接受了。在过去的三周里,我的想象一直在奔流,我所想到的或希望的一切都是狂野而史诗般的……”
  关羽就在他们的生活中。新年来临,雪地里花园中,立着一座红袍白须的关羽雕像。


  蔡小容
  蔡小容 武汉大学外语学院教授,兼事写作,著有《小麦的小人书》《小麦的穗》《她从聊斋来》《探花赶考录》《日居月诸》等。【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