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熊召政

2013-01-07 10:4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讯图为:熊召政纵谈人生

    图为:熊召政欣然为本栏目题字

  □文/本报记者胡沙岸文俊图/本报记者程平

  【人物素描】

  1980年,他26岁,凭借政治抒情诗《请举起森林一般的手,制止》获全国首届中青年优秀新诗奖,名满天下;32岁,当选湖北省作协副主席;39岁,下海经商;45岁,钱已赚够,重返文坛;52岁,凭借3年之前完成的《张居正》,获得第六届茅盾文学奖。

  他的经历像一部传奇,少年成名,中年多姿,人近花甲,波澜壮阔,一生大开大合,几度笑傲江湖。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到“奢华”的会客厅。

  层层排列的编钟,振翅高昂的青铜立凤,更有名家书画,砖雕瓷器琳琅满目。

  穿着羽绒马甲的熊召政向我们走来,笑着说,今天穿得很随意。

  此刻,岁在壬辰冬月廿三日,下午三时。

  室外寒风凛冽,室内,宾主言欢,如坐春风。

  当年

  徐迟教我读诗书

  即便已过去32年,熊召政仍记得第一次和徐迟相见。

  那是1980年春天,熊召政凭借诗歌《请举起森林一般的手,制止》前往北京领奖。此时,徐迟也同在北京,他那篇震撼国人心灵的《哥德巴赫猜想》也获得了首届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一位是66岁的前辈名流,一位是26岁的后起之秀,初次见面,虽未深谈,徐老却对年轻的熊召政另眼相看。

  回汉不久,熊召政到协和医院探望生病的徐迟。一见面,徐迟就带着批评的口吻对他说:“我历来反对把诗当做匕首和投枪。我要将你的文学观扭一扭。”

  良师指路,熊召政心生感激。徐迟让他看《荷马史诗》,读但丁《神曲》,熊召政如饥似渴,粗读、精读、深思、长吟……

  对于读书,他有太多感慨。

  熊召政1953年12月出生于鄂东英山县,幼时家贫,家里常常吃了上顿愁下顿。为了让他就灯读书,母亲曾把家里仅剩的二两菜油倒进他的灯盏。

  1977年冬天,恢复高考的熊召政在交上漂亮的语文答卷后,突发急性阑尾炎,错过了剩下的三科考试。之后他填报志愿,第一志愿武汉大学中文系,第二、第三志愿还是武汉大学中文系。

  虽高考失利,武大中文系的毕奂武先生颇为欣赏熊召政的才华,愿破格招收仅有初中文凭的他为研究生,只要求他英语过线。熊召政于是用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苦学《许国璋英语》。

  彼时,徐迟教他读书,发现熊召政在读英语。一问之下,徐先生马上叫了一辆车,带着熊召政直奔武大。在毕奂武先生家里,徐老对毕先生说:“我和你打个商量,小熊有文学天赋,我想亲自教他,你割爱吧!”

  让徒之事,堪称美谈。不想1984年,武大与中国作协合办作家班,“当时有3个条件:35岁以下,专业作家,获得过全国奖项。而我是湖北省唯一一个符合资格的。”

  徐迟知道后说:“看来,进武大,你不圆这个梦,你一辈子都不安心。你去吧!”

  徐先生惜才爱才,寻找文化的大襟怀、大气象,是他毕生的梦想。早在20世纪40年代,徐迟先生就动手选译了荷马史诗里的《伊利亚特》,直到他的晚年,他想完成的最后一件事情,仍然是译竣荷马史诗。

  谈起恩师徐迟,熊召政满怀深情地说:“从1980年到1990年十年间,两件大事改变了我的人生。一是拜徐老为师;二是进入武汉大学中文系读书。”

  下海

  赚钱总有无奈时

  上世纪90年代,就像1824年的普希金回到自己的米哈依洛夫斯克村,熊召政也暂时远离了文坛。不同于普希金宁静的幽居岁月,熊召政风生水起,从文人到儒商成功转型。

  初入商海,熊召政创办了湖北第一家高尔夫俱乐部。仅半年,借来的几百万不但收本,还有赢利。两年后,熊召政受聘拥有七家上市公司的深圳运通集团,担任副总裁,同时兼任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董事长,还是君安证券等大公司的首席顾问。熊召政从此住上了别墅,开豪车,打高尔夫,过上了锦衣玉食,香车宝马的日子。

  商海沉浮,有金钱上的巨大收获,但更有无法排遣的落寞。一次又一次,环顾左右,他不禁喟然长叹,我是谁?谁识我?

