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颜氏家训》国学大家唐翼明的家教经

2012-11-12 10:1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讯图为:文化沙龙现场

  图为:唐教授的讲解深入浅出

(武汉晨报 记者郑志方实习生周密图/本报记者刘蔚丹实习生王书雨)11月9日下午,本报与湖北省孔子学术研究会联合推出的“喜庆十八大·荆楚名家行”系列活动的第四站,走进百步亭社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唐翼明通过解读《颜氏家训》,结合自身经历和身边的故事,作了一场“当代孩子家教”的精彩讲座。记者看到,唐翼明谈到自己12岁考上初中后,独自一人跟随小商贩奔跑110里路找学校的经历时,现场不少听众为他的苦难求学路而流下眼泪。

  痛心:学生路遇老师视若无睹

  谈到当今家庭教育缺失的问题,唐翼明回忆起自己在武汉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但对老师非常尊重。全班虽然只有8个人,但上课时仍由班长统一喊“起立”,大家一起向老师鞠躬,然后非常认真地听讲。“现在的大学生,迟到了半节课从来不打报告,‘起立’、‘鞠躬’一样都没有,在路上看见老师也视若无睹,大学生在礼仪上,简直一代不如一代!”唐翼明为此十分痛心。

  唐翼明说,社会上有个现象很值得我们关注,人才总是会集中在一个家族里。如江苏无锡的钱氏家族出了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著名的人文学者钱钟书、国学家钱基博以及钱永健、钱伟长、钱三强等精英。这其中,固然有遗传因子的因素,但在很大程度上是家庭教育的问题,是这些家族家教好的原因。唐翼明非常推崇《颜氏家训》,在中国的家庭教育系统中,《颜氏家训》是最早、最系统也是写得最好的一部治家格言。

  直言:陪读,就是认为孩子没用

  唐翼明为听众解读了《颜氏家训》提出的一些家教原则。第一原则就是要趁早,对孩子的教育越早越好,这与当今流行的“胎教”做法不谋而合。“孩子还小呢,不懂事,等他上学再说!”这些话实际上会害了孩子。另一原则就是从严。今天的孩子都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呵护太多,严格教育太少。“在我看来,从没有见过从严而教坏的学生,而被宠爱教坏的孩子却太多。譬如现在的孩子,每天上下学都有父母接送;上个大学,父母要扛着行李陪着去报到,甚至连寝室的床都铺好了;有的妈妈不放心,还在旁边租个房子,美其名曰‘陪读’,有这个必要吗?你去接孩子、陪读,就是不相信他,就是认为他没用!”

  为此,唐翼明谈到了自己的经历。唐翼明小时候放过牛、砍过猪草,但喜欢学习,他作为乡里唯一一个考上初中的孩子,临开学了,却连学校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无奈,只好起了个大早,坐在路边,等着去城里的小商贩,跟在人家后面跑,直跑得两个鼻孔流血,“当时我只有12岁,但我硬是跑完了110里的路程,找到这个中学,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谈到这里,现场听众唏嘘不已,不少人悄悄抹泪。

  建议:母亲对子女一定要严

  针对传统“严父慈母”的观念,唐翼明反而主张“慈父严母”,并指出,做母亲的,与子女有着天然的关系,母亲的严厉不会让孩子恨她,而母亲的慈爱却很有可能转变为溺爱;做父亲的,因扮演着传统的“严父”角色,常常板着脸,又整天在外忙碌,在恨铁不成钢时,会与子女产生沟通不良、产生代沟的问题,很容易产生隔阂。唐翼明以很多“严母”教出来的古代伟人佐证,如抗金名将岳飞的母亲居然在自己儿子的背后用针刺下了“精忠报国”四个字;欧阳修的母亲一向严厉,用芦苇当做笔教儿写字;胡适之母在他犯错的时候,就让他跪在床前,一跪就是几个钟头,胡适在后来成为一个学问好、品德好的大家,同时也非常孝顺。

  讲座结束后,现场的听众纷纷涌上讲台,请唐翼明签名、与其合影。宋爷爷激动地说:“唐老师讲到我们的心坎里去了。现在的孩子太娇惯,吃苦精神和奋斗精神都远远不如我们那一代!”百步亭社区的刘小姐则表示,自己要反思自己的行为,决定不再接送儿子上学,培养儿子独立的精神。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