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枫解读都市水墨 认识一座城就像认识一个人

2013-03-19 09:0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樊枫《写意江城》

  长江日报 记者余晓春实习生王燕云通讯员郭成

  “用水墨艺术形式解读都市要有胸中之城、眼中之城和手中之城。这样才能画出一个记忆中的城市……”上周六,著名国画家樊枫做客本报“爱上层楼”读书会,在武汉美术馆与近百书友品鉴国画“三趣”,分享武汉的城市空间味道。

  以下为樊枫讲述实录:

  画城市重在怎么看城市

(长江日报)过去中国画的题材非常窄,总共分为三个大类:人物、山水、花鸟,三大组合共同构成了中国画。我所画的都市画,不包含在这三大类里面,它是一种新生的文化现象。

  当然,在过去并非完全没有都市画。比如说著名的《清明上河图》就是都市画。清代著名画家袁江、袁耀也画了许多亭台楼阁的画作;古代也有人画过黄鹤楼、各种庭院之类的画。但是相对来讲,它在过去的题材中不是主流。

  我现在画的都市水墨,与《清明上河图》之类很不一样,一是我画的是当代都市,二是我画的都市是我熟悉的都市。我现在要表现的城市,应该是我们当代人对于城市的理解,一种用水墨艺术形式对城市的解读。我感觉到我要描绘的都市,与《清明上河图》画的都市要逐步拉开距离,拉开各自对都市理解的距离。

  绘画是一种文化现象,对于文化现象我们首先要找到它的精神因素。要反映一件事,谈不上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最重要的是要怎样去看,用什么视角去看。

  每一个时代都需要有一个角度去理解文化,如果我们找到了独特的视角,就可以充分地理解里面很多东西。我觉得认识一座城就像认识一个人,有时看一个人离得太近不好,离太远也不好,一定要找到一个非常合适的角度。这个角度可以很客观地去评价一个物体,是一个最好的距离,这是一种哲学理解的方式。

  我们过去可能是这样认识城市的:火车进站会报站,如现在正在进入武汉市,武汉有什么特色马上会播出来,你就开始很远的距离认识这座城市了。如果只你能说出武汉一大堆的不好,想不到武汉好在哪里,这就是距离没有调好。

  我在画武汉这座城市的过程中尽量调好距离,尽量画出这个城市独特的记忆。我还出版过一本画册《怀城》,有人问我为什么叫“怀城”?其实这就是我胸中有城。胸中有城才能眼中有城、手中有城。我用“三城”一体创作,画出一个我记忆中的城市。这就是我的带有理解性的、艺术性的“都市水墨”。

  【如何欣赏中国画】

  欣赏中国画首先要弄懂三个问题:笔趣,意趣,情趣。

  首先是笔趣。中国水墨画完全在这支毛笔上,是线条和用笔的艺术。很多表现脱离了中国画,那它就不是中国画了。这个笔趣的味道在哪里?在这个地方怎么用笔,是用干笔、湿笔,还是用浓笔、淡笔。如果进入了这个境界,就进入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状态。这就是笔趣,它时时刻刻在中国画的形式里面,和这个形式密不可分。

  第二个是意趣。在中国画里,意趣就是觉得画里面的地方特别好玩。这个特别好玩,应该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其中含有中国的道家文化所求的仙境、风水。道家的风水实际上就是中国的道家哲学《易经》所折射出来的生态环境史,只有这样才能风调雨顺,看得舒服的意境、意趣,都是通过这里面折射出来的。

  第三个是情趣。这是西洋绘画里完全没有的东西。因为中国艺术都与书法有关,书法与中国的写意精神有关,必须是写出来的。可以做一个很简单的比较,你在心情好的时候写的字和你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写的字那是不一样的。过去有句话叫喜时写兰,怒时写竹。就是说喜悦的时候画兰草,发怒的时候画竹子,怒气生锋。

  所以中国画的艺术效果,决定于你画画时的心情,决定于你当时所用的工具,同时也决定于当时的气候条件,方方面面的因素形成了这样一种写意精神。

  意趣、笔趣和情趣这三种合在一起,形成了这样一种艺术形式所带来的一种内在的感性心理机制。这种感性心理机制很重要,通俗地讲就是你和它有缘没缘。

  品读中国画,读懂这“三趣”是必不可少的。中国画的“三趣”把你带进一种境界后,你就会产生一种无穷的喜欢。正如一个懂点美术懂点风水的人,把家里的东西一摆设就会让人耳目一新,给人很舒服的感觉,这非常有意义。

