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神话对现代生活做了哪些预言?

2016-09-06 15:59 来源: 新浪读书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从开天辟地的盘古、抟土造人的女娲、发现药草的神农,再到精卫填海、夸父逐日、愚公移山,当代中国神话学大师袁珂用一生研究神话故事,让“沉珠再现,隐星发亮”。

  袁珂认为,于中国神话而言,其自强不息的刚健,战天斗地的勇武,舍己为人的博大和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坚韧,种种精神,是为中国古代神话特色,比之诸国,实有过之,并无有及。

  他的《中国古代神话》是中国第一部系统研究汉民族古代神话专著,也是其一生研究成果之作,为中国神话建立了完整体系。在一个包罗万象的瑰丽世界中,袁珂生动地描述了古代中国人的社会生活图系。

  袁珂逝于2001年7月14日。本文摘自《中国神话传说》第五章,探究了千百年来,与人类相伴而生的神话故事,为何成为“科学发明”的先声。谨以此怀念先生。

  袁珂  一、神话对科学有启迪之功

 

  神话翅膀所翱翔的地方,每每成了科学创造发明的先声,看起来确实有些不可思议。神话和科学,好像是两个极端,一个是主观幻想,另一个是具有严格条件和要求的客观现实。但是说也奇怪,往往神话中幻想的东西后来被科学实现,神话竟成了科学的预言,或者说,神话不知不觉地走向了科学这不是一件有趣的事吗?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里说:“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或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因而,随着这些自然力之实际上被支配,神话也就消失了。在印刷所广场旁边,法玛还成什么?”又说:“在避雷针面前,朱庇特又在哪里?在动产信用公司面前,海尔梅斯又在哪里?”

  这段话的主要用意是,我们对它需要有正确的理解,不能理解为科学和神话是誓不两立的。只能这样来理解:马克思举出希腊神话中这几个著名的例子,说明有了科学的创造发明,神话中部分的幻想已被科学家实现,自然不得不消失。但神话对科学的启迪之功,终是不可没的,所以我们今天再来重温神话中的那些“儿童时代的天真”,感到有“永久的魅力”(马克思语),也是很自然的。

  朱庇特  法玛是希腊神话中传闻的女神,古代希腊人想望消息迅速传播,故创造了法玛这样一个神话英雄的形象,后来这一愿望被印刷所的功能给予实现,因而法玛就不成什么了。朱庇特是希腊神话中的上帝,又是雷神,掌心里掌握着猛烈的雷火,可以任凭自己的意志去惩罚人和神;可是后来避雷针发明了,朱庇特自然也就不会和避雷针同时存在了。这类例子无非说明科学的创造发明,代替了神话的天真幻想,作为原始宗教信仰,这些神话中的神人虽然消灭了,但作为艺术形象,作为一种如马克思所说的“高不可及的范本”的艺术形象,它们还会长远地存在下去。

 

责编:张晋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