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作家刀尔登:荷戟独彷徨

2012-10-09 08:3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并非软文

  这一期,我很愿意向读者推荐刀尔登的作品。我并没有在任何出版社兼差,所以不用担心我是在写“软文”。要在这里推荐,原因说来简单,因为那是好书。

  什么是好书什么是坏书;什么样的书读完像吃了一顿饱饭,什么样的书读了会让你患肠胃病;什么样的书让人具备清醒的头脑、健全的心智,什么样的书则相反……我不知道在古代怎么样,在工业印刷能力远远超过人接受信息能力、书籍出版速度远远超过阅读速度的现代,这都成为了问题。

  看过一个国外作家的一段话,大意是,阅读的敌人不是不阅读,而是坏的阅读。刀尔登的作品,许多是写历史,就历史而言,好阅读的一个底线,我想应该是诚实。充满欺骗与谎言的,那一定是坏东西。

  这一期,我还想向读者推荐译见版的《国家治理术》,储建国先生和黄波先生的专栏,以及张以庆先生在读书会上的讲述。

  国家治理是一个世界问题,并不是中国独有。从古至今,人们都在思考国家治理问题。法国哲学家福柯告诉人们,不要只看国家治理的法律、规范等文书或理论系统,而要看治理的实践,进入到政治的微观运作层面。以此再去看国家治理,可能会有不同的视角和认识。

  储建国先生的专栏写农村与城市大学生的某种“不平等”。我理解这可能触及到了中国当今社会的一个基本问题:公平。做大蛋糕可以自动解决公平问题吗?好像不能。如果大家都同意政治激进主义不应是排在第一顺位的选项,那么解决公平问题就显得急迫了。

  黄波先生的专栏写了两位知识分子的悲苦“困境”。我们不妨追问一下,为什么要写悔罪书,思想为什么要改造,那段历史上的许多人是怎样被逼入精神痛苦和内心煎熬的境地的?

  张以庆先生是纪录片导演,我津津有味地看完了他的讲述。他还说到,我们这个民族现在缺少内心的宁静,一切在焦虑、慌乱、恐惧、不安全中。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这大概不只是因为现代社会的节奏太快而已。文/刘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