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层楼读书会王芸:茨威格伸出双手抓住了我

2013-05-07 09:45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记者余晓春实习生王燕云

  “爱上层楼”读书会真人图书馆第52期

  “阅读得越多,写作得越多,我就越深地感到,书中处处有‘我’的影子,所有他人都是你自己……茨威格写作的那双手,也许和你的手惊人地相似……”4月27日,湖北文学奖新锐奖得主王芸做客本报“爱上层楼”读书会,在硚口区辛悦Blog书友会与百余书友“阅读自己”,分享中外名著带给我们的感受和思考。

  以下为王芸讲述实录:

  王芸

  我可以随意编排他人的命运,但所有他人都是你自己

  今天我们相聚在一起是因为一个共同的朋友——书。在这里,我跟大家一起分享我在阅读中那些值得纪念的相遇,以及阅读与写作带给我的感受和思考。

  我们每天都在生活,在看这个世界,但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处在生活和这个世界的表面。阅读避免了让我们只是肤浅地浮游在生活和世界的表面,满足了我们对真相的好奇心和探求欲望。到最后,我们会发现,我们进入的其实是自身的内部,是在一步步向着生命最核心的地方靠近——弄明白“我”是什么,“我”从何而来,为什么存在,又向何而去?

  所有他人,都是你自己——这是迄今我通过写作和阅读抵达的一点认识。我们阅读,是想看看他人怎样生活,怎样看待、定义、解读这个世界,怎样认识他。但读得越多,我就越深地感到,处处有“我”的影子,所有他人都是你自己。在散文中我书写自己,写我看到的、听到的、感受的、思考的;在小说中我写了许多看起来与我的人生毫不相干的人物的曲折命运、内心明暗,他们的疼痛、隐忍、坚持、拒绝、忧伤、歇斯底里、悲恸、绝望、愤怒、漠然、虚无、疯狂……像《黑色的蚯蚓》的樊松子、《大戏》的栾其凤、《嘘村古树》的但老汉、《红袍甲》的刘玉声、《墨间白》的田飞白、《铸剑》的孟师傅、《日近黄昏》的老全、《年祭》的孟余、《第六指》的关宇、《与孔雀说话》的老顾、《江风烈》中的苏北放和他的三个女儿,等等,看起来我可以随意摆布他们,编排他们的命运沉浮,但写得越多,我就越深地认识到,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所有他人都是你自己。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