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兆旻:用雅皮剧言说五味杂陈的人生

2013-05-06 15:5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讯□文/本报记者文俊图/本报记者程平

  5月7日,雅皮剧《有房子的女人》将在“光谷客-17排剧院”(简称“17排”)上演,这一被省作协主席方方寄予厚望的雅皮剧,尚未开演,已引起了武汉文化界的热切关注。5月3日中午,在位于关山大道光谷创意产业基地一楼的剧院里,记者专访了该剧导演江兆旻。江兆旻正在排戏,说到激动之处,她会小跑几步到剧场中间亲身示范。

  【人物名片】

  江兆旻,武汉艺术创作研究中心一级导演,“光谷客-17排”的导演。曾执导话剧《犀牛》、《走近芳泽》、《西望乐山》等,雅皮剧《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桃花灿烂》等。著有《一部话剧的诞生》、《武汉有个胡庆树》等书籍。

  做戏剧的人需要武汉这样开放的城市

  江兆旻对武汉的感情始于儿时听伯父说的一句话,这位曾于解放前在汉口美孚石油公司任会计师的老人,对记忆中的这座大都市念念不忘,他对自己的小侄女说:“如果你不在上海,你最值得去的城市是武汉。”在他的眼中,武汉和上海一样,文化开放,中西兼容。

  因此,1997年,当武汉市文化部门的领导邀请江兆旻来汉工作时,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因为“我们做新戏剧的,需要选择开放一点的文化城市。”

  当年,即将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的她,执导的荒诞剧《犀牛》获得了教授们的一致好评。此时武汉话剧团急需一位导演来执导《走进芳泽》,这是一个充满悖论的先锋戏剧。话剧团看过江兆旻的作品后,就认定导演一职非江兆旻莫属。

  到武汉后,江兆旻迅速投入工作,《走进芳泽》在汉口人民剧院演出时,很多市民说看不懂,但过了长江到武昌演出,却爆满加演,有大学教授评论说这是存在主义戏剧。看到武汉有人看得懂她的戏,江兆旻大受鼓舞,马上着手搞另一个实验,她把戏剧演出的舞台拆了,大幕扯了,让演员坐在观众中间。这也是现今“光谷客-17排”的演出方式。

  雅皮剧小剧场当女导演遇上女作家

  虽然江兆旻导演的大型历史话剧《西望乐山》屡获大奖,但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2005年导演的首部雅皮剧《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此剧当年在武昌上演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近年来在武汉、上海、贵州等地连续演出也是场场爆满。

  2005年,当女导演江兆旻遇上女作家方方,两个对文化有着同样执著与虔诚的女人,犹如伯牙遇上子期,一拍即合立即开始“密谋”给武汉文化市场送上一缕别样的清风。这样,“雅皮剧”横空出世——方方的获奖小说《树树皆秋色》被改编为雅皮剧《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

  在武汉生活了几年,江兆旻对本地没有一个有凝聚力的文化圈心怀忧虑。在北京和上海,文化圈的凝聚力和辐射力都很强大,武汉高校人数众多,完全有这个基础。有感于此,江兆旻说“即使每次只是影响到一个人来关注我们的文化进步,也是值得努力的”。

  2012年12月,位于武汉关山大道20号的“光谷客-17排”剧场正式出现在武汉人眼前,方方是艺术总监,冷军是视觉总监,江兆旻是总导演,彭万荣是项目策划,张炜是出品人。光听名字,就是一个很强大的团队。

  之所以取名“17排”,是因为剧院内只有16排座位,喻意这里永远期待门外那还没走进的第17排观众,希望更多人能接触并了解雅皮剧。

  雅皮剧的剧场没有舞台,演员就在观众中间。戏剧大师斯坦尼拉夫斯基著名的“第四堵墙”理论——强调舞台上演员与观众的交流要有距离,而“17排”恰恰是打破了这堵墙,将舞台和观众的距离拉近。

  江兆旻对此解释,这种小剧场形式最强调的就是真实感。“我们很多戏都很写实,直面现实生活,希望能尽量把观众带进去,多接触多介入多感受。”

  对话江兆旻

  楚天金报(以下简称“金”):您导演的方方的作品《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桃花灿烂》广受欢迎、好评,您认为你们俩这几年合作的基础是什么?

  江兆旻(以下简称“江”):我们俩都很开朗、很坦荡,在对很多事情,包括处理舞台行为都很敞亮,不太想去玩味一些东西。

  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艰难的地方,也都有愉快的时候,不要为了玩味,就放大这种忧伤,这种感觉挺矫情。你刻意放大一种痛苦,其实也是在亵渎自己的感情,活着本身就是五味杂陈的,只是你怎么把这五味杂陈处理好。

  金:看您排戏时,感觉自己也融入其中,演员并不像是在表演,而是你身边人的人生。

  江:对,这是“17排”的特点,“17排”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有房子的女人》适合各个年龄段的人看,这部戏我看好,方方也看好。方方说,这部戏可能是我们“17排”一个比较有高度的戏,我也预感它会成为我们的保留剧,因为它很真实,甚至于有些细节很锋芒。

  有人问我这部戏是不是有很多敏感话题,我说不是,那是生活,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不可以美化一些事情,也不刻意丑化一些事情,我们只是把生活的原型告诉你。

  在这个剧里触到的都是大学生踏入社会面临的真实问题,像大学生毕业求职、失业、失恋,因为工作不稳定更换恋爱对象,再就是住房问题。这些问题我们无法去帮他,只能告诉他,当你遇到这些问题时,你可以这样做,也可以那样做,但不同的选择会得出不同的人生。

  金:雅皮剧与上海咖啡剧的区别在哪里?

  江:咖啡剧很小资,它是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