  樊枫在读书会上记者张宁摄

  城市空间是有味道的

  我现在描绘心中记忆的都市,寻找那段时间的难忘生活,调准一个理解城市的角度和视觉,这在艺术里面是离不开物与背景的。

  我曾经画过一幅作品《老汉口里份之公德里》,这是夹杂在车站路附近的一栋中式两层砖木结构老房子,非常有味道。这栋楼房最辉煌是在上世纪二十年代,达官贵人住;住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平民百姓在里面住,住得非常舒服。武汉美术馆旁边的宝善里,当初是全汉口最有钱的人住的地方,后来也是市民居住,现在却是最穷的人住的地方,都租给集贸市场做买卖的人在住。

  公德里、宝善里的房子在三个不同的时代折射出完全不同的时代背景、不同的文化视角、不同的人文故事,通过画城市引发出我们记忆中的城市。一个作家、一个画家一定要牢牢抓住物与背景的关系,才能彰显出你对于这个时代的理解。

  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家里总会买一幅年画贴在墙上。有一幅画得非常好,有汽车有火车在城市里面穿来穿去,色彩鲜艳,印象深刻。直到现在我还隐约记得那幅画的色彩和模样。就是那幅年画启发了我,觉得城市非常有空间,这种空间非常有味道。

  我在国外看到很多非常有趣的城市空间。比如两边都是房子,突然一座桥穿过来,马路在里面穿来穿去,感觉到这个城市很立体。我们这里没有这么有趣的空间。还有人们围在桌子上吃饭,一瞥眼就看到河里有一条小船从你身旁驶过。这种城市空间会给人带来非常美好的亲情和视觉,同时也会给这座城市带来一种眷念。

  我在德国举办个人画展时,曾画过一组《欧来欧去》。德国有些城市非常特别,公交车是跟我们的公交车一样大的小火车,而且是老式蒸汽机车头,只有4节车厢,让人们想起了蒸汽机时代。这些火车在整个城市里面穿过森林,穿过桥梁,寒冷的冬天里它冒出的蒸汽给人一种气息,一点污染都没有,同时给人带来很美好的感觉。

  我当时就想,我们为什么不能在比较偏远的郊区去做这种小规模的城市理念?比如说在东西湖吴家山搞森林城市?比如说将江南水乡搬到盘龙城,把它打造成威尼斯那样的状态?

  城市理念会给人带来非常多的想象,这种想象会给人带来很多启示,带来幸福的生活。我是从这个角度去反映对一个城市的感觉。我想通过我们现代的文化角度和文化视觉,把物与背景的东西通通列在一起,这样它才是一个有意义的艺术世界关系。我觉得一个艺术家最有意义的事情,是通过作品把自己的想象贯穿到现实的世界中去,从而启发出更美好的生活空间,这样别人才能反过来记住你的艺术创作。

  中国的一切艺术,都跟书法有关

  中国的艺术,你必须要懂一点,要不然称不上是喜欢。如我喜欢京剧,必须要懂一点,如果一点都不懂的话,那完全是凑热闹。对于中国画,如果没有一点感觉,这种状态去欣赏一点意义都没有。

  反过来说,有人看不懂中国画,觉得因为首先是画得不像,画都画不像怎么能算是好;第二点就是颜色问题,画工简单,颜色单调;三是不真实,看得没有意思。这显然是外行人说的话。

  其实中国画有个基本审美,如果你完全不懂中国的书法,也就不懂中国画和中国艺术。中国的一切艺术都是跟中国的书法有关,和它的用线有关。

  曾经有一个艺术研讨,讲线条,一种是书法线条,另一种是非书法线条。书法线条是一种用毛笔在宣纸上勾画出来的线条,这种勾出来的线条和一般的线条在视觉上绝对是两种感觉。书法线条有它的手感,而且是受过训练的,它有快有慢,有轻有重,重是毛笔往下用力,轻是在上面;还有提按和角转,用笔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我们现代教育对这个东西涉及很少,感觉遗憾的是今天很多文化人从事文化工作,但对中国的视觉艺术和民族艺术还很不了解,所以很有必要谈怎么欣赏中国画。

  特别鸣谢武汉美术馆鼎力支持并提供场地设备

  本期读书会主持人汤洁(长江网记者)、微博维护吴凯(长江论坛)、视频拍录谢源(长江论坛)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