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禾:平生只卖过两幅画

2013-01-18 09:3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唐小禾

  

楚天金报讯图为:程犁

  楚天都市报 记者程平

  人物素描

  即便你从来都不关心艺术,也不可能没见过他的作品。

  琴台大剧院的壁画《楚风》中,那振翅欲飞的凤凰,省博物馆引人遐思的铜铸壁画《天籁》,中山舰博物馆的镇馆油画《一代名舰》……

  再早一点,上个世纪70年代,那幅轰动全国的油画《在大风大浪中前进》,曾制成海报,贴满了中国的街街巷巷,成为那个红色年代最饱满的记忆。

  他,便是曾任省文联主席、湖北美术学院院长的著名画家唐小禾。

  访谈实录

  记者:您什么时候入住这栋别墅的?

  唐:快5年了。过去就住美院。我们以前在美院有工作室,后来被收回了。为了有个合适的工作室,只好自建房子。2005年,我们为台湾济慈会做了两幅巨型壁画,两年的辛苦,换来了这栋别墅。

  记者:看您开车技术,肯定是老手了,有多少年了?

  唐:是啊!在我59岁的时候,为了防止老年痴呆,做了两件事。一件是赶快学车,另一件就是学计算机。我练习汉字输入时,写成了20万字的《重返埃及》一书,是有关中西方艺术比较的。

  记者:您现在主要在忙什么?还有什么创作计划?

  唐:从去年起,我和程犁就开始编作品集,总结这50年来的创作,一本油画的,一本壁画的。这是我们平生第一次编集子,估计明年底可以做完。至于创作计划,我们还有很多,要一件件地去做。

  车行至江夏藏龙大道龙头雕塑处时,记者一行人不知道该怎么走了,打电话给唐小禾老师问路。不一会儿,一辆墨绿色的路虎疾驰而至。车子利索掉头,引我们拐进一条小街,来到一处雅静的独栋别墅前。司机缓缓摇下车窗向我们招手示意,满头银发,精神抖擞,正是71岁的唐小禾本人。

  他将铁门打开,拉住正对记者歪头打量的德国犬“肥罗”,微笑着将大家迎了进去。在那栋由朋友向欣然(黄鹤楼的总设计师)设计的别墅里,唐小禾和夫人程犁侃侃而谈。70年时光,如一幅悠长的画卷,在记者面前缓缓展开。

  艺术

  朝父亲的梦想飞奔

  汉正街巷口,两个男孩坐在青石板上,眼巴巴地等着母亲瘦弱的身影出现,等待一顿温暖的晚餐。

  六十多年后,唐小禾仍能清晰地忆起那饥肠辘辘的感觉。

  唐小禾最早的零星记忆是从3岁起的。那一年,父亲唐一禾猝然离世。母亲熊明谦赶去办理后事,他在母亲身后大声哭泣。

  唐一禾,是中国20世纪40年代著名油画艺术家和美术教育家,当年与徐悲鸿齐名。1944年,唐一禾被选任中华全国美术会常务理事,在参会途中,因江轮倾覆罹难于长江,时年39岁。

  此后经年,熊明谦带着年幼的唐小禾弟兄俩颠沛流离。然而,无论搬家多少次,生活多么贫苦,父亲的遗作都被精心保护,不曾受损。

  父亲的画作,母亲的深情追忆,以及父亲学生的口述回忆,完整了唐小禾对父亲的崇敬之情,对绘画生出浓厚的兴趣。

  在多位美术名家的教授下,在不断临摹名作的自发学习中,唐小禾画艺突飞猛进。他朝着父亲梦想的方向,飞快奔去。

  1961年,还是湖北艺术学院大一学生的唐小禾,第一幅油画作品《延安求学》就入选湖北省美展。

  1972年,唐小禾因创作油画《在大风大浪中前进》,在中国一举成名。这幅以毛主席畅游长江为背景的油画,开了“文革年代”以领袖为主题的美术作品先河,成为当时最重要的艺术经典。

