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地图上的长春

2012-10-19 14:50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关于晃荡来源:

  易大经(媒体人)

  自从有了iphone手机,我戒掉了旅行中买地图的习惯。当你一机在手,看着代表自己的那个小绿点在陌生的街道上移动,实在远胜于动辄摊开一张足以把自己包起来的地图,更没有左顾右盼叨扰路人的狼狈。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在夜色中驶入长春,车上偶一回头,路牌上竟写着“大经路”。立即定位———距离酒店不算远。作为步行爱好者,基本上就敲定了次日的第一个目标。

  手机地图上场了,小绿点迎头碰上护国般若寺,几步路就走到,免费,门口照例有许多谈天算卦的中年男女,眼光紧紧盯着进门的游客,手也不放松,见缝插针地伸过来一个吉祥物,就往你身上塞。突围,寺里第一进都是游客,闲人。二进,几个僧人还是杂役,正在脚手架上安装一个大香炉还是宝塔。唱佛声从第三进传过来,走去一看,信众站满了院子。和几个闲杂人等一道站在旁边,听了半天。四周有老松树十二三株,全横长了,仔细看,结满了青松子。人在底下,马上就明白什么叫亭亭如盖。再透过松枝看脚手架,真像电影镜头,武侠人物要打起来了。

  看了一阵闲人,终于像个闲人一般走出了院门,没人再搭理你。迎面开着佛教用品店铺,一家挨着一家,街上香气弥漫。边走边看,这才领略到北方的建筑特色。大街都很宽,两旁房屋不高,多是米黄色,市中心竟种有松树,有一处绿化带里,杂草丛生,成片的灰灰菜长得极好。而内街虽小,但比南方城市的小街道硬朗许多。不少的小店门口,利用一块小空地,种些花草。一般来说,内街尽管有些脏乱差,但看得出正是因为有好多小馆子。一家馆子的伙计在门口支了个烤箱,正在烤鱼,远远闻到烤玉米的香味,走过去一看,却烤黑了。我觉得这块美食地区应该是东北或长春的小街道代表,充满了生活气息,很容易让人想起李琦、巩汉林等人的东北情景喜剧。

  东张西望中,大经路到了。一看,路牌上的号码大概有一千多号,是条大街。

  同样的街道风景:高度差不多的房屋,两边的白杨树,没有红绿灯的人行道。经过银行胡同,平治街,西四道街,过了东四道街,终于到了天主教堂。这是地图里搜出来的大经路之后的一站。教堂很大,笨重的大楼,高高的塔尖,既悠久又庄严。地面却是泥地,有两对新人正在拍照,摄影师毫不介意侧躺在地上。除了这几个人之外,守门的大爷默坐着,丝毫不关注外面的世界。走到后面,又是一大片空地,略有花草,在很有些年月的大楼窗台上,摆着一盆小花。教堂没有开放,对面一座圣母像掩在绿藤之下。我坐在那盆小花的屋檐下休息,准备去最后一处“景点”。

  说到长春的景点,首先被谈到的应该是伪满皇宫。但是相比这类地方,我觉得在街上闲逛也有意思。从大经路出发,我定位了天主教堂,又发现它旁边有文庙,而在文庙的旁边,竟然是某著名楼盘的名字———XHW。作为该楼盘的脑残粉,我对于它在长春开工深感激动,立刻定下了此行最重要的景点。试想一下,如果在刚刚开工的XHW前拍一张,要比大经路的路牌更让人激动吧?

  休息了几分钟,我告别了有些荒凉的天主教堂,走向文庙和XHW。奇怪,手机地图指示我往前走,但见到施工的高楼完全不像XHW的风格,路上停满了车,一边是个老小区,另一边倒有些像文庙,至少从建设上讲很像,大殿屋顶上不少工人拾瓦铺瓦像是在翻新。

  越走越不像有路,实在憋不住了,我终于放弃手机地图,走进一家杂货店,问老板对面是文庙吗?答曰,对面是学校。也对,于是问,这附近有没有新修的楼盘,是不是叫XHW?

  那阿姨有点吃惊,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她手往后面一划,说了一句,我听了都快要疯了:

  这个小区就是XHW小区。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