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丰谈中日关系:既然没法搬家不如以为贵

2013-04-09 09:14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蒋丰谈中日关系——

  既然没法搬家,不如以为贵

  蒋丰简介

  1959年出生于北京。1988年赴日留学。1999年至今一直担任《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同时他还担任日语版《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等。其网上“蒋述日本”视频栏目深受网友欢迎。

  【综述】

  爱恨的前提是了解

  记者刘功虎

  蒋丰在日本待了25个年头。他截至目前的人生,差不多刚好一半在中国、一半在日本。一衣带水的两片乡土,生活上的差异仍处处皆是,他乐于观察和比较种种差异的细微之处:

  中国人对待到访的友人,会非常高兴地把他请到自己家里做客;日本人不管对朋友多好,很少请对方去自己家里。中国人请客,尽量找讲究的饭馆,围坐一大桌,点高档酒菜;日本人只要干净就行,饭菜无外乎寿司、生鱼片、烤鱼串,绝不用大吃大喝证明友谊。中国人送礼追求“拿得出手”的效果,尽量贵重,比如稀罕的石头、精致的工艺品等等;日本人可能送你咸菜、拉面。中国人喜高声笑谈,日本人走到哪里都是安安静静的。中国人经常加班,但是往往会有些怨言;日本人把“加班”两个字写成“残业”,很自然地视为自己没做完的剩下的事情。

  蒋丰还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日本人下班以后,他们的领导、管理层白天还在骂部下,到了晚上会带着人们一起喝酒,认为这是一种精神交流,喝一喝酒可能矛盾就消除了。而中国人会认为,我在你这个企业干到下午5点,该我下班了,没事瞎扯什么酒,不是浪费时间吗?在国内的一些日资企业里,日本管理人员还是按这个方式招待中国下属,“今天你们不要管了,吃饭我掏钱”。第二天接着又请,还是他掏。他工资高,能报销,员工吃了喝了反而不满,你怎么这么有钱呢?你与其请我吃喝,还不如给我涨点工资。劳资矛盾就这么起来了。这个矛盾是怎么积累的,日本人自己往往不知道。

  这些年,蒋丰眼见着日本在中国人心中失去那种好奇感、神秘感、新鲜感。他认为这是个好现象:不是说日本正在老去,而是中国正变得成熟。蒋丰希望在表达爱恨之前,先好好审视对方。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