  时隔30余年的2008年,这幅油画又在美国大放异彩,被称为中国最有影响的作品,登上了“美国艺术”杂志封面。

  1979年后,唐小禾的创作转向壁画,从楚地故园到古文化发祥地埃及,他为五个国家级和省级博物馆、纪念馆完成过壁画作品,获奖无数。

  在艺术上,唐小禾不仅追赶上了父亲,还站到了父亲所未能来得及到达的地方。“将我与父亲的作品,按时间排序,那就是一部湖北美术发展史。”唐小禾总结道。

  婚姻

  左手与右手的完美契合

  自1967年后,唐小禾的几乎所有作品,旁边都有另一个名字相依相伴——程犁。

  程犁是唐小禾的夫人,与他同龄。当年,程犁也是湖北艺术学院的风云人物。她的油画作品《红榜》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时,年仅23岁。至今,这一年龄记录无人打破。

  1967年,两人同结连理。恰如左手和右手的关系,他们彼此依赖,默契协作,将爱和激情融入创作之中,树立了一个又一个艺术里程碑。

  两人第一幅壁画是为东湖宾馆创作的《楚乐》,这也是湖北省的第一幅壁画,是以编钟为题,用1144块釉陶,展现2400年前楚人的歌舞盛会。当年,时任党中央副主席的李先念对此画大加赞赏,作品还获得了文化部、中国美协颁发的全国第六届美展金奖。

  后来,夫妇俩为荆州博物馆创作磨漆壁画《火中的凤凰》时,程犁对大漆过敏,半年内生了六次漆疮,浑身长满奇痒无比的红斑,脸肿得面目全非。“在这种情况下,程犁也不轻易离开创作现场,坚持与我一起完成每个细节。”虽然20多年过去了,唐小禾仍十分感慨。

  1987年,风华正茂的唐小禾夫妇壁画创作达到高峰:他们受国家委托,耗时两年,在埃及完成开罗国际会议中心的两件美术作品:《天长地久》和《埃及七千年文明史》,总面积达700平方米。这对中国夫妇的精湛艺术成就,让壁画发源地的艺术家们惊叹不已。

  2010年,他们在创作油画《一代名舰》时,都已近七十高龄,却还在脚手架上爬上爬下,所有工作亲力亲为。

  虽然在创作时,左右手也有“互搏”的时候,但两人的作品却最终达到完美统一。“我素描功底好,她色彩感觉强;我擅长写实,她浪漫无比。无论在生活上还是艺术上,我们彼此都让对方达到了完满,这很难得。”唐小禾总结道。

  财富

  50年只卖过两幅画作

  作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唐小禾眼下拥有中国壁画界最高的职务,在艺术界名声斐然。然而,他仍保持着最朴素的价值观。

  200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唐一禾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中,唐小禾和母亲熊明谦,将精心保存了六十余年的唐一禾遗作60多幅,一幅不留,全部赠予中国美术馆,其价值无法估计。

  就在同一年,东湖宾馆改造。其后,那幅对湖北有着划时代意义的壁画《楚乐》不知所终。两人痛心不已,用了几年时间试图找回壁画,却始终无果。

  两年的日以继夜创作,只得了1600元的生活费补贴,夫妇俩无怨无悔。然而壁画的失踪,却让他们每每想起就黯然神伤。“这是湖北的损失啊!”说这句话时,唐小禾第一次紧锁了眉头。

  虽然画作影响力巨大,唐小禾平生却只有两幅作品流入市场。一次是在省文联为灾区捐款时,唐小禾没钱捐,就画了一幅小作给拍卖行,被两位收藏家互抢,最终以20万的价格收走,款项全捐。

  一次是在几年前,一画商朋友多次拜访唐小禾,希望收藏油画《在大风大浪中前进》。经不起他三番五次的诚挚恳求,夫妇俩同意了,以当时的底价几十万美元出手。而今,这幅画身在美国,据估价值人民币2000万元左右。“自画画以来,我们主要是靠工资吃饭,大部分油画是为国家免费画的,没想过卖画赚钱。”唐小禾说,“之所以创作,是因为我们热爱艺术,对生活质量也没有高要求。我一直认为,一件艺术作品的价值,不是某个人说了算,也不是市场价格说了算,而是历史说了算!”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