  此时的《庸书》中,他写道:三秋空过,又是一年了/熊召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饮一斗不醉的日子……我们曾讨论:死亡是一部庸书。

  而在他17岁时,站在家乡的村口,他曾写下《眺羊角尖》:“奇峰拔地傲苍穹,压倒群山气势雄。秋来一把枫林火,万壑千崖寸寸红!”勃发的朝气,横溢的才情,峥嵘之象和今时今日的无奈有天壤之别。

  艰难的时刻,唯有文学才能拯救。他说:“文学之于我,始终是神圣的。是文学让我在商海没有迷航。”

  长袖善舞的他,究竟在商海赚过多少钱从没计算过;但一笔2元钱的稿费他也要做记录。40年来,他把每一笔稿酬都认真记录在一个小本子上,他说:“靠一支笔养活自己,养活家人是很快乐的事情!”

  归来

  书生自有屠龙剑

  1992年春天的一个夜晚,熊召政和友人在深圳一间酒吧聊天。其时,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邓小平南巡讲话。

  他们聊到张居正,朋友送来一本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熊召政眼前一亮。“我爱好历史,甚至早于文学!”年少时,读《东周列国志》,读姚雪垠的《李自成》如痴如狂。

  多年后,他调到省作协工作后,方知姚老是文联主席。

  姚老对这位年轻的诗人满是爱护之情。一次会余,姚雪垠对他说:“小熊,年轻人要沉下心来做大学问,一首诗两三张纸,不能奠定文学地位,死后你有没有作品垫后脑勺?”姚老这一问,无疑像一盆冷水当头泼过。

  直到1992年春天那个神奇的夜晚,熊召政和一个历史人物相遇:张居正。

  此前,熊召政一直在做安史之乱的资料收集、研究。此后,他转头向下,直奔明朝。

  史册,浩如烟海。越深入,越如迷宫。时光,在考察、梳理、研究中荏苒而过。“常记先生柄政时,城狐社鼠尽摧之。书生自有屠龙剑,儒者从来作帝师。寂寞王侯多怨恨,萧条国事赖扶持。昭昭史迹留嗟叹,社稷安时宰相危!”动笔写《张居正》之前,熊召政作了这首《怀张居正》以抒怀。

  2005年,凭着《张居正》,熊召政终于站上了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的领奖台。而曾教诲他的姚雪垠先生,正是以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荣获第一届茅盾文学奖。历史,奇妙的轮回。

  此后几年,出书,活动,没有停歇。2010年上海世博会,他是世博湖北馆首席设计专家;2012年9月,他当选为湖北省文联主席。

  2013年伊始,他的20卷文集即将出版,他撰写的诗剧《我从山中来》,歌剧《八月桂花遍地开》也正在排演。

  【采访花絮】

  记者:著名导演李安在家当“煮夫”,沉淀了十年才推出电影《推手》,李安提到那十年总会感谢夫人的支持;而您也是用了十年才写就《张居正》,能谈谈您的夫人吗?

  熊召政:我的家庭生活像土豆一样平凡,不好看,有营养。生活只有平凡、平淡才是真实,幸福的!

  我妻子的父亲是英山的老县长,她喜欢文学,中南财大毕业后一直从事财务工作,是我的贤内助。我创作《张居正》时,她是“第一读者”。

  人老了才能理解“相濡以沫”四个字,我和她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带小孙子。孙子爱吃鱼,我们听到哪间餐厅的鱼做得好,就带他去吃。

  记者:您善写文章,会做生意,纵横商界艺术界,似乎您做什么事情都能成功,有什么事情是您不擅长的呢?”

  熊召政(笑着):“唱歌!”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