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影事·//《风平浪静的闲暇》: 一部讨好者的心理书

来源:
调整字体
  文/陈陌


  日剧《风平浪静的闲暇》
  害怕被人讨厌,于是回答别人每个问题前,都要谨慎思考怎样才能不破坏气氛。明明以节俭为爱好,但同事开口邀请出门吃饭,就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便当,装出笑脸一起同行。从来不敢说不。最害怕的事是被人讨厌。内心住着一个严苛的上帝,时刻都在检视自己:你做得足够好吗?
  这就是最近高分日剧《风平浪静的闲暇》中主人公的生活。
  去年,因为作家蒋方舟在一档节目中披露类似心境,“讨好型人格”这个词开始迅速传播。她说谈恋爱时,她都不敢吵架,和对方竞争着当礼貌标兵。许多年轻人在社交网络上表示共鸣:我也是我也是。
  虽然心理学家出来解释:讨好是一种表象一种策略,并不至于烙印到人格层面,但还是很多人感慨“小心翼翼”简直就是自己的人生底色。
  以心理学的视角观之,会用讨好型策略生活的人,多半童年记忆里都有严苛挑剔的权威,孩子为了获得安全的生活环境,自然发展出察言观色的技巧,然后将它扩展到各种社交场合里,应对各种人际关系。
  讨好作为策略,未必无用,与很多人时刻用“斗士”的姿态应对难题相比,很难简单评价效用。但讨好型人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往往固执、单一地依赖这种策略,并将自身价值感寄托在他人的评价之上。无论坐卧行走,都仿佛在答一张“我是好人”的卷子,乞求身边的人评分,活到30岁,依然没试过做自己人生的真正主人。
  剧中主人公的醒悟是在“讨好能换来美好世界”的幻梦破碎时。她在替同事加班时,无意间看到同事们对她的评价“绝对不要做这样的人”,而视作生活重心的男友也私下对朋友否决了他们的关系。
  费尽心机讨好得来的生活,原来只是表象。她崩溃了。躺在病房里,却连一条慰问短信都没收到,她决定告别小心翼翼的荒诞生活。辞掉工作、删掉社交软件、剪去小心呵护的长发、搬去郊区,抛弃过往的习惯,开始一段重新寻找自我之旅。
  寻找自我之旅,第一站遇到的是自由,第二站则是自己的坏。
  讨好者并非只有女主角大岛开始表现出来的那个柔弱胆怯的A面,还有被深藏在心底,不那么好的B面。
  剧中,大岛的男友我闻,是比大岛更熟稔、社会化程度更高的讨好者,表面上看他应付客户、同学、家人都从容有余,但他内心其实积攒着无尽的委屈和愤怒,结果都用恶言恶语倾泻在比他更弱小的伴侣身上。他嘲笑女友寒酸、无趣、谨小慎微,甚至在分手后,还特意跑去郊区,找她的新家,告诉她:你不可能改变。
  善行未必出自善念,但恶行背后往往是恐惧。
  对女友表达完恶意之后,这位恶人又痛哭着独自踏上回程。高傲凶恶的面具下,同样也是一个发抖着的、恐惧着的孩子。痛恨讨好,又习惯性讨好。厌弃讨好时的自己,又怜惜不得不讨好的自己,这样复杂分裂的感受时时都在折磨讨好者们。
  走出讨好者旧模式的禁锢,所需不是一次逃离一句狠话,新世界的大门开在勇敢的墙上,当你什么时候能面对自我的弱小,也能面对自己身上那些不那么好的地方时,你就能在这人性的弱处,找到力量。
  大岛终于有一次能用语言狠狠反击了跋扈的旧同事,也因此发现了自己的阴暗面——在某一个层面上,她与势利的她们并无二致。讨好的行为,不过是一次验证自身价值的投机。
  日剧有一种春风化雨的气质,再深沉的题材,镜头里都是清淡直接、波澜不惊的生活剪影。大篇幅日常生活图景、舒缓的故事节奏、自然浅淡的人际冲突,为角色的心理留出足够的呈现空间。周遭的喧嚣淡下去,人物的选择就能浮出表面。
  人生固然有那些身不由己的时刻,但决定整体流向与流速的,终究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陈陌
  陈陌 专栏作者,影评人。【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