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欢:大武汉大在“和”与“诚”

2012-12-18 08:5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 记者余晓春实习生许馨尹陈思君)

  “爱上层楼”读书会真人图书馆第41期

  时而京腔汉调,时而吴侬软语;台上妙语连珠,台下笑声朗朗……上周六,幽默大师何祚欢做客本报“爱上层楼”读书会,在硚口区发展社区与近千名书友品读文化武汉,讲述硚口历史。读书会上,硚口区委宣传部、发展社区居委会、中民置业公司组织书友积极互动,现场抽奖赠送全年长江日报和何祚欢新书,场面热烈火爆。

  以下为何祚欢讲述实录:

  记者张宁摄

  四大名镇汉口为首,硚口是大汉口之根

  四大名镇汉口为首,硚口是大汉口之根

  我今年出了一部新书《大武汉记忆》,上下册。该书对武汉的历史文化、商海沉浮、传奇人物等都作了详尽的记录。我今天讲的,您家们都可在书中找到。

  先说说硚口为什么是大汉口之根。康熙末年,中国就有四大名镇的说法了:湖北的汉口镇、河南的朱仙镇、江西的景德镇、广东的佛山镇。那个时候上海、广州还没有发达。四大名镇以汉口为首,为何?因为经济。而且汉口具有外向特色,那三个镇都是做手工业的,只晓得低着脑袋做,做完了把成品给周围做生意的人拿出去卖,所以叫“货到地头死”。那时,出产地的东西在当地是不值钱的,景德镇的瓷器不值钱,佛山的瓷器也不值钱,必须拿出去卖。汉口不一样,汉口就是个做生意的平台,是个商业镇,后来发展为商业都会,能够容天下的货物,容天下的人才,同时货通天下。这就为后来汉口打开门户带来了极大的方便。那么硚口这个地方,在汉口的地位可以说是太重要了。

  1949年以前,硚口有5条街,叫5街并行。都是由东到西平行走,从南到北的并着列。正当中的是汉正街,8华里长,上起硚口下到集家嘴。最南边靠着汉水的是沿河大道,它的热闹起点在硚口,沿长江接沿江大道了。在沿河大道和汉正街当中还夹着一条街,叫汉水街,起于硚口止于集家嘴。再往北边去就是长堤街,后湖长堤,起于硚口止于堤口。后来由于修建三民路做铜人像,就把长堤街切断了,三民路以下到堤口的叫东堤街。长堤街到汉正街中间还夹着一条街,叫大夹街。从大夹街顺着往上走到利济路还有一条街叫三曙街。这5条街并行基本都是起于硚口的。

  还要说一条街,就是1864年修建的汉口城。汉口城从硚口起,沿着现在的中山大道顺着修的,一直修到现在的一元路,到长江那儿合上去了。为什么武汉地名中有循礼门什么的,很简单,那就是当初的城门。有8个城门。硚口是起手的门,叫玉带门。因为玉带河打这里流起。一元路叫通济门,然后是由“仁义礼智”4字组成的居仁门、由义门、循礼门、大智门,再加东便门、西便门,就是汉口城的8个城门。

  1917年,汉口市场是越来越不够用了,很多生意都做到城外面去了,那只有拆城了。当年开始拆汉口城,把原来的城基平成了路,叫后城马路。辛亥革命以后,叫中山大道。中山大道起于哪里?又起于硚口。硚口是不是大汉口之根?

  西风东渐硚口领先,开始形成大汉口格局

  西风东渐硚口领先,开始形成大汉口格局

  硚口不光是在汉口的发展和城市建设上发挥了重大作用,它还是最早代表着领先和接触新生事物的。

  1889年,张之洞修建京汉、粤汉铁路,使武汉成为九省通衢,长江和铁路形成了一个金十字。武汉由此成为了一个交通枢纽。张之洞还在这里办学校,学“四方之言”,办了东南西北中5所小学,教英文。后来李四光等很多大师都出自于这些小学。

