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草木魂· //荆钗之妻,不可方思

来源:
调整字体
  文/韩育生


  黄荆
  周南·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曾经有过命运般的相遇,后来又分别了。与心中所爱,相隔了千山万水,想象与思念的煎熬便开始撕扯人心。终于踏上征途,去寻找挚爱,路上即便艰难险阻,铺满荆棘,又能怎么样呢?
  不管怎样的荆棘之路,都不能阻挡我的脚步,滔滔的江水也无法隔开,她身影曾经浮现的心河,有过她声音浪花拍打的涯岸,在每个夜晚的梦中声声呼唤。
  世上无法忘怀的相遇究竟会是什么样子?不管时间、地点怎么变,爱情故事拉开的序幕将心门打开的片刻都是相同的。爱之一字,其中动人处,总有琴瑟之音的纠缠,两颗心灵琴弦的颤抖里,恍惚、徘徊、思念、痛苦如照澈时光的明镜,镜面上照出的容颜,永难消逝。即便道路有多么艰难,心底渴慕重逢的意志总会带着我们重新上路。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其中所描述的,正是这场爱情大戏中可见的周时农耕文明中人们生活的场景,其中的“楚”,正是江汉荆楚之地上最为平常的草木黄荆。那黄荆的枝条,从大自然的时空里跳出来,成了默默见证一份不老爱情的证明。
  渴慕的情景,让眼睛所见和心灵所思,在一个男子的心上掀起滔天巨浪,他不再是一个只凭蛮力和莽撞做事的人,他被一个女子的倩影化作的醇酒饮得沉醉。此刻,他心头的火焰正灼烧着心房,他要把时空远山河流深处遮挡幻影的幕布一把撕下。他明明知道,一时燃起的激情,“不可泳思”,可心灵深处却有另一个声音在说,“不可方思”。
  真希望世界永远都是一片广阔无边的平原,山峦起伏,波澜荡漾,天地江湖怎么会风平浪静。遍布山野的荆条,阻隔人心抵达爱意的阻力,就像社会关系中的血弩、死灵、权谋、欲望的纠缠。但也正是这样的荆棘之路,刺激着人心,磨砺着意志,证明心中的那份爱是不是真的值得?
  命运的纹理如何,没人知道。当一份爱的不舍驻扎在心里,总会生出脚步的追赶,恋与爱的求索,反而像是对命运的抗争。谁能知道,这抗争的努力,不是顺从于命运的安排呢!
  能将真诚的心意与爱的期望作为互换之物的楚,是大自然里什么样的植物?多隆阿《毛诗多识》讲述的最为详细:“楚,小木。《郑笺》《孔疏》释楚皆是也。《说文》云:楚,丛木也,一曰荆。盖楚即荆,荆有数种。惟牡荆名楚,亦名黄荆,无大木,惟丛生长条耳。李时珍《本草纲目》云:古者刑杖用荆,故荆从刑。其生成,丛而疏爽,故又谓之楚。从林以丛生,从疋以疏爽,疋即疏字。苏颂《本草图经》说:荆有青、赤二种,青者为荆,赤者为楛(hù),嫩条皆可为筐筥(jǔ)。古者贫妇以荆为钗,即此二物也。荆为薪木,关左有二种,俱长条,高者七八尺。其以叶微圆,花紫色,枝条柔细,皮色赤黄,可编盛物器具者,俗名紫条。其一皮黑叶碧,叶有岐杈,花紫实黑者,俗名铁荆条。紫条为楛类。铁荆条即楚类。”
  《汉书·郊祀志》载,牡荆还可做祭祀时的幡竿。陶隐居《登真隐诀》云“荆木之叶华,通神见鬼精”。可知牡荆还是古代祭祀活动中的一种通灵之木。《史记》所载廉颇“负荆请罪”的荆,为古时荆杖一类的刑具,来做个人的责罚。裴渊《广州记》载“荆有三种,金荆可作枕,紫荆可作床,白荆可作履”。可见荆的种类多样。
  由此可见,楚即为牡荆,牡荆又名黄荆。现代植物分类学中,将牡荆当做黄荆的变种。中国古代的植物鉴别分类不可能做到像今天这样精细。古人所谓牡荆,可能也是黄荆。
  黄荆是马鞭草科牡荆属落叶灌木或小乔木。黄荆的细枝可编制器具,老枝可做柴薪,茎皮纤维可造纸和制作人造棉,开花时是优良的蜜源植物。整株均可入药,枝条、干叶可熏烟驱蚊。古代贫家女子去枝制作发钗,因此常用荆钗指发妻。那个不下堂的糟糠之妻,只有那个男人知道,有一首《汉广》之诗,曾是为她书写的。


  韩育生
  韩育生 作家,著有《西北草木记》《采采卷耳》《给孩子的神奇动物园》《给孩子的神奇植物园》等书。【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