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海底捞月》导演陈立华:将是文化传承

2012-11-17 09:41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武汉晨报 记者梅冬妮)武汉市说唱团的年度贺岁大戏《海底捞月》开创了演艺市场的先河,将首演权成功拍卖。和武汉观众相约六年,年年都要在方言喜剧的笑声中迎接新年,似乎已经成了江城民众的一种文化消费习惯。今年的《海底捞月》也不例外,而一年比一年成绩好、影响大。来自台湾的导演陈立华作为“外援”加入团队,多次与武汉说唱团合作的他前日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因为用方言出演,不少已经被当代武汉人遗忘的俚语都将密集地出现在该剧中。陈立华提起这些极具武汉特色的东西表现出兴奋,他深信“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陈导说这是文化传承的一个大工程。

  记者:剧中呈现了哪些那个时代独有的事物?

  陈立华:比如靖江牌热水瓶,非常多的名词、人事地物等。这不仅仅是欣赏表演艺术,而是为江城老百姓留下非物质文化遗产。

  记者:这里面有没有在剧里是一个重要的包袱或者道具?

  陈立华:非常多。我们有一整场专门在讲这种名词,这种不存在了的东西。比如双喜牌、高脚痰盂,这些名词我们遗忘已久,但是这些名词我们在短短的5~6分钟里呈现20多个,这对观众的冲击可以立刻感受到,而且那些语词、用法都是现在没有的。

  记者:有些方言已经消失了,对于年轻的武汉孩子,他们对武汉方言不是很了解怎么办?

  陈立华:越是地方化的越是国际的。我在台湾山地部落做影片拍摄也发现这种情况,一些年轻人觉得传统的流失没什么可惜,他们追求的是跟大家一致的城市的东西。但是恰恰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有多珍贵多荣耀,可以从里面得到多高的自尊,必须要给予他们,他们才会发现这个是他应该珍惜的。这个是文化传承的一个大的工程。

  记者:跟去年的《一枪拍案惊奇》比,这部剧有什么不同,水准如何?

  陈立华:通过内部联排,专家学者看完后都一致肯定超越“一枪”。“一枪”是以西方戏剧结构划分,是一个压缩型集中型戏剧结构。今年做的是一个延展性戏剧结构。“一枪”是将二十四小时或者十二个小时发生的事情搬上舞台,这个是跨越60年不断细数过往的一部剧。每一场相隔十年,还有过场,一共六段。

  记者:之前“一枪”改成普通话在全国巡演,这个剧巡演会不会困难?

  陈立华:这个更难,这个方方面面都比“一枪”来的丰富,比如我们刚刚提到五分钟内提了20多个武汉特有名词,如果不是武汉人是不能领略的,这部戏不是给你沟通戏剧故事,而是给你沟通历史,他是在回顾历史观,其他地方的观众很难找到历史的共鸣点。

  记者:与武汉说唱团合作了三部剧,有哪些收获?

  陈立华:文化的传承是一棒接一棒,这个大方向没有止境,一直做下去,等到下一辈90后的人进入说唱团,这个棒子还要交到他们手上,你问收获在哪里?收获没有终点,一直在前进。

  记者:下一步创作有更大的挑战怎么办?

  陈立华: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但不能放弃,大家挠头皮也要进行下去,排练时拿着剧本发呆,不晓得怎么办,但是不放弃,我们尽力做到最好。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