  张之洞的伟大、成功,就在于他的“与时俱进”,而武汉特别是硚口这个地方,逐渐就出现了很多变化。比方说汉正街上,当年就能看到西风东渐的影子,逐步变化。硚口这一头确实是穿长袍马褂、短打、中山装的人多一些;过了利济路以后,开始出现男人穿西服,女人穿高跟皮鞋和开叉的旗袍;而且从利济路武胜路往下走,结婚到大饭店里去,女的穿旗袍,男的穿西装,坐小轿车,所谓西式结婚的人多起来,很有影响。汉正街逐渐出现了咖啡馆,跟着是武汉出现了银行。随后江汉路一条路上就成了银行聚集的金融街,从江汉路顺着到江边数,一共9家银行摆在那里。然后中山大道到南京路这个前后,银行铺天盖地,前后汉口曾经出现60多家中资银行,近20家外国银行。这可以看出汉口市面的金融是多么的活跃,市面经济的吞吐量是多么的大。加上硚口5街并行这个商圈,生意漫到黄陂街,就形成了黄陂街和花楼街统一这个大商圈。

  同时,近代物流也相当强大,因为银行进入之后,就会在物流当中起到润滑物流的作用,因此一些新型的东西就在武汉展开。随着西方工业革命浪潮,武汉就亦步亦趋的在那里追赶,而且追赶的成效到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显示了,不然以后怎么有四大金融中心呢?于是汉口人生活也受到影响,在租界和租界附近住的人,开始吃西餐,吃沙拉,吃炸猪排、牛排和法式菜肴等等。这些资本主义经济运作模式等等开始出现了,逐步形成大汉口格局。西风东渐,硚口最先感受,这才是汉口之所以能称为大汉口的原因。

  兼收并蓄南北文化,戏曲文化堪称一绝

  兼收并蓄南北文化,戏曲文化堪称一绝

  张之洞的新政,给武汉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硚口是受影响最早的地区。建国以后,有很多大型的工厂也在硚口落户。武汉的城市有三次画圈,每次都是硚口首当其冲,这三次画圈一次是画长堤街,一次是画京汉大道,一次是画张公堤。这三次画圈奠定了武汉未来发展的蓝图。最让大汉口能够称大的还是文化,大武汉是一个商铺汇聚地,天下的商人都可以在这里做生意。做生意的有山西帮、浙江帮、江西帮等,唯独没有汉口帮。为什么?汉口是做生意人的聚集地,所以只有汉口这个城市,没有汉口帮。

  大汉口在文化上大量吸收南来北往的文化,在教育上大量办学,在文化上多多益善。比如说茶文化,每到一定的季节都会笼络一些文化人,茶叶店老板的信条是:靠买茶叶的人来养我们,靠不出钱买茶叶的人来捧我们。不出钱买茶叶的人是什么人呢?就是相关的官员、文人。所以到了做茶叶的时候,茶铺的老板除了送茶叶给那些文人喝之外,也要送朱兰花的折扇。两小包好茶,再加一把扇子,弄得漂漂亮亮。茶叶是品的,扇子是玩的。

  戏曲文化在汉口堪称一绝,看戏最能表现汉口人的豁达胸怀。硚口有个卖卤菜的朱三爹,就喜欢跟别人谈戏。他昨天晚上看了戏,第二天就要拉着顾客问看了没有,如果你说看了,那你5毛钱的卤菜他会切两块钱的给你;如果你说没看,对不起,他不卖给你吃。

  自从20世纪初,京剧进入武汉,武汉的大小茶馆茶楼就进入京剧班子。接着“四大名旦”、“四小名旦”、“四大书生”、“南麒北马”都来过武汉。武汉人捧起名角来那就不用多说了!武汉人捧完名角后就开始唱。有的业余班子唱成专业的了。唱戏卖茶,茶馆的老板最愿意。楚剧在茶馆里清唱能卖到钱,评剧在茶馆里唱能接受,甚至河南坠子武汉人也喜欢。河南人在武汉做生意,比不上汉口本帮的人多吧?但是豫剧在武汉就能站得稳,而且解放初期,豫剧五大名旦之一的陈素真就在武汉待过。武汉人四方八面的戏剧都能接受,来了评剧团,叫“蹦蹦戏”。我从小就是个戏迷,在戏院里叫好比谁都叫得响。

