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兆旻:用雅皮剧言说五味杂陈的人生

2013-05-06 15:5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讯□文/本报记者文俊图/本报记者程平

  5月7日,雅皮剧《有房子的女人》将在“光谷客-17排剧院”(简称“17排”)上演,这一被省作协主席方方寄予厚望的雅皮剧,尚未开演,已引起了武汉文化界的热切关注。5月3日中午,在位于关山大道光谷创意产业基地一楼的剧院里,记者专访了该剧导演江兆旻。江兆旻正在排戏,说到激动之处,她会小跑几步到剧场中间亲身示范。

  【人物名片】

  江兆旻,武汉艺术创作研究中心一级导演,“光谷客-17排”的导演。曾执导话剧《犀牛》、《走近芳泽》、《西望乐山》等,雅皮剧《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桃花灿烂》等。著有《一部话剧的诞生》、《武汉有个胡庆树》等书籍。

  做戏剧的人需要武汉这样开放的城市

  江兆旻对武汉的感情始于儿时听伯父说的一句话,这位曾于解放前在汉口美孚石油公司任会计师的老人,对记忆中的这座大都市念念不忘,他对自己的小侄女说:“如果你不在上海,你最值得去的城市是武汉。”在他的眼中,武汉和上海一样,文化开放,中西兼容。

  因此,1997年,当武汉市文化部门的领导邀请江兆旻来汉工作时,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因为“我们做新戏剧的,需要选择开放一点的文化城市。”

  当年,即将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的她,执导的荒诞剧《犀牛》获得了教授们的一致好评。此时武汉话剧团急需一位导演来执导《走进芳泽》,这是一个充满悖论的先锋戏剧。话剧团看过江兆旻的作品后,就认定导演一职非江兆旻莫属。

  到武汉后,江兆旻迅速投入工作,《走进芳泽》在汉口人民剧院演出时,很多市民说看不懂,但过了长江到武昌演出,却爆满加演,有大学教授评论说这是存在主义戏剧。看到武汉有人看得懂她的戏,江兆旻大受鼓舞,马上着手搞另一个实验,她把戏剧演出的舞台拆了,大幕扯了,让演员坐在观众中间。这也是现今“光谷客-17排”的演出方式。

  雅皮剧小剧场当女导演遇上女作家

  虽然江兆旻导演的大型历史话剧《西望乐山》屡获大奖,但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2005年导演的首部雅皮剧《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此剧当年在武昌上演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近年来在武汉、上海、贵州等地连续演出也是场场爆满。

  2005年,当女导演江兆旻遇上女作家方方,两个对文化有着同样执著与虔诚的女人,犹如伯牙遇上子期,一拍即合立即开始“密谋”给武汉文化市场送上一缕别样的清风。这样,“雅皮剧”横空出世——方方的获奖小说《树树皆秋色》被改编为雅皮剧《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

  在武汉生活了几年,江兆旻对本地没有一个有凝聚力的文化圈心怀忧虑。在北京和上海,文化圈的凝聚力和辐射力都很强大,武汉高校人数众多,完全有这个基础。有感于此,江兆旻说“即使每次只是影响到一个人来关注我们的文化进步,也是值得努力的”。

  2012年12月,位于武汉关山大道20号的“光谷客-17排”剧场正式出现在武汉人眼前,方方是艺术总监,冷军是视觉总监,江兆旻是总导演,彭万荣是项目策划,张炜是出品人。光听名字,就是一个很强大的团队。

  之所以取名“17排”,是因为剧院内只有16排座位,喻意这里永远期待门外那还没走进的第17排观众,希望更多人能接触并了解雅皮剧。

  雅皮剧的剧场没有舞台,演员就在观众中间。戏剧大师斯坦尼拉夫斯基著名的“第四堵墙”理论——强调舞台上演员与观众的交流要有距离,而“17排”恰恰是打破了这堵墙,将舞台和观众的距离拉近。

  江兆旻对此解释,这种小剧场形式最强调的就是真实感。“我们很多戏都很写实,直面现实生活,希望能尽量把观众带进去,多接触多介入多感受。”

  对话江兆旻

  楚天金报(以下简称“金”):您导演的方方的作品《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桃花灿烂》广受欢迎、好评,您认为你们俩这几年合作的基础是什么?

