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戏剧导演林奕华:对经典只需敬不需畏

2013-08-15 09:4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先锋、前卫、叛逆、柔软,颠覆四大名著

  林奕华:对经典只需敬不需畏

  楚天金报讯本报记者赵雯实习生胡蝶

  香港作家林迈克曾评价“看林奕华的文章,我庆幸世界处处都是‘不对’——要是一切称心如意,大概他不会拿起笔来,气急败坏地写,如泣如诉地写”。这正体现了林奕华对文化的一份责任心。

  林奕华是谁?他是鬼才戏剧导演,是电台主持,也是“同志”这个词的发明者。他是专栏作家,也是香港高校讲师,不论是哪种身份,他都是香港文化界重量级人物,更是当代戏剧变革的先行者。今年4月,林奕华携舞台剧《贾宝玉》来汉,引起一时轰动。日前,林奕华再次带着他的最新舞台剧《三国》开启全国巡演。在这个贩卖成功的时代里,林奕华通过这部古典名著抛出了“什么是成功”的话题。

  “艺术是奢侈品,戏剧不能用来解决现实问题。”

  意会更重要

  很多人说,林奕华的戏前卫到让人看不懂。对此,林奕华坦言:“艺术是奢侈品,戏剧也不能用来解决现实问题。艺术被大众接受必然有这个过程,我们是推石头上山,是周而复始不断从零开始的过程。”

  在林奕华看来,懂不懂不重要,“看戏不需要经过考试,看得懂不懂,并没有唯一的标准。而且,也许你今天不懂,但是明年会懂,所以,相比较懂,体会更是能打开这部戏的‘钥匙’。”他最感动的场面就是即使身边坐着最爱的人,观众还是能面对舞台上的这出戏,但是他并不急于达到这种理想状态。林奕华坦言,首先你必须信任你的观众,如果永远用观众是否看得懂来创作戏剧的话,就不会给到观众更多的东西。就像有人说过不要老是看那些你看得懂的书,因为看不懂才是你的功课,不懂问了才有所得。“几年前,我来武汉演出,很多观众中途离场,舞台上的戏无法吸引住大家。但是,《贾宝玉》却能让观众十分投入,很多观众觉得十分有意思。也许很多情节大家讲不出所以然,但是能意会。意会比起懂更重要,是一种境界,而这个境界是艺术应该具备的最大魅力。”

  “名著珍贵的地方就在于,历经几百上千年,还能启发新的想法。”

  “四大”最后一部

  谈到将四大名著搬上舞台的初衷,林奕华称,是源于2005年他和台北两厅院的一个合作意向。2006年,他将《水浒传》搬上舞台,2007年是《西游记》,2011年是《红楼梦》,2013年是《三国》。林奕华透露,为了这四本名著搬上舞台的先后顺序,他也费了一番功夫,“这四部作品中,《水浒》是最重口味的,因为作品中有很多的暴力和性,它讨论的是‘男人之罪’,《水浒》像是一张报纸的社会新闻版,施耐庵更像是一个编辑,把这些事情编辑在了一起。”林奕华把《西游记》看成是童话故事,讲述了“生活之难”,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实际上是要解决所有人的困难。几个月前在武汉上演的《红楼梦》,林奕华讲述一个“成长”的故事:“这台戏就是我的一份阅读报告,我的每部作品都有英文注解,我不会把原文搬上舞台,我读过这些作品是别的导演不会看到的角度,观众在看这些戏的时候就像与我对话。”在林奕华看来,艺术创作珍贵在于不同艺术家有不同的观点,这些经典珍贵的地方就在于,它在经历了几百上千年之后,还能启发一个新的作品。以至于看过这些舞台剧的人,也会回去再看原著,“其实,我们对原著要敬,不需要畏。”

  “网上流传的‘感谢室友的不杀之恩’,让人们看到了在追求成功中扭曲的一面。”

  女性演绎瑜亮争

  这是一部巾帼版《三国》,林奕华把上一部作品《贾宝玉》里的“十二金钗”请来演出这部“男人的故事”。这绝不是一出“宫斗戏”。在林奕华眼中,女性能赋予这部作品另一层意义,“每一个人都是复杂的混合体,既有男人的一面,也有女人的一面!而现代女性正是这种多面性的最好缩影。”

  在他眼中,《三国演义》里的人物其实都有女性的一面,即“情感性”:“周瑜很骄傲,表现出来就是忠于自己的情感;诸葛亮要照顾刘备的儿子;曹操,对他欣赏的人,还是有一面之仁的……”《三国演义》中的人物关系,林奕华看到的是欣赏。他们浪漫、忠诚、痴情,有女性的包容、温暖,这些让“失败者”反而显得有趣。于是,林奕华将这部戏的背景设置在一个教室,十三个女学生和三个男老师轮番上阵,通过十二个人们耳熟能详的章回,上关于《三国》的课。为什么选择学校?林奕华称,是因为学校本来是最单纯的地方,但现在已经变了,“在消费时代,人们对于成功的理解也越来越功利化,就像网上流传的‘感谢室友的不杀之恩’,让人们看到了在追求成功中扭曲的一面。”

  “掌握话语权的林夕写作虚无的歌曲,要为现在香港很多无助和颓废的青年负责任。”

  “痴”才是稀缺

  一直以来,林奕华认为香港文化不再性感也缺乏创新,谈及内地的文化,他表示欣赏其中深刻的人文内涵,这是现在港台所缺少的。2004年,黄霑去世。香港传媒和文化界痛心失去了一名精神领袖。可林奕华却在专栏里批评他歌曲几乎都有相同的模式。他也瞧不上林夕,他写道:掌握话语权的林夕写作虚无的歌曲,要为现在香港很多无助和颓废的青年负责任。香港作家林迈克曾评价“看林奕华的文章,我庆幸世界处处都是‘不对’——要是一切称心如意,大概他不会拿起笔来,气急败坏地写,如泣如诉地写”。但是这正体现了林奕华对香港文化的一份责任心,他遗憾,因为商业社会的环境,黄霑没有达到他原本可以达到的高度。他慨叹香港还有太多太多有创意有才华的人被庸俗的文化和价值观囚禁着。但林奕华喜欢张国荣,他觉得张国荣身上最可贵的便是一个“痴”字,“那种精神香港现在没有了,香港人喜欢周星驰,他玩世不恭的背后其实是一种‘不要太认真’的态度。”

  对于内地的文化,林奕华表示:“它有可能在走香港过去走过的,内地的时尚不仅仅是时装而是人文。”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