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得永久的爱与悔

2012-09-20 14:16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周大新,当代著名作家。代表作《湖光山色》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作者:周大新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08月

(武汉晚报)《安魂》是周大新献给英年早逝的独生子周宁的一份礼物。周宁于2008年因病去世,其后作者就开始了《安魂》的创作,历时三年终于完成后又几易其稿。全文呈对话体,基本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回忆儿子从出生成长、发病治病以至去世的过程;后一部分则想象了儿子去世后在天堂的所见所闻所想,并在其中融入了作者自身对人生和人性的思考与分析。这是儿子逝去后,一对父子坦诚而揪心的交谈,“父亲在对话中回视自己的人生,发出痛彻心肺的忏悔;儿子在对话中细说自己对死亡的体验。真实和虚构交错,当下的无奈和想象中的极乐互现,既让人感到沉重,又使人获得解脱。”

》》访谈

    问:你是在怎样的状态下花三年的时间创作这部作品?
    答:2008年我痛失爱子周宁,从此之后我的生活陷入了非常黑暗的时期,三年前开始创作《安魂》这部作品,最早肯定想自我的疗伤,但是这三年以来,在这种痛苦的过程中安慰自己,同时也是一个思索,反思,超越升华的过程。我希望唤起对生命的这种思考,现在我们国家有近百万的失独家庭,也唤起对他们的关爱。    
    问:说《安魂》是小说,还不如说它是一部父子的诚恳的对话集,一部父子的情感史,我觉得作品是由两个部分构成,前半部分是一个非虚构,主要是写父亲的忏悔,为什么要忏悔呢?
    答:过去中国讲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在,但是《安魂》里面写的恰恰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大家知道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要面对这个事情,我想到儿子的时候,首先在忏悔,我书中用词最多的是“我后悔呀”,比如后悔逼着孩子去读研究生,望子成龙是家长的希望,我希望当孩子说他是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我作为父亲感到非常骄傲,这里有虚荣的心理,也有父亲培养孩子的期待吧,但是孩子的身体事实上已经发现不适,儿子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去读研究生了,他和一个女孩子相爱,我们夫妇很高兴,我到了西安大学里面去看孩子的女朋友,看了这个女朋友之后,非常失望,对那个孩子很冷淡,我这是用小说看待儿媳妇的方式,来对待儿子现实中的恋爱。我觉得这种非常诚恳的发自内心的东西,就是忏悔。    
    问:这里面还有一个父子交流的问题。
    答:对。这本书其实也是父子之间的情感交流史。大家知道,在中国父亲跟儿子的交流变得很困难,父子总是一个反抗、教训、对立的关系,不像母子,母子是天下最为让人向往,让人怀念,让人感怀的关系,父子的关系很难处理。但是孩子生病之后,有一天给他过去的女朋友打电话,说假如咱俩继续恋爱的话,我生了重病,你会抛弃我吗?他这个前女朋友已经结婚了?她说,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你需要我过去,我现在就过去。说到这儿的时候,他是当着我讲的,事实上孩子还在抱怨我对这件事的态度。类似这样的一种交流,会使父子之间的关系和情感增加一些理解,我也很奇怪,我是作家,是知识分子,但对孩子表现在很多方面是很粗暴的,特别在恋爱方面,都有恋爱史,现在我觉得这个痛苦感同身受。    
    问:这本书写完后,您对生命有了一个什么新的感悟?
    答:我认识的人中,中年丧子的作家恐怕只有我,那么这个题材也只有我来写。我感觉到儿子周宁在这部书的书写中正在逐渐的复活,复生。儿子生病期间,我非常害怕过长假,五一,十一,春节,因为一到长假,大夫就要离开医院,没法跟大夫沟通儿子的病情。儿子从一开始知道得了这个病,到临终的时候,表现得非常镇定。儿子没有多少生活经历,也没有多少工作经历,谈过一次恋爱,还被我粗暴地打断了。但我看到他脸上一点痛苦都没有了,很平静,当儿子知道了最后诊断结果,问我怎么样,我说还可以,这个时候他就知道了一丝希望都完了,他说爸你吃饭吧。我有时候开玩笑说我有两个哲学,一个哲学是活着吧,一个哲学是爱谁谁。我们现在还活着已经很好了。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