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钟吗,不拨

2019-11-19 15:24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刘洪波 湖北仙桃人。长江日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长江网讯 “夏时制”,应算是现代最大规模的时间规划尝试。

  人类的时间安排,有的来自自然,如夜伏昼出、春耕秋收;有些来自人为,如历法和星期,是古代发明,沿用至今。时分秒的计时制,和时间协调的时区制,则成熟于工业革命。

  这些都只是标记和划分时间,夏时制不同,是要有目的地使用时间。夏天昼长夜短,为人们有效利用太阳光线提供了可能。夏时制,被称为日光节约时制,在夏天把时钟前拨一小时,能使自然天光得到有效利用,如果一个人在早上7点起床,实际上是在6点就起来了,夏天此时天已大亮,无须照明;而他在晚上9点睡觉,那么他实际上是在8点睡下,可以少照明一个小时。

  传统作息向来靠太阳导引而非钟点,现代社会才靠钟点管理,夏时制是在钟点管理之后又按日出时间来调整作息,算是现代时间管理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某种回归。世界上多数国家和地区曾经采用夏时制进行时间管理,例如美国,大多数州都采用夏时制。但现在看来,更多的地方已不再青睐夏时制。在中国,夏时制只在1986年开始运行了6年。去年欧盟28国调查,640万人中84%希望取消夏时制的做法,今年3月底欧洲议会以410票支持和192票反对,表决通过了取消冬、夏令时转换制的指令草案。

  简单拨一下时钟,就可以节约能源,为什么还会不被接受呢?社会系统是复杂的,不只是怎样节省能源而已。例如,人们习惯于中午12点正好是太阳当头照,而不习惯钟表指示12点时太阳还在东方。例如,人们希望黑夜降临一段时间后才睡觉,而不是天刚一黑就睡觉,这不是钟表说现在晚上9点能解决的。例如人体生物钟可能不适应钟表调来调去。例如,人们的作息节奏可能在每年调钟时被打乱,让人赶不上点去搭飞机。对整个社会来说,夏时制可能每年都规律性地产生时间控制打乱仗。在国际上,各国夏时制起始时间不一,使人难以换算各地时间。节省点灯照明的能源,相比于夏时制造成的问题,未必划算。

  对中国来说,还有一些现实问题。中国实行的单一时区管理,统一采用的是东八区标准时间,这就是“北京时间”。而中国幅员广阔,横跨了5个时区,使用夏时制,相当于采用东九区的时间,使钟表时间与实际时间的差别拉大到了6个小时,钟表指示早上7点时,西边实际上是在凌晨1点,而钟表指示晚上9点时,西边实际还在下午3点,增大人们安排作息的困扰。还有我国南北气候差异大,夏天南方因日照升温,人们也按钟点所示提前一个小时安睡。再加上人口规模巨大,有的住在城市,有的住处分散而僻远,人们的文化水平差异也很大,为了执行夏时制,势必要很多的协调、宣传去使人周知,相当于每年要进行两次社会大动员,成本也是不低的。

  当然,如果人们的能源危机意识已经强大到大限将至的地步,夏时制的推行可能又容易得多。但如所共见,就像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全球共识都难以达成,美国还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何况现在人们对能源危机的认识程度还要低得多。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的阴影似乎已经飘过了,新能源技术、节能技术,以及能源开发的进展,使人们有很大信心,不必通过夏时制之类的时间安排来解决问题。

  夜经济的兴起,表明夜晚的时间不单单属于睡眠,而且属于生活和生产。灯光秀的出现,表明能源还足以支撑人们照亮夜晚的需要。夜晚不再是一种时间上的“被动”,而是现代社会一种可供主动规划的时间资源。现代工厂把夜晚变成了与白天一样的生产时间。电的发明以及照明技术,使夜晚得以与白天一样明亮,从而使现代社会出现了“人工昼夜”。机械化养鸡场为鸡多产蛋而调控灯光与温度,现代百货公司、演艺机构、娱乐场所都是用人工而非用自然光线进行控制。

  换言之,现代社会已经有能力生产出自己的白天和夜晚。在一些场境下,地球到底是白天还是夜晚已居于第二位,而第一位的是人们需要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当大型商场需要把人留在它里面时,它就会使店堂内不容易找到出入口,完全采用人工照明、人工温度,使人流连忘返,忘掉了时间和寒暑。当演出需要光影迷离的效果时,娱乐厅也不分昼夜,一律厚帘遮蔽,根据舞台需要制造出白天或者夜晚。

  现代社会借助技术还重新塑造了人类行为。过去人们“日暮途穷”,必须要快快找到地方安顿下来,这既是恢复体力的需要,也是安全的需要,因为夜晚在外,会发生什么事情,难以逆料。而现代都市以“夜生活”为特征,夜色降下来,人就开始兴奋,消费上场,人不疲累不合眼,营养充足让人有燃烧不完的卡路里。怎样把夜变得更长,从而使消费这种既让商家、厂家钟意,又让一般社会成员乐意的活动持续,才更像是问题。

  有研究表明,夏时制对人体健康产生了影响,每年夏时制转换之时,车祸会一定程度上升,心脏疾病发生几率提高,睡觉规律受到破坏更普遍。但也有研究说,夏时制增加了人们户外运动。但现代社会里,人们的行为其实与科学、健康等等都是关系不大的,“健康的生活方式”并不见得受推崇,各种兴趣爱好所导致的“成瘾性”都不见得合乎科学、健康的标准,人们实际上更多根据自己的方便、习惯和欲望在选择,如果人们不选择夏时制,理由不会比节约能源这个理由差,就像把时间分配给手机,理由不会比分配给书本理由少。

  夏时制作为一种制度性的时间安排,是20世纪的产物。在20世纪它走过了从动议、设计、实施到极盛的路程。随着欧盟取消夏时制指令,夏时制阵营会更小。现在,美国和欧洲有一种意见,认为可以将实行“永久夏时制”,不再每年调两次钟,这固然有利于夏季节约日光,但冬季天不亮就要去上班,多少人愿意?夏时制看起来就是拨个钟的事情,实际上并不那么容易做到,时间的传统是人类最牢固的传统之一。

  文/刘洪波

  【编辑:戴容】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