  江兆旻(以下简称“江”):我们俩都很开朗、很坦荡,在对很多事情,包括处理舞台行为都很敞亮,不太想去玩味一些东西。

  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艰难的地方,也都有愉快的时候,不要为了玩味,就放大这种忧伤,这种感觉挺矫情。你刻意放大一种痛苦,其实也是在亵渎自己的感情,活着本身就是五味杂陈的,只是你怎么把这五味杂陈处理好。

  金:看您排戏时,感觉自己也融入其中,演员并不像是在表演,而是你身边人的人生。

  江:对,这是“17排”的特点,“17排”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有房子的女人》适合各个年龄段的人看,这部戏我看好,方方也看好。方方说,这部戏可能是我们“17排”一个比较有高度的戏,我也预感它会成为我们的保留剧,因为它很真实,甚至于有些细节很锋芒。

  有人问我这部戏是不是有很多敏感话题,我说不是,那是生活,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不可以美化一些事情,也不刻意丑化一些事情,我们只是把生活的原型告诉你。

  在这个剧里触到的都是大学生踏入社会面临的真实问题,像大学生毕业求职、失业、失恋,因为工作不稳定更换恋爱对象,再就是住房问题。这些问题我们无法去帮他,只能告诉他,当你遇到这些问题时,你可以这样做,也可以那样做,但不同的选择会得出不同的人生。

  金:雅皮剧与上海咖啡剧的区别在哪里?

  江:咖啡剧很小资,它是闲暇人看的,闲暇阶层更多是玩味自己的贵族情节。我们没有玩小资,而是把真实的生活呈现出来。华丽的袍子里潜藏着很多虫子,我们需要把这些东西抖出来。

  金:民营剧场有运营成本的压力,小剧场的观众也需要培养,作为一名导演,您已经非常成功,为何坚持做雅皮剧,这是您的文化梦想吗?

  江:我们整个社会的消费习惯太商业化了,没有意识到我们活着并不是一个商业载体,更是一个文化载体。

  方方当时还有一个动机,她说,这些年传统阅读方式在慢慢地改变,那么好的小说、文学,以及好的文学语境,在慢慢地退出,变成了快餐、短语,甚至变成了失语。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用短信、微信、微博,文学在我们生活中已经消失了,可是没有文学就没有浪漫,没有想象,没有梦。我们想用一种方式让大家回到文学中来,我们不是在做梦,是在做事,很实在地做事。

  我们会送来“17排”看戏的观众一本书,书中有小说,有剧本,有关于戏的介绍,我相信看完戏的人一定会看小说,或者说看完小说的人知道这个戏在演,一定会看戏,我们希望通过这二者的相互作用去扩大它们的影响力。

  金:“17排”走到今天,是否达到您理想中的状态?

  江:可以说,达到了。我们给“17排”定的标准,剧本第一必须是小说,第二必须是原创,我们希望“17排”做得高端一些,我们是在选择观众人群。

  金:您如今已在武汉生活多年,您现在如何看待武汉的文化?

  江:很多人说,武汉是一座市民化、世俗的城市,我从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武汉在文化上是很开放的,之所以给人市民化的印象,可能是我们赶上了大家都在寻找自己文化个性的时候。讲到武汉的世俗,我想可能是我们在做宣传时的一些偏狭,这种刻意,甚至狭隘的地方文化保护意识,可能会排斥掉另一部分文化。

  【名人谈】

  方方眼中的江兆旻

  江兆旻是个挺好的人,我和她第一次见面就挺聊得来,聊小说,聊话剧,聊到后来就想到一起做有特色的话剧。当时,我提出“雅皮剧”这一概念,它既不同于北京的“先锋戏剧”,又有别于上海的“小资咖啡剧”,它是专门为雅皮族打造的放松心情交朋结友的精神驿站!做这件事时,我们都带有使命感,认为有义务把本地文化的平台做出来。

  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合作,我参与到小说改编中,提供一个好的剧本。好的剧本是雅皮剧成功的基础,最终观众会被人物的命运、现场的氛围以及好的台词吸引。

  雅皮剧做到现在这一步非常成功,我们将它定位在一个小说剧。剧本和小说是两种不同的呈现方式,江兆旻导演的雅皮剧大体上体现了我小说的精神。

  即将上演的这部《有房子的女人》原作是在长江文艺上发表的一篇小说,突出本省作家作品,突出本省文化也是我们合作的一个目的。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