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自行车的恩怨

2012-10-19 14:5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荆方专栏生于六十年代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家有一辆永久牌二八自行车,这是全家最值钱的物品,不亚于现在家庭里的宝马汽车。每周日爸爸都骑上“宝马”带我去兜风。那时候每家都有好几个孩子,大人既要抓革命又要促生产,基本不带孩子出去游玩,所以每周日的兜风让全院孩子羡慕得眼睛发红。

  后来爸爸去了五七干校,每个月才能回来一次,没时间也没心思带我去兜风了。院子里的孩子看着不再趾高气扬的我,都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快乐。郁闷的我走到院子里,一眼看到高大沉默的自行车,气不打一处来,我跑到自行车跟前怒吼:“你这个破车!”同时抬脚踹向它。自行车被我一踹失去了平衡,向我倒了下来。二十八吋的加重自行车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庞然大物,我吓傻了,忘记了躲避,自行车直挺挺向我砸过来。因为我站在自行车侧面中间位置,正好是大梁的下面,奇迹发生了:自行车倒下来的时候,我下意识一缩脖,大梁擦过我的头皮,我正好被圈在大梁和斜梁构成的三角区里。除了头皮被大梁擦得生疼外,我没有受伤。但我受了巨大的惊吓,摸着脑袋,站在自行车三根梁构成的三角区里哇哇大哭!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有了这次教训,我再也不敢跟自行车较量了,没有大人陪伴,绝不敢靠近这个钢铁怪侠半步。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