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婆媳

2012-10-18 15:36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原本,我们接的是一部青春爱情轻喜剧,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制作方突然决定临时变阵,拍一部所谓“接地气的”、“贴近生活”的婆媳剧。于是,我们的工作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事后回想,当时我们就该领了安家费,原地解散,由制作方重组“婆媳队”编剧人马。(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但是,由于日程紧迫,需要马上拍摄且播出,已来不及改组换人,制片人凭借英雄主义冒险精神,高调力挺我们能像“职业特工队”一样,接受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全未曾考虑,我们的编剧小组成员纯粹是因青春爱情剧招募来的。三个女孩都是白痴型“恋爱狂”,且刚刚走出校门没几年,没有丝毫“现实”生活经验,浪漫的“不现实”的生活经验倒是在背包里满满地揣了一大把,不过,至此已全无用武之地。(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当晚,我奉命召三位美女开会,劝说她们迎接挑战,第二天凌晨都要交稿!仨姑娘哭丧着惨白的小脸各回剧组房间打拼去了。我也没闲着,等稿期间,恶补婆媳剧的前世今生。

  原来,所谓“婆媳剧”在荧屏上早已如八零年代地摊上的武侠,泛滥成灾。擅写婆媳的行家名手也如武侠当年,派系繁多,有金庸古龙,有梁羽生温瑞安,甚至有柳残阳上官鼎,总之人家有生活、接地气,本身就在家长里短婆婆妈妈鸡毛蒜皮鸡飞狗跳中,长得都挂相,扔到菜市场就是“大妈”。再看我们的三位小清新编剧,聊的都是星座、失恋、宅、穿越、疏离感、治愈系,想想都替她们捏把汗。

  果然,三位小清新的初稿全部被打回。每人又点灯熬油不吃不喝地修改甚至重写了七八遍后,一个个几乎都散瞳了。导演暴跳如雷,举着剧本怒吼:“你们四年的戏文专业都学到了什么?!”挨骂后,可怜的小孩们更找不到北了,埋头打游戏玩微博刷屏疗伤。

  实在没辙,最后只好由老师傅我亲自出马,铺开她们的婆媳废稿慢慢梳理细节,耐心整合,按大BOSS的思路重写。不眠之夜,常仰天叹息。我一定要攻克婆媳这个难关!

  经过数昼夜不眠不休,无数次的修改重写,千辛万苦尝遍,终于,剧本获得通过。真是“功夫不负苦心人”,最终,我们的婆媳跟风处女作不但顺利拍摄播出,且创收视纪录———创黄金时段收视率史上最低。直接导致剧组解散,导演辞工,投资人赔到吐血。

  不过,这只证明了一件事———无论是谁,只要违反了艺术创作规律,都只能注定失败。越是努力,越是刻苦,就越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这段掷地有声的肺腑之言,是卫视台审片会上,本人作为编剧代表的总结性陈词。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