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昌平:十年后我要"再向总理说实话"

2013-02-21 08:5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李昌平,现任中国乡村规划设计院院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有过17年农村工作经验。

  2000年3月上书朱镕基总理反映“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得到政治局多名常委的回应,引发全社会对“三农”问题的高度重视;在国内首次公开呼吁“给农民同等国民待遇”。

  《再向总理说实话》

  李昌平著

  中国财富出版社

  如果说十年前李昌平《我向总理说实话》是侧重于有关“三农”具体问题的揭露、涉及“三农”不良现象的批评,激愤而痛切。《再向总理说实话》一书则更多是对前三十年“三农”政策的梳理和盘点,用一种宏观而国际化的视野来看待中国“三农”问题的得失,对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国“三农”问题指出了未来三十年的发展之路,可谓理性而恳切。

(武汉晚报)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鼓励和引导城市工商资本到农村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种养业。如何引进先进的经营管理方式,加速传统农业改造和现代农业建设,藉着《再向总理说实话》一书面世,我们专访作者李昌平,为新农村建设建言献策——

  罗建

  问:为了推进城镇化进程,目前全国很多地方都在进行新农村建设,您也参与不少。城镇化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农民上楼,但随之而来的也就是失去土地。很多生活在城市、根在农村的人在感叹“故乡沦陷”,很多即将被城镇化的农民也在担心失去土地后生活更加没有保障。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您有没有类似的担心?

  答:我认为未来30年,10%的村庄会进入城市,60%的村庄会空心化,30%村庄会成为中心村(小村镇)。我认为新农村建设的重点是30%的中心村,主张按照“逆城市化”的要求把30%的中心村建设得更像农村。这是因为“逆城市化”背景下农业和农村文明会有很高的价值。我主张由农民的村社共同体(集体)主导新农村建设,反对政府和开发商结盟主导新农村建设。新农村建设是传统农业和农村文明复兴,而不是传统农业和农村文明的消亡。

  问:在当今社会,“种房子”、“种厂子”明显比“种庄稼”能够更多获利的情况下,守住18亿亩土地的红线感觉越来越难。您对此有何见解?

  答:对种房子和种厂子征税(累进税、税收全民共享),对种庄稼(特别是粮棉油)补贴,使得种庄稼的收益和种房子、种厂子的收益差距不是太大。

  问:您在书中多次提到的华西村、南街村、大寨等集体经济比较发达的村子,每个村子成功的具体情况都不一样。您认为他们的经验中可以广泛推广的是哪些?

  答:邓小平晚年讲到要学习华西村搞集体经济和共同富裕——“二次飞跃”,邓小平认为小岗村只能解决温饱,只是过渡性的政策安排(权宜之计)。大寨等坚持集体经济的村庄获得成功不是偶然的,是符合规律的。因为农业在解决温饱后(农产品供求基本平衡),增产就会减收,这时的农业发展目标不再是追求产量,而是“追求价值和价格增长收益”——组织起来搞农业产业化和获得议价权、定价权。组织起来是最关键的。大寨村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坚持走集体经济和共同富裕道路,符合第二阶段的发展规律,所以发展得越来越好。1985年以来小岗村停滞不前,是没有与时俱进的结果。组织起来是未来农村和农业发展的唯一正确选择。最好的组织方式就是“村社共同体”——三位一体、四权统一。

  问:现在的两会代表中已经有了农民工代表,您对他们的提案有过关注么?您认为农民工代表履行职能的表现如何?

  答:很不错的,就是代表数量太少,要大幅增加。在两会中,农民工代表数量应该占到总代表的20%以上。要给农民工代表处理工作室,有专门的志愿者帮助他们履职。

  问:您认为我国的农产品定价权,应该是农民说了算、市场说了算,还是政府应该给以必要的引导和干预?怎样才能最大限度保护农民的收益又不至于物价让市民难以承受?

  答:农产品定价权不能由谁说了算。市场说了算也太抽象了。我觉得市场的供给和需求两大阵营权利对等、力量均衡是市场调节和政府调控有效的前提。现在的问题是市场中往往出现一方独大——全权的定价权被少数人获得,政府往往扶持市场中的强势阵营,这样的局面不改变,市场调节和政府调控就会双失灵。

  中国现在阶段保护农民和城市消费者利益都很重要。一方面要组织农民生产合作,另一方面要帮助城市消费者组成消费者合作社,并帮助农业生产合作社和城市消费合作社形成联盟。

  问:您心目中理想的新农村是什么样的?有哪些基本标准?

  答:好山、好水、好人、好吃;有历史、有文化、有品位、有自信;基础设施好、公共服务好、民主自治好,社会保障好;无欺行霸市、无垃圾、无两极分化、无强制拆迁。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