  武汉人对各种戏曲都接受得很好,武汉人适应训练自己的耳朵来适应别人。黄梅戏《天仙配》唱红的时候,走在街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唱。这样的结果就是武汉的剧团在建国后是省会城市中最多的,京剧、汉剧、楚剧、豫剧、越剧、评剧、杂技、说唱、歌剧、话剧、木偶剧、儿童剧都有,武汉市属剧团有12个。武汉是全国三大京剧基地之一,而且武汉京剧团是全国三大京剧团之一。

  名镇文化独撑华中,大汉口大在“和”与“诚”

  名镇文化独撑华中,大汉口大在“和”与“诚”

  康熙年间,有人跟康熙皇帝汇报天下的经济形势,说了这样几句话:如今天下有四聚,北为京师,南为佛山,东为苏州,西为汉口。并加了一个注释,说其他三个地方都有周边的市政加以支撑,唯有汉口独撑西部。康熙年间就是这样的。那时把汉口称为西部,是相对北京、佛山、苏州而言,现在看来就是华中——汉口名镇以兼收并蓄的南北文化和发达的商业金融,独撑华中。但汉口能独撑华中,能叫大汉口,是与两个字密不可分的,那就是“和”与“诚”。和气与诚信是大汉口的命脉,也是武汉人的文化心态。这两个字养育了大汉口500年的商业。

  武汉人跟谁都合得来。比如家里来了农村亲戚,吃饭时主人会嘱咐给亲戚一个大碗,因为亲戚吃了两碗后,是不好意思再添了的。武汉很早的时候有句古话叫作“九分商铺,一分民。”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做生意的,所以城市的氛围重视一个“和气”。武汉人吵架,什么都不怕,就怕评理。比如婆婆和媳妇吵架,婆婆有时候吵不赢媳妇,婆婆就喊:“街坊们,你们评个理啊!”这时候媳妇就慌了:“有么话您家可以关在屋里讲沙,这传到街坊口里就不好听了。”路上有人吵架了,就会有人管,特别是老人出面:“你这是搞么事沙!做生意的地方要和气生财!”

  我小时候看过两次打码头,但是两次都没有打起来。打码头的时候非常骇人,行人纷纷避让,但是心里又想看。当两支手拿扁担的队伍眼看就要冲到一起交火时,这时候突然闪出一白胡子老人拦在中间:“这是做么事啊做么事啊?!屋里冒得堂客婆娘伢的?打死了靠哪个养啊?有么话说不清白?冒得头脑吧!”这几句还真止住了他们。“到汉口来,都是要养人的,都是要活命的!走走走,到茶馆里去说理去!”这就行了,两边的人都退下了。这算不算是硚口的一种文化?什么文化?贯穿到大汉口的一个字,商业化当中的“和”字。

  在老汉口,一些店铺里都会挂着一个匾,有的写着“和气生财”,有的写着“修合无人见,诚信有天知”,这一切都贯穿了一个“和”与“诚”字。大汉口不是小码头,凡是有门面的,你得什么事都要讲诚信,你不讲诚信就不行,就做不了。以诚信取得天下的支持,这是总的文化精神。

  我做个结语,500年大汉口之所以能够号称商业都会,有7大因素组成,那就是:有足够数量的码头,有足够数量的仓库,有足够数量的中介,有足够数量的商店,有足够数量的名店,有足够数量的小贩,有足够数量的金融。总之一句话,这一切都贯穿一个“和”与一个“诚”;有了这两个字,城市商业文化,文化商业城市的风貌就可以形成。

  本期读书会主持人汤洁(长江网记者)、微博维护吴凯(长江论坛)、视频拍录谢源(长江论坛)

  特别鸣谢硚口区委宣传部、硚口区发展社区居委会、武汉中民置业有限公司鼎力支持并提供场地设备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